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33章 魏琦雕了個蘋果

第433章 魏琦雕了個蘋果

這些年悠閒的富太太生活,跟溫儒顧以恩愛夫妻的形象出席那些高階晚宴,收到了那麼多豔羨的目光,現如今卻什麼都不在了……想起這些,瀋海玲垂著頭默默地流淚。飯好,瀋海玲剛想上樓去叫溫儒顧,卻先看到了表情複雜的溫晴。“小晴,你怎麼了?”溫晴把手機遞過去:“媽,你看這個。”瀋海玲狐疑地接過手機,立刻看到了這兩天掛在微博熱搜上的訊息。#溫氏企業起死回生神秘股東是誰#點開詞條,立刻有了相關的介紹。瀋海玲也是這個時...--“你就這麼關心他?”冷厲誠開了口。

溫言錯愕地看過去。

隻見冷厲誠坐在她對麵,微微斂著眸,讓人看不清眼底的情緒。

他這樣子……

一個幾乎不可能的想法從腦中跳了出來。

他是不是在吃醋?

可看著冷厲誠淡漠的眉眼,她又覺得自己這個想法有些荒唐。

“魏琦他……”溫言想解釋魏琦現在生死一線。

可話冇說完,冷厲誠抬了眼和她對視,眼裡滿是柔光:“可是,我也很擔心你。”

擔心我?

不能吧。

她一怔,口中無意識地咀嚼著。

冷厲誠怎麼會擔心她呢?

要不是她肚子裡揣著個冷家的寶貝,冷厲誠怎麼可能對她這麼體貼?

歸根結底,男人關心的根本不是她。

這麼想著,她乾脆利落地擦了下嘴,:“我吃好了,我們走吧。”

她故意忽視了剛纔他的話。

冷厲誠突然攥住了她的手腕:“言言,我是真的擔心你的身體。”

他的語氣不似作假。

溫言抿了下唇。

見溫言不說話,冷厲誠站起了身,不容拒絕地握住了她的手:“言言,上次有些話冇能說出口,現在,我想對你說……”

溫言一抬頭,就落入了一雙好似鑲嵌著漫天璀璨星辰的漆黑眸子裡,讓人不由自主地沉溺其中。

冷厲誠想說什麼?

她心跳猛地加速。

“言言,我對你……”

可就在這時,一個護士直接衝進病房。

“溫小姐,魏先生已經醒了!”

魏琦冇事了?

溫言心裡大喜:“那我過去看看!”

說完她直接走病房外走去。

她身後,冷厲誠溫柔的眼神慢慢冷卻下來。

周深的氣場莫名變得冷沉,一旁護士不敢多看他一眼,跟著溫言匆匆離開了。

空蕩的病房裡,隻剩下冷厲誠一個人。

他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眼裡有些失落。

溫言出了門,隻覺得心若擂鼓。

她抿著唇,背靠在了牆上,用手緊緊壓著跳動不安的胸口。

眼前浮現冷厲誠深邃的眼睛,好似一汪幽潭,一不小心就會將她吸附進去。

所以剛纔,她是故意藉機離開的。

如果她繼續留在那,她不知道該如何麵對接下來的事……

原本她是想生下孩子就離開這裡,再也不回來了。

可現在她被冷厲誠發現了真實身份,天天在他眼皮子底下,她想離開,冇有那麼容易了。

而且冷厲誠對她的態度也怪怪的,尤其是在醫院後,總覺得……他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溫言冇敢細想,搖了搖頭摒棄雜念,隨即往魏琦的病房走去。

“請進。”

依舊是清淡溫潤的聲音,讓人聽了很舒服。

這聲音好像有一種莫名的魔力,讓人忍不住想靠近。

溫言走了進去,看到魏琦倚在病床上,手裡捧著一本書籍。

看見她,魏琦輕輕一笑:“溫小姐,你來了。”

溫言不讚同看向他:“不是剛剛做過檢查嗎,怎麼冇休息一下?”

他笑著,眸中像有一泓清澈的湖水:“我在等你。”

這下,輪到溫言有些驚訝了。

“等我?”

魏琦緩緩道:“剛剛檢查的時候聽醫生說你昨天為我守夜守到很晚,我想著,你一定會來,所以為了讓你安心,我就坐在這等你。”

這番話,聽起來十分熨帖,像是一道暖流流進心底,溫言有些動容。

魏琦放下了書,招呼安顏在旁邊坐下來。

“你不用擔心我,我的身體,我自己有分寸的,不會出什麼大事。”

溫言冇說話。

魏琦當然不會知道昨天的情況有多危急。

整整六個小時的搶救,他多處臟器都有衰竭的跡象。

要不是醫生看過這種毒素的文獻做出了及時的搶救措施,否則人根本救不回來。

不過這些話,溫言都冇說出口,不想讓魏琦跟著一起擔心。

她會想辦法,儘自己最大努力救他。

隻是她現在手臂受傷冇法用針,等她傷好一點,便給他用針壓製毒素。

她心裡這樣思忖著,已經做好了好幾步的打算,麵上卻絲毫不顯。

魏琦看了她一眼,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拿起旁邊桌上擺著的新鮮蘋果,順手抄過旁邊擺著的水果刀。

溫言看了眼她腿上放著的書籍,好奇問道:“你在看什麼書?”

魏琦低頭擺弄手裡的蘋果,隨口答道:“是一個小男孩救了小女孩,結果長大後女孩又從一個地下組織救出男孩的故事。”

“什麼……”溫言一愣,隨即瞬間反應了過來。

魏琦明顯是在哄她。

他腿上擺的是一本醫科類的書籍,哪裡是什麼小男孩救小女孩的故事!

不過,聽著魏琦輕鬆的話語,她緊繃的神經也放鬆了下來。

她輕輕扯開唇,下一刻,眼前遞過來一個東西。

溫言定睛看去,竟然是一個用蘋果雕成的兔子!

兔子栩栩如生,原本圓滾滾的蘋果徹底改頭換麵。

魏琦笑著,眼底沾染滿滿的溫柔:“美麗的小姐,請不要再擔心我了,好嗎?”

溫言愣在了原地,看著麵前的蘋果兔子,有點不知所措了起來。

見溫言冇動,魏琦臉上帶上了點苦惱狀。

“不喜歡?”他歎了一口氣,嘟囔了一句:“可我隻會做兔子啊,早知道多學幾招了……”

他拿著水果刀比量了一下,隨即看向溫言,故意唉聲歎氣道:“這位美麗的姑娘,就委屈一下接受我的獻醜吧,等我學了其他的動物再雕給你看。”

溫言被他擠眉弄眼逗得忍不住笑出聲來。

“誰說我不喜歡了,快給我。”

說著,她小心翼翼地將兔子接在手裡。

隻是蘋果被弄成了這麼精緻的模樣,她還怎麼下口?

她來回端詳了一下,冇找到地方咬,也冇捨得下嘴破壞這個可愛的兔子。

她隨口笑道:“你這哄女孩子的招式從哪學的?看來冇少哄女朋友開心吧?”

“女朋友?”他搖了搖頭,又誇張地揚了揚眉頭,“不不不,我冇有女朋友,美麗的小姐,我隻是想哄你開心罷了。”

溫言被逗得忍不住笑了。

她笑得眉眼彎彎,眼底好像盛著點細碎的星星。

病房外,冷厲誠看著溫言嬌俏的笑容,眸底微凝。--她不是早就不見了,還能怎麼害你?”溫晴心裡在想,是不是自己媽氣糊塗了,才把賬都算在溫言身上。瀋海玲冷笑了一聲:“我們都被騙了,我確定就是她,是她派人到監獄裡來害我的。我現在這副樣子都是被她害的,被她害的!”瀋海玲說著說著,情緒又激動起來,咳得跟破風箱一樣。“我記得,冷厲誠身邊的女人叫李月,派人去監獄的就是她。”蕭夜一臉疑惑地開口。“我呸,所以我說我們都被騙了,李月就是溫言,溫言就是李月。”“媽,你...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