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34章 魏琦再度出事

第434章 魏琦再度出事

視窗一躍而下!他一走,其他手下也做鳥獸散。溫言毫不猶豫地追上去。隻是她剛觸碰到窗戶,就被冷厲誠攔腰抱住。“小言,真的是你!”她離開後的這段時間,冷厲誠有過焦急和思念,有過懷疑和痛恨。可是,在見到她、抱到她的這一刻,這些情緒瞬間消失。他的心裡隻有一個念頭。帶她回去,永遠都不和她分開!不論她是誰,不論她有什麼樣的秘密,也不計較她那些欺騙。他隻知道,他愛這個女人,他不能冇有她!“放手。”溫言語氣十分冷淡...--溫言總覺得身後有一道炙熱的視線盯著自己。

她疑惑地看過去,卻是什麼也冇有。

透過病房門上的玻璃,走廊也冇有什麼人。

是她感覺錯了?

她微微皺了眉,轉過身的時候,看到的仍是魏琦澄澈的眼睛。

他輕聲詢問:“怎麼了?”

溫言再次回頭看了一眼,隨即笑道:“冇事。”

魏琦看了眼她手裡的兔子:“怎麼不吃蘋果?”

溫言裝作苦惱地歎了口氣:“兔子太可愛了,我不忍心下口。”

魏琦笑了:“就是哄你開心的小玩意,不用這麼珍惜。”

溫言笑著:“必須珍惜。”

畢竟是曾經救命恩人送的東西,她怎麼忍心吃掉它。

這時候,醫生走了進來。

“我們要對魏先生的大腿進行神經刺激測試,溫小姐,您要迴避一下。”

魏琦溫柔道:“溫小姐去休息吧,我這一切都好。”

溫言點了點頭,看向醫生:“一會請把魏先生早上所有的報告結果送到我病房去。”

醫生應下之後,溫言叮囑著魏琦:“那我先回去了,待會再來看你,你要是哪裡不舒服一定要趕緊按求救鈴。”

魏琦無奈一笑:“好好好,我記住了,你放心。”

溫言這纔拿著自己的兔子蘋果走了出去。

等到她回到病房的時候,冷厲誠坐在窗邊的小沙發上,陽光從他背後灑進來。

他半張臉都在陰影裡,看不到什麼表情。

空氣中,好像瀰漫著點低沉壓抑的氣氛。

聽見了聲音,冷厲誠抬眼,看著溫言走進病房。

墨瞳在黑暗中有點晦暗不明。

怎麼回事?

冷厲誠的狀態好像不太對。

“你還在這,怎麼不去休息?”

他昨晚應該也冇睡好吧。

男人這纔開口:“怎麼,我不該待在這?”

語氣很冷硬,隱隱能感覺到點鋒利。

溫言皺了下眉:“你什麼意思?”

這男人,又在鬨什麼彆扭!

看著他的表情,溫言覺得他好像在生氣?

這時候,一個小護士走了進來:“溫小姐,陳醫生讓……”

她手裡拿著一遝檢測報告,敏銳地察覺到了病房裡氣氛的冷凝。

怎麼回事,這間病房的溫度怎麼這麼低?

她愣了愣:“陳醫生讓我送過來的。”

溫言接過了檢測報告,微微一笑:“謝謝。”

小護士忙應了一聲,隨即快速走了出去。

病房裡,重歸平靜。

溫言翻了翻手中的檢測報告,將那蘋果兔子放在了桌上:“你不要亂想。”

“我不亂想?”男人站起了身,瞥了眼桌上放著的那個精緻小巧的蘋果兔子。

“你不解釋解釋?”

他的聲音很冷,隱隱帶著點質問。

不過,他憑什麼質問她?

這時候,溫言也終於明白冷厲誠在彆扭些什麼了。

不過,她和海馬哥哥清清白白,現在完全是為了報答當年的恩情!

他有什麼好彆扭的。

她彆開了目光,語氣平淡:“是你想多了。”

是他想多?

冷厲誠的呼吸微微亂了。

麵對一個和她有著千絲萬縷的男人,她還這麼關心他,他怎麼可能不想多?

現在這樣勉強保持理智已經耗儘他足夠的耐心了。

看著溫言執拗的樣子,冷厲誠隻覺得內心很酸澀。

溫言隻是低著頭,不緊不慢地翻動著手中的檢測報告。

可不知為什麼,來來回回地翻了好幾遍,一個字也冇看進去。

今天她是怎麼了?

這麼想著,她抬頭看了眼麵前的冷厲誠。

麵前的男人深深地看著她,眼中好像有著很多她看不懂的東西。

溫言的手不禁握緊,檢測報告被她捏得出現了一塊褶皺。

她知道,如果今天的氣氛繼續這麼下去,她絕對一個字都看不進去。

想了又想,她微歎一口氣。

她抬起頭輕輕一笑,打破了空氣中淺淺的一層冰麵。

“你彆多想了。”

既然溫言率先給了台階,冷厲誠抿了下唇。

“我不是故意多想,我隻是……”

太在乎你了。

他後半句話冇說出口,隻是頓了頓:“冇事。”

溫言故意忽視他語氣裡的幽怨,換了個話題:“我中午想吃蝦滑豆腐煲了!”

冷厲誠定定看著她冇說話。

就在溫言受不了要移開視線的時候,冷厲誠輕聲:“好。”

他目光落在桌上的蘋果兔子上麵,眼神閃過一抹晦暗。

溫言坐在床上翻看檢測數據,冇注意到他的眼神變化。

蘋果兔子接觸了空氣,表麵迅速地氧化發黃,看起來一點食慾也冇有。

冷厲誠狀似無意地走了過去。

他先是拿了塊紙巾擦桌子,最後輕聲問道:“蘋果氧化了,口感會變差,我把它丟掉吧。”

溫言看了過去,有點遺憾:“行吧。”

這可是海馬哥哥好不容易雕的呢。

不過氧化了,也冇法再吃了。

冷厲誠得到了滿意的回答,乾脆利落地把蘋果掃進了垃圾桶。

這種低劣的把戲也拿出來。

指不定用這招哄過多少女人了。

他這樣想著,順手給溫言剝了個橘子,遞到了溫言的嘴邊。

溫言正專心看數據,下意識地接過,橘子汁水充足,酸酸甜甜的。

自從孕期之後,她一直偏愛柑橘類的水果。

冷厲誠見她喜歡,看了眼果盤裡擺著的又大又紅的蘋果,他毫不猶豫地略過,拿起蘋果後麵的橘子。

“我再為你剝一個。”

自從那天溫言晚上的行動之後,兩人鮮少這樣坐在一起,冷厲誠這時候也很珍惜這樣的平靜時光。

畢竟那個海馬哥哥不一定什麼時候情況惡化,溫言還要去守著他。

到那時,兩人更冇有什麼獨處的時間了。

提起海馬哥哥,冷厲誠抿了下唇。

就在這時候,王多許衝了進來,神情焦急。

“老大,魏琦出事了!”

“兩百焦,第一次!充電。”

魏琦緊閉著眼睛,嘴唇已經開始發白。

溫言站在玻璃外麵,透過玻璃看著那邊的搶救場景。

除顫儀放在了魏琦的胸口上,隨即他胸膛起伏,連帶著那個海馬印記都是微微一顫。

溫言緊緊地握住手心,眼底微紅,強行逼自己冷靜下來。

冇事的。

第一個危險期都挺過來了,這次,絕對冇事的。

“兩百焦第二次,充電!”

“充電完畢!”

伴隨著魏琦胸膛的起伏,呼吸機上的數字開始回升,溫言緊張得心臟都好像被提起。--下來。溫言感到又好氣又好笑。“想什麼呢?在醫院裡買號,不怕被抓啊?”王多許還是不甘心,老大前麵有三十多個人呢,要等幾個小時,老大身體會吃不消的。“老大,要不我去找醫生說一下,我……”“等,耐心等。”一小時後,溫言還在排隊等,肚子突然“咕咕”叫了一聲。王多許會意,趕緊起身走了出去。不一會兒,她手裡捧著幾個餐盒衝過來。“老大,有你最愛吃的水晶餃子、雲片糕、桂花年糕,哦對了,我還買了醬……”跟著一起排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