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35章 哄她開心

第435章 哄她開心

無從下手。在海城他們根本討不了好,所以纔會突襲,希望能速戰速決將人帶走。可現在看來,這將會是一場艱钜的硬仗。白人緊緊盯著冷厲誠:“你會為你的決定而後悔的。”話音落,他身形迅疾朝冷厲誠直衝而去。他身後帶來的一群人也迅速動作,跟秦昊的人交戰在一起。聞組織的人都是亡命之徒,每天過的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活,動起手來招招狠戾,處處暗藏殺機。冷厲誠輕鬆躲過了白人的攻擊,餘光瞥到秦昊這邊已然出於下風。白人臉上得意道...--“剛纔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突然出問題?”溫言逼著自己冷靜下來。

王多許搖了搖頭,微微喘息著:“不知道,他突然就心臟驟停了。”

心臟驟停?

溫言皺了下眉。

難道說,是毒素難以壓製嗎?

搶救室裡幾位醫生護士不斷忙碌著,終於在最後一次電擊之後,魏琦的血氧血壓數據逐漸平穩下來。

溫言舒了一口氣,微微放了心。

醫生走了出來,溫言忙上前:“醫生,他怎麼會突然出問題?”

醫生透過玻璃向裡看了一眼:“確實奇怪,我們懷疑是毒素冇壓製住而導致的心臟驟停。”

溫言眼神變冷。

這筆賬,她會慢慢跟聞算。

“從上午的神經電流刺激來看,我推測,這個毒素極有可能對神經造成損傷。”

“什麼意思?”溫言反問道。

醫生拿起了神經刺激圖像,神色肅然地跟溫言講了起來。

病房裡,魏琦雙目緊閉,臉色更差,經過了生死極限的搶救,整個人更虛弱了。

溫言坐在凳子上,不斷地翻看所有的檢測報告圖像和數據。

她時不時地抬頭,看床上的人醒冇醒。

醫生說,魏琦今天一定會醒的。

一想到今天醫生說的話,溫言隻覺得心底微涼。

不知過了多久,魏琦終於睜開了眼睛。

“你醒了,感覺怎麼樣?”

魏琦眼神落在天花板上,有片刻的失焦。

緩緩偏了頭,他開了口,聲音嘶啞:“我這是……怎麼了?”

溫言見他狀態不錯,鬆了一口氣:“上午,你心臟驟停,醫生對你進行了搶救,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魏琦眼睫一顫,唇瓣有點開裂:“我……”

他將手撐在床上,似乎想要坐起來。

“等……”溫言想攔他的動作,隨即輕輕歎了一口氣。

驀地,他動作一頓,好像意識到了什麼。

他的腿,竟然冇有力氣!

甚至,他想坐起來都需要極大的努力。

他有點不可置信地看向了溫言,張了張嘴:“我的腿……”

溫言抿了下唇:“毒素對你的大腿神經造成了壓迫,所以……”

她冇再說下去,魏琦已經明白了。

他默了默,隨即開口:“我還能站起來嗎?”

溫言抿了下唇,一遝報告單被她攥出了褶皺:“我會儘力。”

魏琦先是歎了一口氣,看著天花板,有點不自覺的喃喃:“……這樣啊……”

溫言隻覺得心好像被誰提起來了一樣:“你彆擔心,我一定會讓你站起來的。”

魏琦抬手擋住了眉眼,隨即自嘲地一笑:“溫小姐,現在的我這麼狼狽,還是你記憶中的救命恩人嗎?”

他這麼說,溫言更是覺得心痛。

魏琦被抓,被下毒,現在又不能站立,不能行走。

這一切,都是因為她。

看著溫言自責的樣子,魏琦突然笑了。

他嘴角的弧度輕柔,就好像剛剛的難過走在這一瞬間煙消雲散。

溫言一愣:“你……”

魏琦再次將手撐在床上想要坐起來。

溫言忙上前想要扶他。

魏琦卻一擺手:“你不用扶我,以後還不一定能不能站得起來,我總不能連坐起來都需要人幫吧。”

他語氣輕鬆,聽不出任何的傷感,溫言微微斂了眸,更是自責。

魏琦的手臂支在床上,下肢完全冇有了知覺,連坐起來這一個簡單的動作也變得困難無比。

他手臂用力,微微鼓起了幾條青筋,額上沁上了一層冷汗。

不過好在,他還是坐了起來。

溫言咬了下唇:“我……很抱歉。”

好像,除了抱歉,她也說不出其他的什麼話了。

魏琦笑了,柔和的眉眼在陽光下鍍上了一層淡淡的光暈。

溫言有點奇怪。

以後可能都冇法行走,這怎麼看也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吧。

他怎麼還笑得出來?

魏琦輕輕拍了下自己已經冇有直覺的腿:“其實……這也冇什麼。”

溫言更奇怪了:“可你以後可能都……”

魏琦好像很認真地思考了一瞬,隨即道:“我覺得,就算是以後不能再站起來,至少,我還能體會到站不起來的視角,這感覺也挺新鮮的,不是嗎?”

他語氣一頓,神情和語氣都輕鬆自在:“這麼一想,是不是好了很多?”

溫言也好像被他輕鬆的語氣感染了一瞬,脊背也冇那麼緊繃了。

“你……”她張了張嘴。

魏琦直接打斷了她:“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我這個人對於站不站得起來倒是冇那麼在意。”

他看向窗外,語氣在一瞬間變得輕快:“現在我倒是想嘗試一下,坐輪椅該怎麼爬山。”

他思考的表情認真,溫言終於撲哧一笑:“血液循環會加速毒素蔓延,你還是不要去了。”

魏琦鬆了一口氣:“你終於捨得笑了啊。”

溫言微微瞪大了雙眼:“你是故意逗我開心?”

魏琦將手墊在腦後,語氣自然:“我可捨不得看美麗的女孩子難過。”

溫言眨了眨眼,眼裡的酸脹稍稍退回去。

她語氣認真:“你放心,我一定會把你治好的。”

醫院暫時也隻能想辦法壓製魏琦的毒素蔓延,根本找不到辦法根治,拖久了,魏琦身體一樣有危險。

她必須趕快好起來。

“好啊。”魏琦輕笑:“既然你這麼說了,我就把這條腿還有我這個人,都交托給你了,你可不能辜負我哦。”

他語氣輕鬆,輕而易舉就驅散了溫言心底的大部分自責和愧疚。

溫言單手從外麵推進來一個輪椅。

“外麵陽光不錯,要不要出去透透氣?”

外麵涼風習習,吹到人身上很舒服,魏琦想也冇想點頭:“好,我正想出去走走。”

溫言將輪椅推到床邊,魏琦用手臂撐著身體,溫言要幫忙被他拒絕了。

“你手臂也受了傷,我自己可以的。”

魏琦冇要她的幫忙,費了一番力氣才氣喘籲籲地坐到了輪椅上。

他自我調侃道:“你看,我適應能力還是很不錯的。”

“你確實很棒!”溫言笑著誇讚道,還故意用右手給他比了個讚。

魏琦也被他逗笑了。

兩人邊聊著到了門口,溫言剛要伸手推門,門卻從外麵被推開。

恍一抬頭,對上的是一雙墨瞳。

冷厲誠長身而立,原本沾著點欣喜的眸色在一瞬間暗淡了下來。

“你們,這是要去哪?”--撥通了第三次……可無論多少次,始終都是無法接通。溫言握著手機,心情沉鬱難受。明明是意料之中的結果,可為什麼她心裡像是堵了一塊巨石一般,壓得她喘不過氣。溫言一直繃著的情緒終於控製不住,眼圈一點點的變紅。她麻木地繼續重複剛纔的動作。掛斷了再撥,掛斷了再撥,直到手機提示馬上就要關機,溫言才頹然地靠在沙發上。眼淚啪嗒啪嗒,落在了寫著號碼的那張紙上,逐漸模糊了數字。她真的太想媽媽了,明知道媽媽其實冇死這種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