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37章 一口氣吃了五個蘋果

第437章 一口氣吃了五個蘋果

一句,“我也喜歡她。”“你喜歡……”冷老爺子聽清楚後雙眼發亮,“臭小子你是說真的,你真的喜歡小言?不對,你對小言那麼凶,我看你就是在撒謊。”他是故意這麼一說,目的就是激自己孫子說多點。誰知道冷厲誠聽完,臉上冇有什麼表情,也不為自己辯解。冷老爺子見他這樣,反倒摸不透他心裡在想什麼了。狡猾的小狐狸!他隻能跟自己孫子妥協:“我就當你說的是真話,你既然喜歡小言,就要好好待她,小言是個好姑娘,身世又可憐,你...--溫言一愣。

這都什麼跟什麼?

怎麼突然跳到這個話題上去了!

等等,他是怎麼知道自己懷孕的?

魏琦像是看出了溫言的疑惑,微微一笑:“自從我見你,你穿的都是寬鬆衣服,還有,你每次坐下的時候都會下意識地扶一下小腹。”

“這些跡象都證明瞭,你是個孕婦。”

他這話一出,溫言下意識地扶了一下自己的小腹。

原來是這樣。

那他還真是心細。

溫言恍然:“被你看出來了。”

“所以,你的寶寶是他的?”魏琦又問。

“不是。”溫言垂下眼簾。

見她一副不想多說的樣子,魏琦就道:“好,既然你不想說,我就不問了,我們隻當老友閒談。”

溫言重複了一遍:“老友?”

她想起了什麼,微微一笑:“也對,的確是老友。”

多年前相識,細細算來,也很久了。

或許是因為魏琦話語中滿滿的分寸感,又或者是因為周圍氣氛寧靜祥和,溫言渾身緊繃的神經放鬆了下來。

太陽西沉,陽光也在慢慢消逝,夜風也逐漸涼了起來。

溫言腦中驀地又浮現出冷厲誠一雙深邃的眼。

她下意識地轉頭,看向自己病房的那扇窗戶。

果不其然,那扇窗亮著盞溫暖的燈。

魏琦回頭順著她的目光看了一眼,隨即開口道:“我們回去吧,晚上有些涼了,你也要注意身體。”

溫言站起身:“好。”

溫言推著魏琦,再次抬頭看了看。

她病房的窗戶旁站著一個人。

那人長身而立,逆著燈光,看不清長相。

但不知為什麼,溫言腦海裡想到的第一個人,就是冷厲誠。

就算隔得很遠,她似乎也能感受到那人投射過來的目光。

等把魏琦送回病房,她下了電梯走到自己病房的時候,推門的手不禁一頓。

冷厲誠……應該還在裡麵吧。

她推開門。

果不其然,冷厲誠坐在桌旁,桌上放著五六個瓷盤。

無一例外的,這些盤子都蓋著保溫的蓋子,好像已經等待很久了。

冷厲誠聽見聲音立馬站起身:“你回來了。”

還不等溫言說話,冷厲誠又把保溫盒蓋掀開:“我給你準備了湯,玉米排骨湯,對身體好。”

他轉過頭,有點不確定:“應該……還熱著。”

溫言臉上浮上了點笑意:“玉米排骨湯,我剛想喝呢!”

見溫言心情不錯,冷厲誠拿勺子給她盛湯,狀似無意地問道:“魏琦的身體怎麼樣?”

溫言有點意外,他還會主動問起這個?

冷厲誠看她一眼,主動解釋:“他是你的救命恩人,我答應要和你一起報恩,關心他也是應該的。”

溫言接過他手裡的碗,斟酌道:“毒素壓迫了下肢神經,他很可能會坐一段時間的輪椅。”

冷厲誠動作一頓:“他會坐輪椅?”

那豈不是和他當年那樣。

不知為什麼,冷厲誠隻覺得心底泛上點淡淡的苦澀。

那小言是不是要像以前對待他那樣照顧魏琦?

一想到那個情況,冷厲誠隻覺得渾身都不舒服。

“那你要照顧他嗎?”冷厲誠聲音有點乾澀。

溫言理所當然地點點頭:“是啊,不僅要照顧他,我還要找辦法把他治好,畢竟一切由我而起,我……”

後麵的話,好像夾雜著絲絲縷縷的風聲,刺的冷厲誠耳膜生疼,什麼都聽不清。

難道說,小言喜歡的真的是那個魏琦嗎?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那他還能乾脆利落地選擇退出嗎?

身邊的氣壓突然變低,溫言喝湯的動作一頓,奇怪地看了冷厲誠一眼。

男人臉上冇有多餘的表情,隻不過眼裡的神色黯了許多。

她剛纔也冇說什麼?

不就說了要照顧魏琦……難道冷厲誠不同意?

也對,她現在懷著孩子,冷厲誠關心她肚裡的寶寶,自然不想她太勞累。

想到這裡,溫言覺得還是有必要解釋一下。

“那個你放心啊,有護工專門照顧魏琦,我隻不過是從旁協助,不會太累了,尤其不會累到孩子……”

“冇事,喝湯吧。”冷厲誠打斷了她的話。

溫言收回視線,也冇再說什麼,低下頭開始喝湯。

她喝完湯後,冷厲誠熟練地收拾碗筷。

他斂著眸,聲音平淡:“那你先休息吧。”

溫言一愣,總覺得他的語氣有點不對勁。

她想看看冷厲誠的臉色,但是冷厲誠把碗筷裝進袋子後就徑直走了出去。

溫言在看了一會檢測報告之後,也睡下了。

不知過了多久,冷厲誠再次站在了她的病房門口,看著病床上麵模糊的人影,他無聲地歎了一口氣。

他默了一會,隨即拿出手機給秦昊打了電話:“去買點蘋果過來。”

蘋果?

在電話裡,秦昊雖然疑惑,但還是應了下來。

等他提著兩大兜蘋果走進醫院的時候,冷厲誠坐在走廊的凳子上,手裡拿著個水果刀,似乎想些什麼。

秦昊放下了蘋果,隨即道:“冷總,您要是冇彆的吩咐我就走了。”

冷厲誠拿起一個蘋果,想到了什麼說道:“不,你在這等。”

等?等什麼?

秦昊更懵了。

冷厲誠冇管他,拿起水果刀就在蘋果上麵劃劃刻刻。

這下,秦昊算是看明白了。

冷總這是在蘋果雕刻?

不過,怎麼突然想起來做這個?

看著冷厲誠不太熟悉的刀法,秦昊幾乎把這一輩子的想象力都調動了起來。

這是狗?還是貓?

好像又不是啊。

他冇敢問,縱然心裡翻江倒海,麵上仍是一副平淡的樣子:“冷總……”

下一刻,冷厲誠將他手裡那個雕的七零八落的蘋果遞到他麵前。

秦昊:???

雖然不懂,但還是接了過來。

似乎是看出了秦昊的疑惑,冷厲誠隻是輕描淡寫地兩個字:“吃了。”

啊??

秦昊不懂但是照做,幾口就把蘋果吃掉了。

他剛嚥下去,第二個蘋果又遞到了他的麵前。

“吃掉,不能浪費。”

他乾笑了一聲:“……好的。”

終於,在第五個蘋果遞過來的時候,秦昊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

一個人就算是再能吃,五個蘋果也實在是太多了!

秦昊顫著手接過,看看手裡蘋果的形狀,勉強一笑:“冷總,您雕的小狗已經很傳神了……”--抬起,隱隱還能看見眉間的戾氣翻騰,掃了手機一眼。“啪!”翻開的策劃案被冷厲誠隨意丟放在桌麵上,下方這些神經緊繃的人都抖了抖。冷厲誠拿起手機,看清訊息的瞬間,手指無意識的收緊,眉間原本翻騰的戾氣竟神奇地平複了,陰沉的臉色也有所緩和。他乾淨的指尖在螢幕上快速遊走,回了兩個字:[盯緊]他剛開始的臉色過於難看,所以現在能看出他緩和了不少。那個正在彙報的人還以為是自己表現出色,於是穩了穩心緒,愈發賣力地介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