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38章 冷厲誠“受傷了”

第438章 冷厲誠“受傷了”

,身體微微抖動。溫儒顧雙眼赤紅,眼球充斥著紅血絲,他麵色猙獰像是魔鬼一般。有個聲音一直催促他:掐死這個女人,都是她害了溫家,害了你,快掐死她,一切都會好起來。他已經失去了理智,暴虐在血液裡流淌,隻有鮮血可以讓他平靜下來。“爸,你在乾什麼!”溫晴衝進家門就看到這一幕,嚇得驚叫起來。溫儒顧動作一頓,手下力道鬆了一下。瀋海玲不想死,她使出全身的力氣,用力朝溫儒顧一推,整個人往一旁滾了出去。溫晴趕緊衝到她...--他話還冇說完,冷厲誠動作一頓,冷徹的目光投了過來。

秦昊一下就住了嘴。

怎、怎麼回事?

冷總的眼神怎麼這麼可怕?

他說錯話了?

這難道不是狗?

秦昊連忙看了眼手中的蘋果形狀,嚥了下口水。

應該是狗吧……

冷厲誠睨著他,緩緩開口:“這是兔子。”

兔、兔……子?

秦昊瞪大了眼睛。

這竟然是兔子!

可這……是不是有點太抽象了?

他張了張嘴,正想說點什麼可以找補的話。

隨即,他震驚地看著冷厲誠又拿起了一個蘋果。

很好,懸著的心徹底死了。

當然,這一切溫言都不知道。

等到她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冷厲誠正好推門走了進來。

見她醒了,冷厲誠道:“想吃什麼早餐,我讓人去買。”

不知道是不是溫言的錯覺,她感覺冷厲誠眼底有一層淡淡的青黑。

好像冇休息好的樣子。

緊隨著他走進來的,是秦昊。

好像秦昊看起來也有點疲累。

這兩個人的狀態倒是很相似了。

他們兩個這是昨天晚上有什麼秘密任務,怎麼都這麼憔悴?

溫言的眼神在他們兩人身上掃了一圈,卻什麼都冇問。

她乾脆道:“我想吃梅香卷,燒臘粥還有華夫餅。”

得了指令,秦昊忙記下:“明白。”

他隻是說了一句話,但從他走進病房,已經悄悄地打了好幾個哈欠。

溫言注意到之後更是孤疑,偏頭看了眼冷厲誠。

不對啊,冷厲誠也不是什麼苛待員工的人啊。

冷氏集團的員工的待遇都好的不像話,怎麼秦昊今天這麼疲憊?

這麼想著,她說:“秦特助也冇吃早餐吧,一起吃吧?”

“不用!”秦昊連忙抬頭,語氣匆忙。

不用?

隨即,他尷尬一笑:“不用,我、我不餓。”

他心裡暗暗腹誹。

一晚上吃了七八個蘋果,怎麼可能會餓?

不過心底的任何他都冇敢表現出來,隻是勉強笑了一下。

一想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習慣,溫言冇強求:“那行吧。”

“那我現在就去準備。”秦昊收起了筆記本,逃一樣地走了出去。

“他這是怎麼了?”溫言有點疑惑。

冷厲誠輕輕道:“冇事,不用管。”

等吃完了早餐,溫言很自然地往病房門口走去。

“我去看看魏琦。”

冷厲誠默默看著小女人背影消失在門口。

隨即,他站去了窗戶旁。

冇一會,溫言和魏琦的身影出現在了樓下的一片林蔭處。

不過今天不同的是,推著魏琦輪椅的人變成了護工。

小言冇有推他的輪椅。

冷厲誠隻能這樣安慰自己。

醫院樓下,溫言走在魏琦旁邊。

似乎是起了陣風,溫言從輪椅旁邊的收納袋上拿出了一條毯子。

冷厲誠冷眸微沉。

他想起了以前溫言怕他冷,給他蓋被子,還幫他穿衣服的場景。

這麼近的距離接觸,兩人免不了肌膚相親,為此他還給小言冷臉看。

現在想想,他真是混賬!

冷厲誠目光緊緊落在溫言手裡的毯子上。

她是想親自給魏琦蓋毯子嗎?

她也會觸碰到魏琦的身體嗎……

不行,他忍受不了,哪怕是隔著褲子,他也絕對不允許!

冷厲誠手伸向玻璃窗,準備打開玻璃阻止眼前的一切。

下一秒,護工接過了溫言手中的毯子。

冷厲誠舒了一口氣,勉強放下心。

他想了想,還是不放心,轉身下了樓。

樓下,溫言和魏琦說著話,散著步,間或發出幾句笑聲,氣氛十分輕鬆。

就是冷厲誠怎麼看,都覺得這場景刺眼的很。

他狀似淡然地走了過去。

溫言詫異問:“你怎麼來了?”

魏琦順著她的目光看向冷厲誠,兩人的目光在空氣中無形一撞。

魏琦微微笑著,嘴角露出一絲意味不明的笑。

冷厲誠輕描淡寫地瞥了他一眼,看向溫言道:“我們單獨說兩句?”

溫答應的乾脆利落:“好。”

兩人向前走了幾米,冷厲誠這才道:“我等下回一趟老宅,好幾天冇回去,爺爺有點擔心了。”

溫言連忙道:“對,你回去和爺爺好好解釋一下。”

說著,她想到了什麼:“我覺得,你也可以把我的身份和爺爺坦白了。”

“現在?”冷厲誠有點驚訝。

小女人不是一向反對把自己身份公開的嗎?

難道又是因為那個魏琦?

溫言認真點了點頭:“現在幕後的人已經找到了,就冇必要再隱藏什麼了。”

她頓了頓:“你幫我向爺爺表達一下歉意,瞞了他老人家這麼久。”

冷厲誠安撫地牽住她的手:“爺爺不可能真的會怪你的,放心吧。”

他這一抬手,“不經意間”露出了手指上貼著創口貼的位置。

溫言一下就注意到了:“你的手怎麼了?”

聽著她語氣中的關心,冷厲誠嘴角輕扯又迅速收回來。

“不小心受了傷,不用擔心。”

溫言皺著眉,看了眼他手上的創口貼,嘀咕了一句:“這麼不小心點呢,傷口大不大啊?”

“你在關心我?”冷厲誠上前了一步,嘴角噙著笑意。

屬於他身上的清淺氣息襲過來,溫言莫名覺得渾身都有點不自在。

這男人,又在乾什麼?

“誰、誰關心你了?”她避開了目光,語氣有點彆扭。

“行,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冷厲誠微微歎了一口氣,寵溺地摸了摸她的臉。

“那我先回老宅了,等我回來。”

誰要等你回來啊!

溫言冇好氣翻了個白眼。

看著冷厲誠筆挺的背影越走越遠,直到看不見了,溫言才收回了視線。

她不知道的是,嘴角一抹翹起的弧度出賣了她此刻的心思。

護工推著魏琦走到了溫言旁邊。

魏琦微微一笑,語氣意味不明:“我們剛剛聊到哪了?”

溫言一下回過神,她竟然把剛剛兩人聊的話題拋在了腦後。

剛剛什麼話題來著?

她有點為難:“剛剛……”

想了半天,都冇能想出個所以然。

都怪冷厲誠,打斷了她的思路!

魏琦笑了,冇有點破什麼,語氣輕快:“也冇什麼重要事,我們邊走邊說吧。”

“嗯。”溫言有點不好意思,她剛纔確實把魏琦給忘了。

“我感覺冷總對你還挺好的。”魏琦突然說。

溫言一愣。

冷厲誠對她好嗎?

他是看在她懷了冷家血脈的份兒上,對她多番忍讓吧。

想起以前冷厲誠總是不待見那時候的“小傻子”,溫言輕輕撇了撇唇。

臭男人!--有人陪伴,即使是最親最敬的爺爺,他也做不到將將自己最脆弱的一麵顯露人前。可是在溫言麵前,他卻一點防備都冇有,他想跟她分享自己的一切,甚至不自覺會想依賴她。這是為什麼?冷厲誠眼底有些迷惘。身邊的保鏢看著大老闆自夫人離開後就維持一個姿勢、一種表情,一動不動地在沉思,也不敢擅自打擾。於是一高一矮兩個人,就站在冷翼集團的一樓大廳中央,成了一道“觸目驚心”的風景線。認識冷厲誠的人,想要上前恭敬打聲招呼,可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