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39章 冷厲誠捱了老爺子一柺杖

第439章 冷厲誠捱了老爺子一柺杖

。看了一眼車窗外,他突然讓司機停車。“去買個草莓蛋糕!”保鏢趕緊下了車。冷厲誠掏出手機,修長的手指下達了一行指令:今天就讓溫氏倒閉!回覆完訊息,他看了一眼正一臉好奇地朝窗外張望的小傻子,眼神柔和了幾分。從今以後,不會再有人敢欺負你了。很快,保鏢把一個精美的禮盒送到溫言麵前。“哇,好漂亮的草莓蛋糕!”溫言驚歎道。“老公,這個草莓蛋糕是給小言的嗎?”“吃吧。”冷厲誠掃了眼她歡喜的模樣,嘴角不自覺地勾起...--冷家老宅。

冷老爺子正襟危坐在沙發上,他剛纔接到了冷厲誠的電話,坐這是專程等冷厲誠回來。

一見他走進來,冷老爺子惱道:“好幾天不回家也不知道和我說一聲,是不是不把我這把老骨頭放在眼裡了?”

責怪的話,卻是關心的語氣。

冷厲誠現在對外還是假死的狀態,行蹤慎之又慎,除了幾個心腹無人知曉。

好幾天冇有訊息,冷老爺子也是真的擔心他。

冷厲誠連忙上前道:“爺爺您彆擔心,這幾天我一直在醫院。”

“醫院?”冷老爺子語氣焦急:“你怎麼去醫院了,你受傷了?快來讓爺爺看看!”

冷厲誠坐在了冷老爺子的旁邊:“爺爺,我冇事,不是我受傷。”

“不是你受傷那是誰?難道是小月,小月肚子裡的孩子出事了?”冷老爺嚇了一跳。

他急得胸膛都在微微起伏。

冷厲誠忙上前給老爺子順氣:“爺爺,孩子冇事,小月也冇事,你彆激動。”

“那你去醫院乾什麼?”冷老爺子冇好氣瞪了孫子一眼。

“小月她就是溫言。”

這句話恍若平地驚雷。

冷老爺子愣在了原地:“你說什麼?怎麼可能,小月的臉明明是真的,跟小言長得完全不一樣……”

“小月是言言扮的,她服了易容丹,每天會自動變成另外一張臉。”冷厲誠解釋。

小月真的就是小言?

這一瞬間,冷老爺子的腦中閃過無數場景。

“李月”身上的那些熟悉至極的小動作。

那俏皮的神情和語氣。

還有隻要心臟不舒服的時候靠近她,不適感總是會極大的減輕。

這一切,明明都那麼明顯……

他怎麼可能冇發現呢?

現在冷厲誠這麼一說,所有的跡象都串聯在了一起,好像瞬間撥雲見霧了。

老爺子忍不住笑了:“真冇想到小月竟然就是小言。”

他睨了孫子一眼。

“我就說你小子,明明放不下小言,怎麼還去找了其他的女人?原來兜兜轉轉,竟然是同一個人!”

冷厲誠微微一笑:“是啊,兜兜轉轉,還是同一個人。”

老爺子撫掌笑道:“小言肚子裡的孩子,可是我們冷家的寶貝繼承人,我的寶貝金曾孫,以後你一定要對小言好點,千萬彆惹她生氣,又像上次那樣不聲不響離開了,到時候有你小子哭的時候……”

老爺子囉囉嗦嗦一大堆,冷厲誠麵帶微笑聽著,頭一次覺得爺爺說的話怎麼這麼中廳。

“以後,我們家裡就能多出來一個小傢夥了!家裡就更惹惱了,我這把老骨頭,怎麼都要活到小傢夥成年才能閉眼……”

冷老爺子臉上的笑意止都止不住。

“爺爺,你會長命千歲,看著她結婚生子,成家立業。”冷厲誠心裡有點酸澀。

他這話算是安慰到了老爺子的心坎上。

不過老爺子很快感覺不對勁兒了。

“小言她為什麼要去醫院?你跟我說實話,她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冷厲誠安慰道:“爺爺,你彆擔心,小言雖然受了傷,但是不嚴重,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冷老爺子孤疑反問:“既然快好了怎麼不回家休息?家裡的條件可比醫院好多了。”

冷厲誠沉默了一瞬。

想到溫言要一直照顧魏琦直到他痊癒,他的心情就不太爽。

“你快說啊,到底是怎麼回事?”老爺子催問。

冷厲誠隻好把魏琦和溫言之間的事說了一遍。

誰知老爺子聽了,欣慰地笑道:“既然是救命的恩情,那就必須要還了,小言是個好孩子,自然不會不救人的。”

有恩必報,冷厲誠也明白這個道理。

但是隻要溫言和魏琦待在一塊,他就感覺從心底生出一股無名火,擋都擋不住。

醫院那邊,他一定要緊緊盯著。

換個人他都不放心。

這麼想著,他開口道:“爺爺,我可能還要等一段時間再去公司了,小言她手上有傷,我實在不放心。”

主要還是放心不下那個魏琦。

老爺子拍了拍他的肩膀:“也好,趁這時候多陪陪小言,那公司那邊……”

他語氣一頓,有點勉強道:“那就還讓冷厲南管兩天,現在最重要的是小言還有我的寶貝曾孫,其他的,全都靠後。”

他隨意地擺擺手,一臉渾不在意的樣子。

見老爺子同意了,冷厲誠暗暗鬆了口氣。

“小言還在醫院,你趕緊回去陪她,我這裡不用你操心。”

“爺爺,我……”

冷厲誠還想關心幾句他的身體情況,被老爺子用幾句話堵了回來。

“我這身體,再活上二十年不是問題,我還等著抱小曾孫呢,你快回去陪小言。”

爺爺在趕他?

明明他纔是冷家的繼承人吧。

怎麼小言一來,他這地位直線下降了!

他雖然這麼想,但心底還是泛著絲絲縷縷的甜,巴不得趕緊去醫院守著親親老婆。

“好,我現在就回去。”

“等等。”

冷厲誠剛轉過頭,老爺子說:“我也去。”

冷厲誠有些驚訝地反問:“你去醫院乾什麼?”

老爺子挺了挺胸膛,理直氣壯地道:“你說的話,我總是有點不放心,還是要親自看看纔好,誰知道你是不是在哄我。”

冷厲誠:……

他什麼時候騙過爺爺了?

老爺子這麼說,也是在擔心小言吧。

這麼想著,冷厲誠失笑:“好,那我就帶您過去。”

等冷厲誠帶著老爺子進醫院的時候,溫言正靠坐在病床上看化驗單。

一進門,冷老爺子便喚道:“小言,爺爺來看你了。”

溫言一抬頭,看到的是兩鬢斑白的老人。

她連忙掀了被子就要下床:“爺爺!”

看著麵前熟悉的麵孔,冷老爺子的眼淚都差點落了下來。

“彆起來,你就躺著,快躺著!”

冷厲誠趕緊過去給溫言拿了個枕頭墊在腰後,正要問她剛纔有冇有休息好時,“砰”地一下,後背突然捱了一棍。

一扭頭,就對上冷老爺子一臉嚴厲的臉。

冷厲誠:……

他到底做什麼了?

不僅冷厲誠詫異自己為什麼捱了一棍子,溫言也驚住了。

老爺子一向疼愛冷厲誠,怎麼捨得下這麼重的手?

“小言,爺爺替你教訓了這個臭小子,你要是不滿意,我再打他一棍子。”說著老爺子又作勢舉起了手裡的柺杖。

溫言忍不住想笑,眼眶卻微微一熱。--昊還在等待著冷厲誠示下。最後,男人捏了捏眉心:“不必管了,隨他們去吧!”秦昊一愣,謹慎地確認:“我們要不要出什麼澄清?”這回冷厲誠倒是回答得很快:“不用。”秦昊隻好照辦。他將冷厲誠送回到冷公館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老爺子居然還冇回房休息,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顯然是在等著自家孫子。他的身後站著一臉關切的冷厲南。見冷厲誠回來,他還遞過來一個通風報信的眼神。“回來了?在Y國玩得怎麼樣?”老爺子的語氣並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