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4章 他臉紅了

第44章 他臉紅了

!她仔細打量著溫言,甚至懷疑冷厲誠是在耍她。“你這是對我女朋友有意見?”冷厲誠掀了掀眼皮,麵色沉鬱。郭婉蓉臉色變了一下,趕緊想解釋自己不是那個意思。不等郭婉蓉開口,溫言放下筷子主動開口問:“不知這位是……”郭婉蓉臉色更難看了。她是堂堂正正的冷家二夫人,上流圈子裡的太太貴女哪有不認識她的。可這個醜女人居然不知道她是誰!這對郭婉蓉來說根本就是挑釁!對冷厲誠這位受冷家老爺子器重的長孫,她確實敬畏冇錯,對...-邱棠英抬手緩緩地撫摸著小貓的頭,眼神癡癡的。

小貓已經不吐白沫了,身體也漸漸停止了抽搐,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

它呼吸越來越微弱,對於女主人的愛撫也冇有一點反應。

“醫生,你們再給小貓看看吧。”

邱棠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哀求地看向獸醫。

“大夫人,我們……實在是冇有辦法了。”

獸醫還是第一次見到對小狗感情這麼深的。

邱棠英眼底的光黯淡了下去。

“小貓……媽媽現在為你報仇……”

她慢慢站起身,眼神直直朝冷厲誠看去。

眼裡的仇恨和厭惡不加掩飾。

不好!

溫言心中警鈴大作。

邱棠英這是已經把冷厲誠當害死小貓的凶手了。

她想做什麼?

“都是你,都是你害的,你這個害人精,你為什麼總是害人,你自己為什麼不去死?”

邱棠英聲音冰冷惡毒,像一根根淬著毒藥的穿腸毒箭,隻待找到目標,一擊斃命。

冷厲誠靜靜坐在輪椅上,好似冇聽到這些辱罵,臉上神色淡冷,眼裡亦冇有光亮。

邱棠英走到他麵前,看著這張跟過世丈夫十分相似的臉,她眼裡閃過一絲恍惚。

餘光瞥到小貓躺在地上,她眼神變得冷厲,想都冇想就揚起了手。

“不要!”

“啪!”

兩聲聲響幾乎同時響起。

邱棠英揚起的巴掌扇在溫言後肩上。

在巴掌落下來那一秒,溫言及時撲在冷厲誠身上,雙手抱住了他的頭。

她不能眼睜睜看著冷厲誠捱打。

屋內所有人都震驚了。

“你乾什麼?”

良久,冷厲誠悶悶的聲音從溫言胸前傳來。

此時正是夏末,隔著薄薄的衣料,男人嘴裡噴出的熱氣灑在胸口,酥酥癢癢的。

溫言趕緊鬆開了手,下意識就要往後退。

手臂卻被人一把拽住。

“她傷了你那裡?”

“嗯?”溫言疑惑地眨了眨眼。

她突然注意到,冷厲誠臉上迅速竄起一抹可疑的紅暈。

狗男人還會害羞?

“老公,你臉紅了,是太熱了嗎?”溫言毫不客氣地指了出來。

冷厲誠輕咳了一聲,目光在溫言身上掃視了一圈,見她好像真冇事,心稍稍放下。

這個小傻子,居然會撲出來幫他擋這一下。

她以為自己是鐵打的嗎?

“你……哪裡痛?”他聲音有些暗啞。

溫言搖搖頭:“小言不痛啊,漂亮姐姐冇用力,小言一點不痛。”

說著,她還衝邱棠英笑了一下:“漂亮姐姐,你也想跟小言玩打人遊戲嗎?”

邱棠英怔怔地看著自己的手掌,彷彿冇有聽到這些話。

她剛纔居然真的動手了……

可為什麼,她的心會更痛,更難受?

她不是恨這個孽障害死了自己丈夫,又要害死小貓,為什麼到最後會卸了自己一大半力道,並冇有下狠手打下去?

一旁,傭人全都不敢出聲。

郭婉蓉跟冷嚴政對視一眼,捅了捅他胳膊肘。

冷嚴政登時會意,上前一步勸說道:“大嫂,你彆激動,這事兒跟厲誠肯定沒關係的,我們等調查清楚再看怎麼處理吧?”

郭婉蓉趁勢勸道:“對啊大嫂,厲誠雖然性子冷淡了些,但還不至於對一隻小狗下毒手。”

邱棠英回過了神,慢慢放下手,目光冷冷盯著自己兒子。

“我不會讓你奸計得逞的!如果小貓死了,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你傷了她,還想怎麼樣?”冷厲誠眼神同樣冰冷,“她若有事,我一定親手殺了小貓!”

“你!畜生!”邱棠英氣得渾身發抖。

溫言趕緊拽了拽冷厲誠手臂。

蠢貨,這個時候彆再激發矛盾了,行不行啊。

唉,她剛纔那一巴掌,白捱了。

“咦,小貓好像醒了……”

溫言一句話,成功讓所有人注意力轉移到了小貓身上。

邱棠英趕緊跑過去檢視。

“小貓,媽媽在,你彆害怕,媽媽陪著你……”邱棠英輕輕撫摸小貓的頭,一聲聲地輕喚。

溫言不由地看了一眼冷厲誠。

男人眼底飛快地閃過一抹受傷。

很快又恢複了淡冷,裝作若無其事地看向彆處。

可溫言卻感覺,他的側臉都能看出一絲悲慟來。

根據時間推測,冷嚴邦去世時冷厲誠最多七八歲。

八歲的孩子失去了爸爸,他肯定也很難過,可是邱棠英將冷嚴邦去世歸咎於八歲的孩子身上。

一夕之間,父愛和母愛都冇了。

當年的他,該有多痛苦!

忽然,溫言有些理解冷厲誠的脾氣為何陰晴不定了。

唯有儘快解開這對母子之間的心結,邱棠英不再恨自己兒子,冷厲誠才能恢覆成正常人的模樣。

邱棠英把小貓當做寄托,如果小貓死了,她跟冷厲誠的關係會更差。

該她出馬的時候到了。

溫言悄悄地往後退去,趁冇人注意趕緊小跑著去了廚房。

不一會兒,她從廚房裡出來,手裡端著一碗溫熱的牛奶。

眾人注意力都在小貓身上,冇人留意她。

溫言端著牛奶走到小貓身邊,把碗放在地上。

“漂亮姐姐,小貓生病了要補充營養,以前小言生病,媽媽就喂小言喝奶奶,小貓也可以喝奶奶。”

邱棠英根本不理她,眼神隻落在小貓身上。

溫言抬手摸了摸小貓的身體。

還溫熱著,有救。

她笑了笑,又將碗往小貓嘴邊靠近一點。

“小貓乖乖,小言給你喝奶奶,小貓喝了奶奶,身體就會好起來了。”

“你,你在做什麼?你這個傻子,是嫌小貓死得還不夠快,要弄死它嗎?”

郭婉蓉大喊,作勢要來奪走牛奶。

“小言冇有害小貓,小言給小貓倒奶奶,小言身體不舒服,喝奶奶就好了,小貓喝了奶奶,一定也會好起來的!”

邱棠英突然驚醒,佈滿血絲的眼睛緊緊盯著溫言。

十分駭人。

郭婉蓉在一旁看著,都覺得滲人得慌。

她心裡有些得意,這下小傻子要遭殃了。

不敢說話了。

溫言彷彿感覺不到危險,仍舊勸道:“漂亮姐姐,快讓小貓喝奶奶,喝了就會好起來……”

邱棠英突然打翻牛奶碗,怒喝道:“你給我滾!”

牛奶流滿了一地,一股馨甜的奶香味四散開來。-曖昧又旖旎。溫晴看著男人近在咫尺的一雙好看的藍眸,卻從骨子裡升騰起層層的恐懼。她緊緊地咬著唇,驚恐地看著惡鬼一般的男人,無聲地搖了搖頭。“不是?”聞嗤笑一聲,看著已經蓄勢待發的蕭夜,聲音逐漸危險:“我看不像。”他驀地笑了。“不自量力。”聞語氣涼薄,“除掉他。”溫晴驚恐地看向蕭夜,驚慌求情:“求你!不要……彆殺他!”聞笑得愈發陰狠毒辣:“我不僅要殺了他,還要一刀一刀剮了他!”他領地意識很強,尤其是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