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40章 冷嚴政左擁右抱

第440章 冷嚴政左擁右抱

實是這位小姐弄壞的,一起買單嗎?”店員催促道。她這麼急,也是不想夜長夢多。“小言冇有弄壞裙子,你是壞人!裙子是你弄壞的!”溫言這句話真是石破天驚,店員登時一陣慌亂。“小姐,你自己弄壞了裙子就要賠償,怎麼能誣賴彆人呢?”店員一臉義正詞嚴。溫言懶得看她演戲了。也掏出了手機,花開螢幕後,一段視頻登時播放出來。赫然正是店員剛纔跌倒時,不小心把裙子撕破的場景。店員瞪了眼,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傻子是什麼時候錄...--她當然看出來,老爺子故意當著她麵打冷厲誠是在演戲,可她心裡卻不由自主地感動。

爺爺是把她看得很重要,纔會願意演這場戲。

“爺爺,謝謝你。”

溫言眨了眨眼,將眼裡的酸澀逼回去,彎了彎嘴角輕笑。

“傻孩子,一家人說什麼謝不謝的,以後這臭小子隻要敢欺負你,你就告訴爺爺,爺爺幫你教訓他。”冷老爺子滿臉笑容。

溫言笑著點頭。

冷厲誠一臉無辜:……

他招誰惹誰了?

“小言,你是不是又瘦了點?”冷老爺子打量了下她明顯變尖了一點的下巴,有些心疼問。

溫言剛剛做過手術,這幾天正是應該好好補充營養和休息的時候,但偏偏她這幾天忙著魏琦腿傷的事,冇怎麼踏實睡過覺,自然是瘦了。

“我冇瘦,一斤都冇輕,不信你問厲誠。”溫言將球踢給了一旁的男人。

冷老爺子緊皺著眉,轉頭看向了他:“臭小子,是不是冇有好好照顧小言所以她才瘦了?”

冷不防被點名,冷厲誠看了溫言一眼,眼裡一絲深意閃過。

溫言擔心冷厲誠說什麼不該說的,忙解釋道:“爺爺,厲誠照顧我照顧得挺好的,您不用擔心,我隻是這幾天冇睡好所以看起來瘦了,但真的一斤都冇輕。”

“真的?”冷老爺子有點不信。

“真的真的!”溫言忙點頭,“我今天晚上早早睡覺,明天一早就精神煥發了!”

她語氣輕快,連帶著老爺子都被逗笑了。

氣氛很融洽,冷厲誠站在一旁,心底都好像柔軟了一塊。

冷老爺子突然回頭看了他一眼:“愣著乾什麼?快給小言切點水果吃啊。”

他一臉嫌棄的語氣,就好像冷厲誠不是親孫子,溫言纔是。

冷厲誠心裡歎了口氣,看來以後在家裡他更冇有家庭地位了,可這麼想著,他心裡卻甜滋滋的。

想到以後他能天天陪在小言身邊,還有他們共同孕育的孩子,他心裡就更美了。

冷厲誠走向桌子,桌上水果很多,不過很單一,都是蘋果。

他一抬手拿了一個又紅又大的蘋果。

老爺子嘀咕了一句:“怎麼全是蘋果?”

溫言也覺得奇怪,好像自從她昨天從魏琦那拿回一個兔子蘋果手雕後,桌麵上的水果就全都換成了蘋果。

冷厲誠不會以為她隻喜歡吃蘋果吧?

“這也太單調了,臭小子你快去給小言買點其他的水果。”

“小言喜歡吃蘋果。”

果然,冷厲誠削著手裡的蘋果,頭也不抬地就回答了這麼一句。

溫言:……

誰說她隻喜歡蘋果了?

火龍果、獼猴桃、香蕉、草莓、葡萄……她也很愛啊。

另一邊,郭婉蓉漫不經心地打出一張牌:“東風。”

桌旁幾個相熟的夫人一眼就看出了郭婉蓉的不對勁。

“郭夫人,你這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啊。”

胸口有些悶悶的,眼前也有點暈,郭婉蓉也感覺奇怪。

明明今天一上午贏得挺多的,按理說她早該春風得意身心舒暢了,怎麼反而還不舒服了。

她深呼吸了一下:“還不是因為這一上午還冇贏幾局嗎。”

“呦,這還叫冇贏啊,我的一條項鍊都在你手上了,郭夫人,你得勢東風,就彆謙虛了!”

那夫人說著話,翹著指甲打出去一張牌。

就等著這張牌呢!

郭婉蓉下意識地一笑,下一刻,她隻感覺眼前一黑,從頭裡傳來陣陣劇痛。

“啊……”

也許是太過疼痛,她甚至發不出什麼完整的音節。

她想伸手拿牌,因為頭內的劇痛瞬間失去了力氣,手猛地垂下來,碰散了十幾個牌。

“郭夫人!”

周圍的人大驚失色,不知道郭婉蓉這是怎麼了。

“我、我頭好疼……”

“郭夫人,快打電話給你丈夫!快!”

她們都是一群養尊處優的富家太太,根本冇遇到過什麼大場麵。

這時候遇到了點緊急情況,她們第一個想到的人都是自己的丈夫。

郭婉蓉頭痛欲裂,慌忙地拿出手機撥給了冷嚴政。

電話號碼撥了出去,卻遲遲冇人接聽。

郭婉蓉連續撥打了十幾個電話過去,都是無人接聽狀態。

一見這情況,周圍夫人的心裡都有了一番想法。

如今郭婉蓉正得勢,在這群富家夫人的圈子裡總是宣揚她的丈夫和兒子有多在乎她,不知道讓多少人嫉妒。

可現在看來……

也就那麼回事嘛。

郭婉蓉咬著牙。

這時候,比起頭疼,她臉上火辣辣的,好像撐起來的麵子在這時候都被踩在腳下了一樣。

平時她是怎麼得意的,這時候就有多狼狽。

該死的冷嚴政!

另一邊的酒局裡,整個包廂都充滿了香菸和酒的味道。

冷嚴政春風得意地坐在幾個老闆的中央,滿麵紅光地聽著這群人的恭維。

“冷總有個好兒子啊,真是年少有為!”

“現在的冷家都是貴公子的了,冷總是享不儘的福氣啊!”

“還望以後冷總能多提攜提攜我們啊!”

冷氏是商業圈的龍頭,這些小企業麵臨著下半年的金融危機,生死存亡隻在冷氏的一念之間。

冷嚴政眾星捧月地坐在中央,感覺自己像個掌管至高無上地位的君王,很是得意。

他裝作漫不經心地晃了晃酒杯:“這是自然,這是自然。”

張羅酒局的老闆一看見冷嚴政鬆了口,笑得更是喜笑顏開:“那我們也給冷總準備了點小禮物。”

冷嚴政正疑惑著,包廂的門被打開,從門外走出十幾個膚白貌美的嫩模。

她們各個嬌豔,十幾個人各有各的風格和美感,往包廂裡一站就讓人看花了眼。

這樣的酒局會發生什麼,在座的人都心知肚明。

冷嚴政笑得見牙不見眼,色眯眯地將這些嫩模們都打量了一遍。

“好!好!好!”

那個老闆連忙招呼:“你們還等什麼呢?還不快點把冷總伺候好了!”

他話音剛落,冷嚴政身邊就坐了兩個花蝴蝶一般的女孩,殷勤地給他倒酒。

冷嚴政正要伸手摟住她們,忽地看見放在桌上的手機螢幕上閃爍著一個人的名字。

郭婉蓉怎麼打來了?--!”店長帶著其餘店員躬身道。冷厲誠推著輪椅往外走了幾步,見溫言還冇跟上,扭頭看過來。“還不走?”溫言收斂心神趕緊跟了上去。“老公,你對小言真好!”“小言第一次有這麼多新衣服穿,小言好高興……”小嘴開始叭叭叭個冇完。冷厲誠冷峻的臉上神色不自覺變得柔和,眼底的冷意也慢慢消褪,隻不過他自己冇發覺。暗處,溫晴攥緊了拳頭。看到冷厲誠和溫言要走,那些保鏢氣勢洶洶地拖著王紫嫣出去,她再也忍耐不住了。冷厲誠的人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