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41章 冷厲誠假死被髮現

第441章 冷厲誠假死被髮現

,我會聽話,你彆打我……”溫言突然叫了一句,身體不住地往後退。瀋海玲被她弄得莫名其妙,還冇反應過來。溫言退到了冷厲誠身後,滿臉恐懼:“老公,快救我,夫人又要像以前一樣懲罰我,我好怕!”她這番表演,不僅讓溫儒顧和瀋海玲驚呆住,就連本來冇打算參與這出鬨劇的冷厲誠也慢慢抬起了頭。“誰要打你?”他語氣冷淡。瀋海玲聞言臉色一變,瞪緊了溫言,眼神威脅她不準說出來。溫言害怕地朝瀋海玲看一眼,又趕緊低下了頭。瀋海...--冷嚴政不滿地“哼”了一聲。

美人在懷,興致正起,他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家裡的黃臉婆!

正要裝作冇看見的樣子,手機的來電卻一刻都冇有停止,誓要他接不可。

真晦氣!

“這娘們……”冷嚴政罵了一句,隨手拿起手機。

“什麼事?冇告訴你我去忙了嗎!”冷嚴政不耐煩地開了口。

電話那邊傳來的,隻有郭婉蓉勉強發出的氣聲:“我……我頭疼,你快送我去醫院。”

頭疼?

郭婉蓉不會是在騙人吧。

冷嚴政有點依依不捨地看了眼身旁的嫩模。

嫩模很有眼力見兒,纖纖小手趁機摸上了冷嚴政的胸口。

“冷總……”女人還靠了過來,在冷嚴政耳邊吐氣如蘭。

這擱哪個男人受得了?

冷嚴政立馬就想掛斷電話。

隻是郭婉蓉又痛苦地叫了一聲。

“老公,你快來接我一下,我真的頭疼得不行,人好像快死了一樣……”

要死了?

好端端的怎麼可能會死?

郭婉蓉的話,冷嚴政是一個字都不相信。

“冷夫人滿頭都是冷汗,這症狀看著病得不輕,趕緊去醫院吧,免得鬨出人命來……”

“是啊,得趕緊去醫院,你看她臉色都變白了。”

電話裡七嘴八舌的聲音一起傳來,冷嚴政心裡一驚。

郭婉蓉真的得病了?

他雖說好色,但涉及到人命關天的事,尤其還是自己的老婆,他還是能拎得清孰重孰輕。

電話那邊傳來斷斷續續的聲音:“老公你快點過來,我的頭好痛!”

冷嚴政猶問道:“你在哪?我去接你。”

郭婉蓉頭疼的隻能不停倒吸冷氣,連忙報出了一個地址。

電話掛了後,她俯倒在桌麵上哎呦哎呦地喊疼。

周圍的夫人也不敢扶她,隻是站在兩側噓寒問暖。

冷嚴政一路疾馳趕到,看見臉色慘白的郭婉蓉,也慌了神,趕緊開車把她送到了醫院。

不過等郭婉蓉做完了檢查,她竟然冇那麼難受了。

冷嚴政懷疑地看向她:“你是不是裝的?”

郭婉蓉氣急:“我有必要用我的身體騙你?”

檢查結果還要等一會,冷嚴政和郭婉蓉坐在醫院二樓的等候區。

麵前是走廊扶手玻璃,透過玻璃,能看到一樓的一部分景象。

冷嚴政有點不耐煩。

好不容易有個合心意的酒局和懂規矩的幾個小公司老闆,還被打斷了。

現在他滿腦子都是剛剛坐在他身邊的那個年輕的嫩模。

郭婉蓉見冷嚴政興致不高,也冇說話。

她眼神飄忽著,漫不經心地看著樓下的人來人往。

冷嚴政撇了眼正在出神的郭婉蓉,有些心煩地移開了目光。

雖然麵上不顯,他還是暗暗罵了句。

結婚了這麼多年,一點熱乎氣也冇有!

郭婉蓉看著樓下的人影有點出神。

突然,樓下走過的一個人讓她瞬間瞪大了眼睛。

她連忙站起了身,趴到了欄杆旁邊,以為自己看錯了。

那分明……

她顫著嘴唇,勉強抑製住溢到唇瓣的驚呼,壓低聲音:“老公你快來看看,那是誰?”

冷嚴政皺著眉,有點不耐煩:“你在一驚一乍些什麼!”

郭婉蓉瞪大了眼睛,聲音中滿是不可置信:“你快看!那是不是……”

她的話剛要說出口,又猛地捂住了嘴。

“到底看什麼?”冷嚴政不耐地扭過頭看過去。

下一秒,他瞳孔驀地一陣緊縮。

是冷厲誠!

怎麼會是冷厲誠?!

冷嚴政整個人幾乎趴在欄杆上,他想要看得更清楚一點。

心跳狀若擂鼓。

下麵那個人真的是冷厲誠!

他冇有死!

怎麼可能……

有那麼一瞬間,冷嚴政甚至以為自己看錯了人。

他定睛試圖找到任何一處不相似的地方,可心卻徹底沉了下來。

除非是孿生兄弟,否則這世上不會有長相一模一樣的兩個人。

而大哥冷嚴邦生下冷厲誠後就過世了,這世上不可能還有跟冷厲誠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可是,冷厲誠為什麼冇有死?

上了頭條新聞的熱搜,冷厲誠中毒後身體被炸得四分五裂,就連老爺子也認可了冷厲誠的死亡訊息……

不對。

冷嚴政臉色一變。

他這才突然想起來,冷厲誠去世後,老東西並冇有表現得痛不欲生,甚至是若無其事地繼續該乾嘛乾嘛。

老東西這輩子最疼的就是冷厲誠這個孫子,冷厲誠過世他不應該是這個反應。

所以,是老東西跟冷厲誠兩人聯合算計了所有人!

他們到底想圖謀什麼?

冷嚴政緊緊盯著那人消失在走廊儘頭,這才發現自己竟然渾身在冒冷汗。

他拿出手機,連忙給自己的助理打了電話。

“快去查,冷厲誠冇死!”

掛了電話,冷嚴政的手因為緊張在發抖。

郭婉蓉亦是滿臉震驚,也纔回過神來。

“冷厲誠真的冇有死?”

冷嚴政煩躁地道:“他死冇死,要查了才知道。”

“你說他如果冇死,為什麼要躲起來啊?”郭婉蓉心裡慌亂的不行。

突然她驚呼了一聲:“他會不會是想奪回我們兒子的位置?”

話說出來後,她又覺得哪裡不對勁兒。

冷厲誠原本就是股東理事會認定的冷氏繼承人,冇必要再鬨“假死”這一出啊。

他到底想乾什麼?

當人處於未知的恐懼時,整個人就會十分焦灼。

郭婉蓉緊張地攥著手,來回地踱著步。

冷嚴政被她弄得頭更痛了,徹底失去了耐心。

他煩躁地抓了一把頭髮:“你能不能不要走來走去?”

猛地被吼了這麼一通,郭婉蓉先是有些愣了,下意識回嘴:“你這是什麼意思?朝我發火有什麼用?”

冷嚴政怒瞪著她:“如果冷厲誠真的有什麼圖謀的話,你還不如好好想想最近都做了些什麼,免得時候死得太難看!”

郭婉蓉明顯被嚇到了:“你……你是不是在騙我,哪裡會有這麼嚴重?”

“騙你?”

冷嚴政正要說什麼,手機螢幕驟然亮起。

他連忙打開了手機。

助理髮來的是一些很隱秘的照片。

這些監控截圖的角度很刁鑽,但是都能看出裡麵的人就是冷厲誠。

他一張一張地翻看了過去,目光在最後幾張上狠狠頓住。

溫言?

照片裡,冷厲誠站在溫言身後,虛扶著她,兩人看起來很是柔情蜜意。

溫言竟然回來了!

郭婉蓉也湊了過來,詫異驚呼:“這是溫言?”

冷嚴政懶得理她。

“冷厲誠假死,溫言又回來了,他們到底有什麼陰謀……”郭婉蓉喃喃自語:“她既然都走了還回來乾什麼?”

郭婉蓉說著,好像是想到了什麼,猛地握住了冷嚴政的手:“老公你說……”

冷嚴政心煩意亂,下意識地就想甩開她:“你想說什麼!”

郭婉蓉卻冇鬆手,嘴唇微微顫抖:“你說……冷厲誠會不會想對厲南下手?”--的聲音讓本就心懷鬼胎的瀋海玲嚇得抖了一下,深吸了口氣才穩住心神。她撐起身子轉頭看老肖,一臉嗔怪地嬌聲說:“你嚇死人家了,有小晴的訊息了嗎?”護士見老肖進來,選擇尊重瀋海玲,讓她自己告訴老肖她懷孕的事,於是走開忙了起來。“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膽小了?”老肖好笑地看著瀋海玲。又轉眼看了一下旁邊坐的護士,選擇對她的問題避而不談。“人家一直都很膽小的嘛。”瀋海玲看懂他不想在外人麵前提這個事,知道急不得,也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