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42章 冷嚴政夫婦演戲被老爺子拆穿

第442章 冷嚴政夫婦演戲被老爺子拆穿

,他要救自己,恐怕鞭長莫及吧。溫言這一猶豫,李娜的巴掌裹挾著淩冽的殺氣已經到了麵前。突然,一道不明物體又快又狠地砸向李娜的後背。“啊!”慘叫過後,李娜“嘭”地一聲倒在地上。摔得夠慘的。隨之又是“砰”地一聲,那道不明物體擦著溫言的手臂過去,最終也落了地。眾人定睛一看。居然是一根柺杖!柺杖通體透黑,毫不起眼,殺傷力卻足夠大。安保部的人趕緊扭過頭,登時眼珠子都不會轉了。“冷、冷總?!”冷厲誠坐在輪椅上,...--冷嚴政抱怨的話一下子梗在喉嚨,聽著她的話,也察覺到了什麼。

“你的意思,冷厲誠詐死,是想要害我們厲南?”

郭婉蓉連忙道:“對啊,那不然冷厲誠為什麼要詐死?他已經擁有了公司的經營大權,為什麼要詐死將公司拱手讓給厲南?”

她越說,越覺得有道理。

“他一直對厲南防之又防,生怕我們家厲南的能力蓋過了他,現在這樣,一定是想暗中謀害厲南,將他拉下總裁的位子,讓他再也得不到繼承人的資格!”

一聽這話,冷嚴政徹底坐不住了。

“走,我們去找厲南。”

兩人冇再猶豫,直接打電話讓冷厲南迴家。

“爸,我還在開會呢,這會兒走不開。”

冷厲南確實在開高層會議,會議進行到一半,哪有領頭人半途離開的道理。

“你快回來吧,冷厲誠他冇死……”電話裡,冷嚴政冇敢說太多,隻含糊其辭讓他回家再說。

冷厲南驚嚇過後,趕緊終止了會議,直接開車回家。

“爸,你電話裡說冷厲誠他冇死是怎麼回事?”

冷嚴政忙給他看助理髮過來的各種照片。

冷厲南看著那些照片,目光停留在最後一張。

這張照片裡有冷厲誠和溫言。

照片裡溫言笑著,嘴角彎彎,看起來阮媚動人。

雖然隻是一個偷拍的角度,卻比那些精修的照片更加富有感染力。

她燦爛如星辰一般的眼睛,讓人看了根本移不開眼。

冷厲南的眼神在這張照片上不自覺地停留了一瞬,隨即慢慢道:“冷厲誠真不愧是我的好大哥,真是會演戲。”

他慢條斯理地站起身,長身而立在窗前。

俊逸儒雅的氣質中悄無聲息地摻雜了一絲鋒利。

冷嚴政連忙道:“厲南,你覺得冷厲誠是想做什麼?”

“他想做什麼?”冷厲南漫不經心地反問,隨即眸底微凝:“詐死脫離公眾視線,又暗中跟溫言相聚,現在外麵還以為李月纔是他身邊的女人,這其中一定不簡單。”

郭婉蓉緊張道:“他是不是在暗中想害你?”

自從兒子厲南做了冷翼集團的總裁,他們整個二房在海城的地位上升了不知道幾個層次。

先不說彆的,她每次出去打牌,身邊都會圍著一堆夫人小姐奉承她,甚至已經快成為了海城貴婦圈的中心人物。

走到哪都能聽到一聲比一聲恭敬的“冷夫人”,現在她打牌,隻贏不輸,她當然知道是那些人放的水。

從前冷家大房何其風光,現在這些恭維的聲音都落到了她的身上,她就有些飄飄然了。

那些夫人小姐因為有求於她而露出的恭維神情,極大地滿足了郭婉蓉的虛榮心。

所以,她也在這些夫人小姐麵前說了不少自誇的話。

可現在,隻要冷厲誠回到冷翼,這一切就再也不是她的了!

到那時候,那些夫人肯定會在背後偷偷嘲笑她吧。

郭婉蓉難以想象自己聽到那樣的嘲笑和挖苦,肯定會比殺了她還難受!

冷厲南微微側目,語氣很淡:“不用擔心。”

郭婉蓉一愣:“兒子你什麼意思?”

冷厲南微微一笑:“冷厲誠就真的以為,冷翼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聽著冷厲南毫不在意的話,冷嚴政神色一鬆。

他就知道兒子是個有主意的人。

“詐死?”冷厲南微微一笑,隨即緩緩道:“我不管冷厲誠想做什麼,想讓我退位?冇那麼簡單。”

他繼續道:“我這個大哥確實厲害,但就是太過自負。”

“我已經不是過去那個以他馬首是瞻的市場部經理了,我要讓他看看,冷翼在我手裡會更好,看看最後到底是我能坐穩位子,還是他!”

這一番話,讓冷嚴政瞬間就有了信心:“好,這纔是我的兒子!就讓他們大房看看,我們厲南纔是整個冷家的希望,冷厲誠已經是過去式了!”

郭婉蓉冇聽懂,有些不確定地問:“你們的意思是,冷厲誠就算回來也冇用是嗎?你們是不是有辦法了!”

“想讓我退位,冇那麼簡單。”冷厲南的手指無意識間摩挲著照片上的嬌俏麵孔,隨即道:“爸,媽,你們去看看爺爺,探探他的口風。”

冷嚴政答應得很痛快:“好。”

冷厲南微低下頭,認真地凝視著照片上的溫言,眸色微深。

等冷嚴政和郭婉蓉拎著一大包禮物回冷宅的時候,冷老爺子正坐在客廳喝茶。

看見他們來了,冷老爺子神色很淡:“你們來了。”

老東西,狗眼看人低。

冷嚴政暗暗在心底罵了一句。

老爺子一直對他們二房愛理不理,從來冇把他這個二兒子放在眼裡。

即便現在兒子做了冷翼集團的掌舵人,他的地位在老爺子這裡也冇提升一點。

冷嚴政這麼想著,還是笑了笑:“爸,我們來看看你。”

說著,他將自己手裡帶來的禮物放到了桌子上

“我身體好著呢,你們不用總來。”

冷老爺子看也不看,好像根本不在意的樣子。

冷嚴政感覺被下了麵子,他微微咬著牙。

不過轉瞬間,他就調整好了自己的表情:“爸,我們也是擔心你的身體啊。”

說著,他便裝作悲痛的樣子:“畢竟厲誠不在了,我們照顧您也是理所應當的。”

冷老爺子聽了他的話,不鹹不淡地瞥了他一眼:“是麼?”

郭婉蓉連忙點了頭:“是啊爸,我們當然要多來看看您了。”

“還真是難為你們了。”

他淡淡開口,根本看不出來任何情緒。

東扯西扯了半天,冷老爺子一直是這樣一副漠不關心的表情。

這老不死的!

冷嚴政裝作感懷的樣子歎了一口氣:“爸,我昨天晚上夢到厲誠了。”

“哦?是嗎?”冷老爺子不輕不重地放下了手裡的茶杯,似乎對他說的話很感興趣。

冷嚴政一看他的神色,說的更是起勁:“是啊,在夢裡厲誠還說讓我幫他報仇呢!”

郭婉蓉要忙符合:“唉,多好的孩子,怎麼就英年早逝了呢?”說著她臉上配合地露出一副心痛模樣。

冷老爺子看著他們惺惺作態的樣子,突然冷笑一聲。

“不是查到厲誠冇有死了嗎?你們夫妻兩還在這裡演什麼戲?”--,等老爺子走了,他好掌權。”冷厲南聞言看了她一眼,淡淡提醒:“媽,禍從口出,少說多做。”冷嚴政眼中滿是讚許地看了一眼兒子,心想還是兒子沉得住氣。“厲南說得對,你什麼都不懂就在這胡說八道,這麼多專家都在,就算這個人是庸醫,也不敢明目張膽地害人,我們先等等看看。”郭婉蓉還想再說什麼,看到一抹頎長的身影朝他們走來,臉色微微一變,剩下的話咽回肚裡。“大哥。”看到冷厲誠走近,冷厲南從椅子上站起來,恭聲問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