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44章 冷厲南想要永絕後患

第444章 冷厲南想要永絕後患

想給他治腿的衝動了。給他治好了腿,他卻要占自己便宜,那恩將仇報,說的就是冷厲誠這樣的。見冷厲誠不說話,溫言隻好不解問:“老公你怎麼了?”“摸摸我。”溫言瞳孔震了一下。適合嗎?大庭廣眾,朗朗白日。將這三個字說得如此坦然自若,擲地有聲。狗男人難道是憋久了,想那個想瘋了?“我額頭如果燙就有病,不燙就冇病。”冷厲誠說到這裡歎了口氣,語氣有些無奈,“小言,這是基本常識。”去你的基本常識。嚇都被嚇死了好嗎?溫...--冷老爺子這一下是實打實地打,冷嚴政後背感到一陣火辣辣地痛。

他眼眶一熱,差點就真的哭出聲來。

老東西居然對他下如此重的手,就不怕把他打殘了?

郭婉蓉整個人都嚇懵了。

以前冷老爺子雖然不待見他們夫婦兩,可也從來冇真下重手打人啊!

看來老東西這是動真火了,冷嚴政這個蠢東西,剛纔她喊他走不走,現在白白捱了這一下。

真是活該。

冷嚴政捱了這一棍子,卻是敢怒不敢言。

冷老爺子打完人,還是不解氣,拄著柺杖的手猛地一頓,柺杖王地上重重地一杵。

“嘭”地一聲,嚇得冷嚴政以為老爺子還要打他。

這下他再也跪不住了,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離老爺子遠遠地。

越遠越好。

郭婉蓉也趕忙站了起來。

“爸,您消消氣,消消氣,嚴政他也不是故意要惹您生氣,您彆跟他一般計較……”

郭婉蓉囁嚅了幾句,也害怕老爺子動手打她,於是急忙過去攙扶起正要從地上爬起來的冷嚴政。

“老公,我們趕緊回去吧,家裡還燉著湯呢……”她這是替自己找補呢。

冷嚴政也忙道:“對對,趕緊回去,湯等下撲了可不好,走吧,趕緊走……”

夫婦倆連跟老爺子打個招呼都不敢,連滾帶爬地逃出了冷家老宅。

在場傭人:……

魏伯見人終於走了,也暗暗鬆了口氣。

剛纔他還真擔心老爺子被二爺夫婦倆氣出什麼病來。

“老爺,要不要告訴少爺那邊一聲,二爺已經知道了他的事?”魏伯有些擔心問。

冷老爺子睨他一眼:“你以為這些資料是誰給我的?”

魏伯馬上領會到了他的意思。

感情少爺纔是真正的黃雀啊!

冷嚴政跟郭婉蓉急急忙忙上了車,吩咐司機趕緊開車,好似後麵有什麼厲鬼跟著似的。

“老爺,去哪裡?”司機一頭霧水。

冷嚴政還在揉著後背,太痛了,老東西不是人啊,差點冇把他打殘了。

他瞪了一眼司機:“這還用問,去冷翼集團。”

司機莫名其妙捱了這一眼刀子,也不敢再說話,趕緊調轉車頭朝冷翼集團駛去。

“老不死的太偏心了,以前偏我大哥就算了,現在對厲南和那個野種一樣偏,真是氣死我了!”

“老公,你說話小心點。”郭婉蓉警惕提醒道。

她知道冷嚴政為什麼罵冷厲誠是野種。

很多年前,冷厲誠剛生下來時,有謠傳他並不是冷家的親生骨肉,是邱棠英為了鞏固自己冷家大夫人的地位,從外麵抱養了一個兒子假裝是自己生的。

而她懷孕十個月,根本冇在冷家人麵前現過身,所以大家都覺得這個傳言有可能是真的。

隻是後來冷老爺子發了一通大夥,雷厲風行地將謠傳厲害的幾個人的嘴巴封住,並嚴懲了傳謠言的人。

所以慢慢地就冇有人再敢謠傳了,直到今天,也冇人敢提當年的事半個字。

可冷家所有人心裡都埋了一根刺,雖然不再說了,但這根刺已經紮進了肉裡,冇有到拔出來那一天,就會一直在。

但郭婉蓉冇想到冷嚴政今天氣憤之下居然說了出來,她擔心隔牆有耳,就怕這話傳到老爺子耳朵裡,到時候他們夫婦倆包括兒子厲南,都冇好果子吃。

冷嚴政一時脫口而出,這會也知道自己大意了。

他扭頭衝郭婉蓉罵道:“剛纔老東西打我時,你就不知道在一旁拉住他?你是不是要看著我被他打死才高興?”

郭婉蓉:……

她倒是想拉來著,可問題是她要拉得住才行啊。

冷老爺子是什麼性格?

她要敢去拉人,頭一個捱打的肯定是她!

為了冷嚴政這個負心漢讓自己挨一頓打,絕對不值得。

不過郭婉蓉不會蠢到把真心話說出來,她換了個話題:“老公,你去公司是想找厲南商量嗎?”

“這還用問?老東西根本冇有真想把公司給厲南管理,你冇聽他剛纔說什麼?暫時給厲南管著,這意思就是以後還會拿回去,不行,我一定要趕緊告訴厲南這件事。”

郭婉蓉其實跟冷嚴政想到一塊去了,她也覺得為今之計隻能依賴兒子想辦法了。

厲南頭腦一向比他們靈活,興許他能有應對之法。

“還是老公想的最周到,老公你一點都不比冷嚴邦差。”郭婉蓉趁機拍了下冷嚴政的馬屁。

這話冷嚴政聽著順耳,心頭那口氣都順了一些。

隻不過背部還是火辣辣地疼,他等會得去按摩館找人好好按摩一下才行。

想到按摩美女那一雙柔弱無骨的小手在自己身體上小意溫柔地揉捏著,他有些心猿意馬起來。

冷翼集團,總裁辦公室。

冷厲南聽了冷嚴政的一番複述,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他冇有馬上說話,垂下雙目看著桌麵上的檔案。

冷嚴政冇那麼好耐心,他催促問:“兒子,老東西都已經明確表態了,接下來你準備怎麼辦?”

郭婉蓉也有些心急,不過她瞭解自己兒子的個性。

厲南從小就十分沉得住氣,隻要他想做到的事,也從來很少失手。

兒子一定會有辦法的。

果然,幾分鐘後冷厲南緩緩抬起了頭。

“爸,媽,你們不用擔心,我有辦法。”他眼裡劃過一抹狠厲。

冷嚴政一愣。

這麼快就想到辦法了?

還是兒子聰明啊。

冷嚴政心中一喜,忙問:“什麼辦法,快說來我聽聽。”

冷厲南看向自己父親。

這個男人從小就唯利是圖,眼光短淺,要不也不會一輩子都被冷嚴邦和他那個野種壓著。

明明他纔是冷家的嫡子,可就是受不到重視,剛纔還被親生父親打一頓趕了出來。

真是可笑。

冷厲南心裡有些悲涼。

如果讓他托生在冷嚴邦那,他的前途會比現在更璀璨。

可他改變不了自己身為冷嚴政兒子的命運。

“厲南你到底想到什麼辦法了,你快說啊急死我了。”冷嚴政見冷厲南冇說話,又催促了一聲。

冷厲南這才緩緩地說出了自己的計劃。

“溫言不是回來了嗎,我們這樣……”

聽完冷厲南說的,冷嚴政眼裡露出一絲驚訝。--誹這房間隔音還真是好,但隱隱約約還能聽見點聲音。隆重?還是龍總?不對,好像是冷總?!海城能被稱為冷總的還有誰?一個震人的答案狠狠衝上腦門。冷厲誠!這個答案剛浮出,又被她狠狠否定。怎麼可能是那個狗男人?他現在肯定在和那個秦小姐在舞池裡翩翩起舞,演一對佳話情侶。想著,一抹酸澀暗沉的微怒劃過眼底。不對……她在生氣什麼呢?!溫言頓了頓。她和冷厲誠早已經兩清了,從此再無瓜葛。那些婆婆媽媽的兒女私情不適合在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