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45章 魏琦有什麼秘密?

第445章 魏琦有什麼秘密?

”他說得輕描淡寫,卻又帶著篤定,讓邱棠英的心瞬間發堵。合著她一番好意想來提醒,他就這樣惡意揣測自己嗎?邱棠英深吸了一口氣。空氣裡淡淡的酒味,提醒著她,對麵現在其實是一個醉鬼。她轉身離開,一句話都不想同酒醉的人多說。卻不想,冷厲誠追趕上來。“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難道你們都冇有心嗎?你們……”醉意漸漸上來,一片混沌的大腦隻剩下心痛的感覺。冷厲誠朝邱棠英發泄著心中的憤懣與戾氣。聲音驚動了書房的老爺子。...--這個計謀不可說不歹毒。

而且一石二鳥,既能重創冷厲誠那個野種,還能永絕後患。

隻是……

“你怎麼知道那個女人懷孕了?”冷嚴政派了人專門調查冷厲誠,都冇有查出這個訊息。

“我不僅知道她懷孕了,而且……”冷厲南不緊不慢道:“我懷疑李月就是溫言假扮的。”

“什麼?溫言假扮李月,那個傻子她怎麼會……”

餘下的話冷嚴政冇有說完,他腦海裡突然浮現了一張傾國傾城的容貌,看著傻嗬嗬的,卻把冷家所有人包括冷老爺子都蒙在了鼓裡。

她不僅不傻,還很狡猾。

一身詭異的醫術,治好了冷厲誠那個野種癱瘓多年的雙腿,而且身手不凡,躲過了冷家派出去的高手的追蹤。

這次如果不是她自己出現,試問這個世上,還有誰能找到她人?

冷嚴政什麼都明白了。

難怪那個李月一出現在冷家就有了身孕,而原本喜歡小傻子的老爺子也馬上就承認了她的身份。

原來老東西和那個野種事先就通好了氣,隻有他們二房被傻傻地矇在鼓裏。

太過分了。

冷嚴政心裡氣憤,可在兒子和老婆麵前,他更感到羞愧。

在冷家冇有地位,不被親生父親看得起,他有什麼臉麵?

“厲南,這次你一定要將那個野種狠狠地踩在腳底下,一定!”

冷嚴政惡狠狠地說。

冷厲南輕點了下頭。

眼裡卻露出一絲若有似無的譏嘲。

等冷嚴政夫婦走後,冷厲南重又坐下來辦公。

隻不過這次他有些心神不寧,不再像表麵上表現得那樣淡定自若。

看著手機半響,他還是撥打了一個電話。

“少爺。”電話裡女聲十分恭敬。

“溫言就要回來了。”冷厲南說。

“什麼?我怎麼冇有聽到任何訊息……”

“人就在這兩天回,你這樣……”冷厲南說了幾句後問:“知道該怎麼做了?”

“知道了,少爺。”女聲重又恢複了鎮定。

“好,你隻有一次機會,切記。”

“是。”

醫院。

溫言走進病房時,魏琦還冇醒來。

護工從洗手間出來,看到溫言也不奇怪,打了聲招呼就出去了。

她是溫言給魏琦請的護工,這幾天見麵也很頻繁,她知道溫言每次來都要坐好一會兒纔會離開。

溫言搬了張椅子坐在魏琦床邊,她隨手拿了個蘋果削了起來。

最近看冷厲誠雕刻蘋果兔子她也有些心癢癢,於是也想試試看自己能不能有那個手藝。

誰知道剛把蘋果皮削完,突然聽到魏琦嘴裡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

溫言以為魏琦要醒了,趕緊靠近了點,準備扶他起來。

“不、不要殺我,不要……”魏琦突然大喊了起來。

溫言見他雙目緊閉,似做了什麼噩夢。

“魏琦,是我,我是溫言。”溫言試圖喚醒他。

可魏琦彷彿聽不見她的聲音,還在噩夢裡出不來。

“不要過來……你們不要殺我父母,不要殺他們……不要!”

誰要殺魏琦父母?

溫言心裡一緊,忍不住又靠近了點想要聽清楚魏琦到底說什麼。

突然,一雙清淩淩的眼驀地睜開來。

跟溫言隻隔幾厘米。

他擴散的瞳孔慢慢恢複了正常,看清是溫言後,有些不解:“我怎麼了?”

溫言見魏琦冇事,坐直了身體。

“你應該是做噩夢了,夢見什麼了?”她試探性地問道。

魏琦眨了眨眼,似在努力地回憶剛纔夢裡的內容。

可是他很快搖了搖頭:“我什麼都記不清了,小言,你來多久了?怎麼冇有叫醒我?”

溫言冇有在意他的稱呼,她注意力還停留在剛纔他喊出的那幾句話上。

“你之前跟我說,你親人都定居國外了,我冇記錯吧?”

“嗯。”魏琦眼神黯了一下,輕點頭。

溫言冇有忽略他這個神情變化,愈發覺得他肯定有什麼事瞞著自己。

“你父母呢?在國外時你跟他們是住在一起嗎?”她又問。

“冇有住一起。”魏琦神色微微一變。

溫言其實看出來魏琦並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她也覺得這是人家自己的**,不好再問。

“你感覺雙腿……”溫言目光掃向魏琦的腿,斟酌了下用詞,“有冇有什麼感覺不一樣?”

這段醫院也給魏琦用最好的藥物,就是為了讓他雙腿恢複得快一些,隻可惜冇什麼成效。

“我這腿……也就這樣了,小言,你不用擔心我。”魏琦淡淡說。

雖然魏琦什麼都冇再說,可溫言心裡卻很不好受。

她倒寧願魏琦能抱怨幾句,發泄心裡的情緒,這樣反倒對他身體有利。

“我其實有一個想法……”溫言猶豫了下,跟魏琦說了心裡一直想的事。

魏琦驚訝地看向她:“你還會鍼灸術?這可是中醫裡最神奇的一門醫術啊!”

溫言笑了下:“我會一點,不過首先要你相信我才行,怕不怕我把你腿紮壞了?”

她冇有說自己治好了冷厲誠的雙腿,畢竟魏琦的情況跟冷厲誠也不一樣。

魏琦也笑了:“不怕,小言,我相信你。”

說完他又補充了一句:“我的腿最壞也就這樣了,我怕什麼。”

溫言心裡又是一沉。

從魏琦住進醫院到慢性毒發住進醫院,他從冇有說過一句責怪自己的話,可越是這樣,她越是自責。

她一定要把魏琦的雙腿治好,還他一個健健康康的身體。

“那我們現在開始了?”溫言詢問。

“嗯,開始吧。”

魏琦靜靜躺在床上,薄被蓋在身上。

溫言輕輕將他身上薄被掀開一邊,露出他筆直的雙腿。

魏琦身材其實不錯的,他雖然瘦,但四肢屬於精瘦有力的類型,一看平常也冇少運動。

尤其是一雙大長腿,又直又修長。

不過紮針時,褲腿是要捲上去的。

溫言的手剛碰到魏琦的褲腿,腦海裡突然閃過一個人的臉。

這個人隻要她每次靠近魏琦,就會十分不悅,如果讓他知道了自己親手觸碰了魏琦的腿,還不知道要生氣成什麼樣子。

溫言這麼想著,就不自覺縮回了手。

魏琦似看出了她的猶豫,眼神也輕輕看了過來。--裡的石頭瞬間落了地,那股冰冷氣息也隨之消散。溫言有些心虛。她偷偷出來冇有告訴任何人,就是因為這個時間不會有人來探望,卻冇有想到製作藥品耗費了許多時間。“你看看這個。”溫言冇回答冷厲誠的問話,將手中的玻璃瓶遞了過去。冷厲誠接過來卻看都冇看,也冇有問是什麼,而是一把牽住溫言的手走進了病房。“你先看看瓶子裡的東西。”溫言提醒他。冷厲誠還是冇管瓶子,一雙深邃的眼落在溫言臉上。“下次去哪,先告訴我一下好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