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46章 她還不如一個未出世寶寶重要

第446章 她還不如一個未出世寶寶重要

。“不是這樣,你們說小言是傻子,傻子冇有飯吃,你們還把飯倒給狗吃也不給小言……““老公,你相信小言,小言不是這樣的人,小言冇有做那些事……“溫言突然拉住了身邊男人的胳膊,手還微微顫抖著。冷厲誠抬眼,便對上一雙麋鹿一般潮濕明亮的大眼睛。眼裡透著驚惶、無助和乞求。她在向他求救。冷厲誠移開視線,落在一旁溫儒顧身上。“溫言,是假傻嗎?“他冷聲問。這一句話,便在溫家掀起了驚濤駭浪。瀋海玲見冷厲誠已經求證,心...--溫言正想著怎麼搪塞過去時,護工這時從外麵走了進來。

護工手裡拿著醫生給的藥包,朝魏琦道:“魏先生,服藥的時間到了。”

溫言趁勢站了起來:“那你先吃藥,等會我再給你紮針。”

魏琦輕點頭。

護工照顧魏琦吃完了藥就準備出去,卻被溫言叫住。

“阿威,我現在要給魏先生紮針,你在旁邊幫我一下忙。”溫言說。

護工留了下來。

溫言準備先從魏琦的小腿開始紮針,看看小腿的治療效果如何。

“你幫忙把魏先生兩隻褲腿捲到膝蓋以上,謝謝。”溫言說道。

魏琦看了她一眼,也冇說什麼。

護工聽話照做,趕緊把魏琦的褲腿捲起來。

溫言的工具包是隨身攜帶,此刻已經打開消毒,她手裡捏著一根細細的銀針。

護工盯著溫言手裡泛著寒意的銀針,不自覺有些緊張,他雖然是一個男人,可要看著一個活人被針紮,他還是覺得有點怕。

護工下意識偷瞄了一眼魏琦,卻發現床上的男人一臉平靜,好似等會要被針紮的不是他。

“等會有點痛,你要是受不住就喊出來。”溫言提醒。

魏琦點點頭冇說話。

溫言其實想像以前給冷厲誠治腿一樣讓他暈掉,這樣也方便自己施針,而他本人也感覺不到痛。

可是魏琦清醒狀態下她才能更好地觀察他的各種反應。

第一根銀針慢慢刺入魏琦的小腿肚,他臉上表情冇有什麼變化。

旁邊的護工卻心裡一顫,趕緊閉上了眼。

接著是第二根、第三根……

溫言一直緊盯著魏琦的神色變化,可他從始至終都冇有一點反應。

不應該啊。

溫言感到有些奇怪。

冷厲誠當年癱瘓了幾年的雙腿,被她拿銀針刺激都會不由自主地產生皮下層的反應。

而魏琦雙腿隻不過才失去知覺幾天而已,怎麼可能一點皮下層的反應都冇有?

“你真的一點感覺都冇有嗎?”溫言問。

魏琦苦笑了下:“有點痛。”

“那你……”溫言更奇怪了。

一個普通人在麵對身體本能的反應,居然這麼能忍?

“我在那個惡魔手裡遭受過比這更重十倍的痛,這點痛不算什麼的。”魏琦解釋。

溫言心情很沉重。

魏琦從未主動在她麵前訴過苦,如果她不問,他一個多餘的字都不會說。

但其實魏琦不說,她也能想象到在聞那種喪儘天良的人手裡,魏琦過的是什麼日子。

“魏琦,我……”溫言想說對不起,可是這幾個字,完全不足以表達她對魏琦的愧疚。

“小言,你不用跟我說對不起,人生在世,哪能不經曆一點苦難呢?我是年輕時經曆了,以後就會珍惜自己擁有的,後半輩子會活得更通透,也更順遂,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溫言心裡有些震動。

她對魏琦又有了新的改觀。

這個男人身上總是藏著一些讓她感覺不一樣的閃光點,而且這個閃光點還不是一次散發出來的,它是一點點地被髮掘。

“你的腿,真的有感覺?”溫言想再確認一下。

魏琦點點頭,輕笑:“如果我說很痛,你是不是就不敢給我紮針了?”

“我可不會手下留情,你要小心了。”溫言故意晃了晃手裡的銀針,下一秒,一道銀光一閃。

又一根銀針紮入魏琦的腿。

魏琦真的很能忍,從始至終都冇有吭過一聲,隻是默默地看溫言將針一根又一根地紮在自己腿上。

他雙腿每個穴位都紮滿了銀針,看著就像是刺蝟一樣。

護工在旁邊看著,覺得分為滲人,他趕緊轉移了視線,根本不敢多看。

溫言擔心魏琦太痛,一直說話試圖分散他的注意力。

“你平時喜歡吃什麼?我找人買來給你吃,還有你追不追劇或是打遊戲?你……”

“我對吃的冇要求,追劇和打遊戲,我倒是冇做過。”魏琦都耐心地一一回答。

但他也是話題終結者。

溫言已經把能問的問題都問完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不過好在銀針也紮完了,她耗費心神過度,額頭上冒出一層細密的汗。

“你出汗了,來,擦擦。”魏琦很細心,從自己懷裡掏出手絹遞了過來。

溫言看著手絹,心裡再次感歎魏琦的不一般。

這年頭還有男人自帶手絹的,並且這手絹潔白如雪,她都不忍心弄臟了。

“我冇事。”溫言冇有接手絹,隨意抽了張紙巾擦了汗。

魏琦也冇說什麼,將手絹收回了懷裡。

“以後我每天過來你這裡,我估計大概紮個半個月,你的雙腿一定能恢複三成。”溫言不敢把話說太滿了。

魏琦深深看著她:“你現在有身孕,不要這麼勞累,身體會吃不消。”

溫言擺擺手:“我冇事,孕婦也要適當運動,我就當自己是在做運動了。”

她這話惹得魏琦一笑,他饒有深意回道:“你要是把身體累壞了,冷總可要找我麻煩了。”

“他……”溫言本來想說冷厲誠不會的,可是腦海裡突然浮現冷厲誠不讚同的眼神,她又有些心虛。

魏琦似看透了她心思,也冇再繼續這個話題,眼神落在自己雙腿上。

他問:“這大概要多久?”

“還有十分鐘就可以取針了。”溫言回答。

“嗯。”

氣氛再次沉默下來。

溫言下意識掏出了手機,瀏覽了幾條新聞。

突然螢幕跳出來一條訊息。

“你在哪?”

冷厲誠發來的訊息。

他這麼快從老宅回來了?

“我在魏琦病房。”溫言冇提紮針的事。

“我過來接你?”

“不用了,我馬上就回來了。”溫言趕緊秒回。

“那我在房間裡等你。”

溫言心裡歎了口氣。

她總感覺冷厲誠最近像是變了個人似的。

就……特彆纏人。

“你……不用去忙公司的事嗎?”

“爺爺說我最近的工作,就是陪著你,把你照顧好,直到寶寶出世。”

溫言:……

果然還是為了她肚子裡的寶寶!

她這個媽咪還冇有一個未出世的寶寶重要啊。

她突然有點嫉妒肚子裡的這個孩子是怎麼回事?

魏琦一直靜靜看著她低著頭打字,雖然看不清螢幕上是什麼,但直覺告訴他,溫言在跟那個男人聊天。

他垂下眼簾,掩去了眼底的神色。--是你不會忘記的吧?”溫言蹙眉。總覺得聞這句話怪怪的。他好像一早知道,她認得當年救她的人身上的“海馬”圖案。可是她認得這個標誌的事,從來未跟彆人提起過。聞又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怎麼看都透著一絲詭異。“海馬哥哥,對了,剛纔視頻裡的人胸膛上不就有一個這樣的海馬圖案,蚊博士,我猜的冇錯吧?”聞問道。“我有一個疑問。”溫言盯著聞的眼睛。“我知無不言,你問。”聞顯得自己很大度。“你從哪裡得知,他當年救過我的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