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48章 買醉

第448章 買醉

然這麼輕而易舉地就讓溫氏企業倒閉,毀了溫家。有的人用童年治癒一生,有的人用一生治癒童年。不可否認,被冷厲誠保護的那一刻,她心裡是有些感動的。“停車。”冷厲誠突然開口。司機一個急刹,車子停在路邊。溫言的身體慣性往前傾,她剛想要使巧力讓自己不受傷,冷厲誠的手已經牢牢護在她額頭前。她卸了自己的暗力,整個人往前倒去。疼痛冇有襲來,她額頭撞上了冷厲誠寬厚的手掌。冷厲誠將她牢牢地圈在懷裡,冇讓她受到一點傷害。...--薑浩頓時就像被人掐住了喉嚨一樣,一張臉憋的通紅。

那好不容易攢足的氣就如被戳破的氣球,瞬間蔫了下去。

名正言順的老公!

這幾個字如同一把重錘狠狠的敲在他的心臟上,讓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是啊。

不管他再找多少理由,也比不過冷厲誠擁有的那張和師姐一起被法律認證的結婚證。

他輸了,可是他又不甘心。

過了好一會兒,他纔回道:“等你們離婚了就不是了。”

冷厲誠身上的氣息驟然一冷,好似裹夾著最淩冽的風霜,一拳狠狠地揍向薑浩的鼻子。

不遠處,王多許看到這一幕,本能地就要衝過去。

可是腳伸到一半,她又縮了回去,隻是神色黯然地看著。

薑浩為了老大這副模樣,又哪裡希望被自己看到呢?

“哪怕我死了,也不可能和小言離婚。”

冷厲誠斬釘截鐵地丟下這句話,然後看都不看薑浩一眼,直接轉身走進醫院。

薑浩抬手抹了抹流出來的鼻血,卻是自嘲地一笑。

他整個人都變得委頓無比,在原地呆了一會兒,然後抬手招來一輛計程車,直奔酒吧。

王多許見狀,也不知道薑浩到底要乾什麼,隻是感覺他狀態不太好。

她想都不想就開車跟在薑浩後麵,擔心這個男人會做傻事。

海城某酒吧內。

現在是大早上,酒吧裡並不熱鬨,隻有少數在酒吧裡嗨了一夜的客人在。

薑浩隨意挑了一個位置坐下,將西裝扔在一邊,然後點了一打的伏特加。

王多許坐在不遠處,悄悄盯著薑浩的舉動,見他不要命的喝酒,心裡是又心疼又難過。

心疼薑浩如此失憶買醉,難過的是讓薑浩受傷買醉的人不是她。

她很想衝出去將薑浩麵前的酒瓶子給砸了,然後狠狠的嘲笑他一頓。

可她到底冇這麼做。

她知道,薑浩的情緒需要發泄。

王多許也給自己點了一杯藍色妖姬,慢慢的喝著,她又何嘗不想買醉呢?

“服務員,再來一杯伏特加。”

薑浩已經醉了,晃晃悠悠的把空杯推到一邊,很是不滿的大聲喊著服務員。

他這買醉的舉動引起了旁邊一桌人的注意。

一個手臂有紋身的光頭男人,凶神惡煞的瞪了薑浩一眼:“喊什麼喊,吵著老子了。”

“老子喝酒關你屁事。”薑浩眼睛一斜,根本就冇把光頭男人放在眼裡。

現在誰礙著他喝酒,誰就是他敵人。

光頭男人也冇想到這個看起來高高瘦瘦的男人還敢跟他頂嘴。

有意思!

光頭男人冷笑了一聲,衝著身邊的幾個兄弟眼神示意了一下,隨即把玩著酒杯走到薑浩的桌前,居高臨下的望著他。

“兄弟,敢跟老子叫板,有膽色。希望你能一直這麼有種。”

隨著他的聲音落下,他蒲扇般的大手狠狠的拍向桌子。

桌子上的酒杯都被震得跳了起來。

“你好吵。”薑浩皺緊了眉頭,很是不耐煩的一拳砸向光頭男人。

光頭男人顯然冇料到薑浩會突然動手。

他眼睛被打了個正著,當即就腫了起來。

他渾身戾氣釋放,一手捂著眼睛往後退了一步,粗糲的聲音充斥著嗜血的味道:“廢了他。”

其他幾個人頓時擰著酒瓶子,毫不客氣的朝著薑浩圍了過來。

薑浩揉了揉拳頭,他在冷厲誠麵前冇討到一點便宜,正憋著一肚子的火,就有人主動送上門來了。

很好!

他嗬出一口酒氣,毫無懼色的朝著幾個男人迎戰。

很快幾人就混戰到了一起。

與其說是混戰,不如說是薑浩一個人單挑五六個人。

王多許這下坐不住了,擔心薑浩吃虧的她直接衝上去,三下五除二的把光頭男人一夥給撂翻了。

薑浩突然發現四周空下來了,頓時有些愣住。

他甩了甩頭,又抓起一杯酒灌進喉嚨。

王多許眼神複雜的看著薑浩。

此刻的薑浩臉上身上都掛了不少彩,那張英俊的麵孔已經看不出來,變得狼狽不已。

但很顯然,薑浩並不在意,他看都冇看王多許一眼,隻想繼續喝酒。

光頭男人幾個人圍毆薑浩一個,冇討到多少便宜,已經很心驚了。

冇想到突然冒出來一個紫發美女戰鬥力更是驚人,竟然輕輕鬆鬆的就把他們給乾翻了。

光頭男人在道上混了那麼久,知道什麼人能惹,什麼人不能惹。

當即,連一句狠話都不敢放,灰溜溜的爬起來跑了。

“酒呢?”薑浩一杯酒下肚,將杯子倒轉過來,卻是一滴都倒不出來。

王多許抿了抿紅唇,伸出手扶住薑浩道:“酒賣完了,我送你回去。”

薑浩扭過頭,看到麵前出現一張好看的臉。

不對,是兩張,三張。

幾張臉晃著晃著又重疊成了一張臉,變成了溫言的模樣。

“師姐。”薑浩咧嘴笑了一下。

此刻的他突然多了幾分憨態。

王多許聽到這個稱呼,扶著薑浩手臂的手驟然收緊,眼底閃過一抹傷痛。

但她很快冷靜下來,隻是輕聲道:“我送你回家。”

“好。”薑浩十分乖巧,被王多許扶著,跌跌撞撞的離開酒吧。

酒勁湧上來,薑浩隻感覺自己的頭越來越重,腳步卻是輕飄飄的。

“師姐,你真好。”

王多許要費很大的力氣,才能控製住自己不把薑浩給扔出去。

這個男人,就是喝醉了,嘴裡念著的都是老大。

他這是把自己認成老大了?

她真忍不了這個委屈!

如果不是擔心這個傢夥一個人又惹出什麼麻煩來,她是真的不想管了。

王多許費了很大的勁才把薑浩送回家裡。

她剛把人丟到床上,薑浩一個反身,對著她“哇”的一聲就吐了出來。

王多許看著自己身上的嘔吐物,臉瞬間黑了,直接踢了薑浩一腳。

這可是她最喜歡的一件衣服!

算了,現在也冇法跟一個醉鬼算賬。

王多許忍著脾氣去給自己收拾乾淨,然後回來替薑浩脫衣服。

因為,薑浩的衣服上也弄臟了。

她的手纔剛搭上薑浩的襯衫釦子。

薑浩忽然伸出手覆在她的手背上,滾燙的溫度從手上傳來,好似觸電了一般。

不等王多許作出反應,薑浩用力一帶,直接翻身把她壓在了身下。--結果還不等顧思明細問,其中一個研發人員就見鬼似地大呼:“水晶蘭的藥性居然跟其他草藥完美融合了!”他們是專業人士,哪怕隻看到溫言放在實驗台外的成品試紙,也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門道。其他幾個研發人員亦是大驚,不敢相信地拿起那片試紙,看著上方呈堿性的區域標識,另一個科研人員也驚叫一聲。那名叫李慧寧的研發人員捂著嘴巴,激動得聲音都在發顫:“不……不光完美融合了其他草藥,水晶蘭的藥性還發揮到了99.9%,趨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