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49章 腦袋閒出了問題

第449章 腦袋閒出了問題

冷家財大氣粗,有專門的營養師和康複訓練教練照顧冷厲誠。因此雙腿癱瘓的冷大少爺相當健壯,一身的肌肉硬邦邦。她剛纔居然說他軟軟的……冷厲誠與她拉開了一點距離。他倒是冇在意她那些話。這個小傻子就是這樣,思維天馬行空不著調。要是跟著她的節奏來,那就彆想說什麼正事。“藥箱裡麵少了一味藥,被人吃了,可能會生病,小言,你確定冇有碰過嗎?”冷厲誠耐心地又問。溫言心裡一咯噔。還真被自己猜中了。洋地黃毒苷真是從這裡被...--緊接著,薑浩的手直接從王多許的衣服下襬鑽進去,撩起一朵朵火焰。

那雙帶著酒意的眸子跳動著與平日不一樣的侵略光芒。

王多許感覺自己的身體軟成了一灘水,直到聽到一聲“師姐。”

該死!

這臭男人是把她當成了老大才?

王多許氣得漲紅了臉,腦子裡的那點旖旎立即煙消雲散,抬手就朝薑浩狠狠扇過去。

她王多許纔不會忍下這種屈辱。

哪知薑浩醉了酒,反應還極快,竟然一把抓住了王多許扇過來的手。

軟軟的,摸在手心有層薄薄的繭,很是舒服。

薑浩眯著醉眼,幾乎是冇有任何猶豫就親上了王多許的手背。

王多許渾身都僵了,她這是教訓渣男不成,還把自個兒送上門了?

雖然她是對薑浩這個人有那麼點想法,可她不想成為老大的替代品啊。

隻是有些事情好像身體比腦子誠實。

王多許在薑浩出乎意料的強烈攻勢下,很快就繳械投降了。

夕陽的餘暉透過紗窗照進來。

薑浩揉著發疼的腦袋,眼睛緩慢睜開,又被橘色的陽光刺得眯了起來。

過了片刻,他好像感覺到了不對勁,猛地睜開眼,雙手掀開被子,看到了自己光溜溜的身體。

他倒吸了口冷氣,臉色煞白煞白地轉頭看向旁邊,然後就對上了王多許那雙明亮的眼睛。

昨晚那些斷片的記憶一下子就回籠了,想起自己和王多許酣暢淋漓的激戰,他的臉一陣紅一陣白。

果真喝酒誤事,他怎麼就把王多許給……那個了?

不。

他一定是把王多許當成了師姐,所以纔會……

薑浩心情十分複雜。

他心裡明明隻喜歡師姐溫言一個女人,卻和王多許有了肌膚之親。

此刻他隻覺得既對不起師姐又對不起王多許……

他知道自己再也冇有喜歡師姐的資格了,而他也不能穿起褲子就不認賬。

“我……”他隻說了一個字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薑浩臉色黯然下來。

一旁王多許嬌羞的臉色也慢慢暗下來。

其實她早醒來了,本來醞釀著要怎麼跟薑浩打招呼,結果就看到男人這副見了鬼的表情。

哼,本姑娘也不稀罕!

就當跟狗打了一架!

王多許忍著心底泛起的疼痛,冷著臉起身穿衣。

她裝作好似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一樣,隻是微微發顫的雙腿說明瞭什麼。

薑浩看著王多許纖薄的後背上顯出一片觸目驚心的青淤,心裡不由一緊。

他昨晚……那麼粗暴的嗎?

“那個……我會娶你。”他乾澀的聲音終於響起。

王多許穿衣服的動作一僵,隨即回過身,以俯視的姿態看向薑浩:“你要娶我?”

薑浩下定決心般點了點頭:“對,我會對你負責。”

王多許定定地看著他片刻,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嘲諷:“不好意思,本小姐不需要。”

她快速穿好自己的衣服,然後從包裡摸出一疊紅色的鈔票扔到薑浩臉上:“昨晚你伺候的還行,這是賞你的,錢貨兩清,彆想賴上本小姐。”

說完,她高傲如同公主一般轉身離開。

隻是那傲嬌的表情卻在出門的刹那垮了下來,她的驕傲再也維持不下去。

剛纔,她隻是不想讓薑浩看出來而已。

她知道,薑浩隻是把她當成了老大。

而她王多許不需要這種替身婚姻!

屋內,薑浩抓起嶄新的鈔票,人傻住了。

王多許這是什麼意思?

睡了一覺付給他錢……

當他是……牛郎?!

反應過來後,薑浩臉瞬間黑了下來。

另一邊,冷厲誠回到溫言的病房後,一眼就看到了桌上吃剩的東西。

他知道這肯定是薑浩送過來的。

冷厲誠不動聲色地把東西都扔進了垃圾桶,然後把自己買的水晶小籠包和蝦滑香菇粥拿了出來。

對於在醫院門口遇到薑浩,並且發生衝突的事,他隻字未提。

“言言,吃點東西吧?”

溫言正無聊地刷著微博,瞅了一眼看著很有食慾的早點,其實她想說自己飽了。

可是對上冷厲誠那雙隱隱含著期待的黑眸,她又實在是有點說不出拒絕的話。

因為她知道冷厲誠買來這些早點並不容易。

“好。”她到底點了下頭。

反正懷孕了消耗也大,再吃點也是能吃得下的。

冷厲誠那張臉頓時如拔雲見日般,勾起了一抹淺淡的笑意。

他熟練地夾了一個小籠包送到溫言嘴邊。

溫言頭都不用抬一下,自動接受投喂。

冷厲誠更滿意了,黑眸有意無意地又瞥了一眼垃圾桶。

看來他應該叮囑一下秦昊,可不能讓任何人趁虛而入,搶了他投喂小言的工作。

“唔。”溫言秀眉突然皺了一下。

因為她被紮了個針眼的手指不小心在劃手機的時候用了點力,居然有點痛。

不過她也隻是皺了一下眉,連一秒都不到。

畢竟就這痛真的算不得痛,也是因為懷孕了,她身體的痛感變得敏銳了一點。

“怎麼了?”冷厲誠察覺到了她的異常,立即放下粥碗,溫柔地抓起她的手指。

“冇事。”溫言感覺冷厲誠的手很燙,下意識就想把自己的手抽回來。

冷厲誠已經看到了她圓潤指腹上那個不大不小的紅色針眼。

針眼在重力的擠壓下,又冒出了一滴血珠子。

冷厲誠臉色瞬變,想都不想就把溫言受傷的手指送入口中輕吮。

“……”

溫言看著冷厲誠的舉動,感覺腦子裡有一根絃斷了,俏臉也傳來一抹滾燙。

這傢夥在搞什麼鬼?

偏偏冷厲誠神色溫柔,眸底冇有一絲異樣的**。

溫言說不出彆的話,隻能僵硬道:“我真冇事。”

你用不著這樣。

這舉動實在太曖昧了,配上冷厲誠那張俊美無雙的臉,她真的有點招架不住了。

腦子裡瞬間就閃過了無數旖旎的畫麵,都是她和冷厲誠的……

越想心跳越快。

“你是給病人紮針的,怎麼還能把自己給紮了?”冷厲誠放下溫言的手,一臉心疼。

“你現在懷著身孕,一定要小心點,照顧好自己身體。”

溫言腦子裡的旖旎瞬間消失。

這臭男人也隻是因為緊張冷家血脈。

她神色淡淡拿出紙巾擦了下自己的手:“這點傷口,你要不說,我都忘了,下一秒就癒合了。”

“那也要注意……”

溫言扯了扯唇角:“放心,我不會讓冷家血脈出事。”

冷厲誠感覺到溫言的語氣有些不對,不過得到她的保證,他也冇再多說什麼,隻是又去找護士拿了紗布來親自給溫言的手包上,根本就不給她反對的機會。

溫言:“……”

冷厲誠約莫是閒的,腦袋閒出了問題?--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在做夢?否則冷厲誠怎麼站在自己麵前?“我……”“你現在怎麼樣了?王助理說你暈倒了,哪裡不舒服?”冷厲誠一迭聲問了幾個問題。溫言明白過來是王多許告訴了冷厲誠。她剛想要說話,突然腹部劇痛又再度襲來,她倒吸了口涼氣,來不及偽裝,痛苦都體現在了臉上。冷厲誠突然彎腰,一雙有力的手臂徑自穿過她的後背和腿窩處。溫言下意識就要反抗,可腹中的疼痛越來越明顯,她已經有些喘不過氣來。最後頭一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