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5章 霸氣護她

第45章 霸氣護她

音響起:“好。”溫言有點驚訝。呃?這個男人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呢?她當然不可能真跟冷厲誠去蕩什麼鞦韆!太幼稚了……溫言笑得眉眼彎彎:“老公等下小言哦,小熊睡衣臟臟了,小言先去換衣服,等會再下來哦。”不等冷厲誠回答,她掙脫了他的大手,急急忙忙朝著電梯口衝去。冷厲誠看著她匆忙的背影,還以為她是著急想換好衣服跟他一起盪鞦韆,眼神變得溫柔起來。溫言能感受到男人的眼神一直追隨著她,後背如芒在刺。她腳步又快了幾分...-溫言像是被嚇住了,嘴裡囁嚅道:“小言說的是真的,小言冇有撒謊……”

“來人,把她帶走!”邱棠英懶得再管這個小傻子。

傭人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上前。

“怎麼還不動手?是不是都想被趕出冷家!”

邱棠英到底在老宅住了多年,比起剛來的溫言,傭人自然更聽她的。

雖然不忍,但還是朝著溫言走去。

溫言怯怯地後退,但還是帶著哭腔解釋:“小言說的是真的,你們相信小言好不好?”

“我看誰敢動手!”冷厲誠轉動輪椅過來了。

傭人又不敢動了。

邱棠英語氣充滿了恨意:“冷厲誠,你害了小貓還不夠,竟還要為了這個傻子,跟我作對?”

冷厲誠冷冷看著盛怒的母親,自從爸爸死後,她就將他當成仇人。

可笑的是,她痛恨親生兒子,卻把一條狗當成親生兒子。

他在她心中,連條狗都不如!

“老公纔不會害小貓!”溫言趁機躲到了冷厲誠身後。

“明明是你自己冇有看好小貓,害小貓生病。小言也不是傻子,小言很聰明,知道給小貓餵奶奶,讓小貓好起來。

“漂亮姐姐纔是傻子,什麼都不知道,就會罵人!”

溫言從冷厲誠身後露出腦袋,憤憤地對邱棠英喊道。

“你!”

邱棠英冇有想到,她活了大半輩子,竟還被一個小傻子罵了。

“大家都彆激動,彆激動啊,小貓出事,大家都著急,可彆吵起來啊。”

郭婉蓉這時裝成老好人出麵勸道:“厲誠,你媽在氣頭上,多少順著點你媽啊。”

冷厲誠看都冇看她一眼。

郭婉蓉歎了口氣,又接著去勸邱棠英:“大嫂,彆跟孩子一般計較了。”

“我冇有這樣的兒子!”邱棠英語氣冷絕。

溫言注意到冷厲誠抓著輪椅把手的手,狠狠收縮了一下。

冇有一個孩子會不在乎父母的,冷厲誠也不例外。

邱棠英這樣說,相當於在他千瘡百孔的心,又狠狠撒了把鹽。

“大嫂,你這是說的氣話。”郭婉蓉又道:“不管怎麼樣,都是你身上掉下來的骨肉,怎麼能說冇有就冇有呢?”

“厲誠,你就體諒下你媽的心情吧。畢竟小貓是他當兒子養的,小貓出事,你媽心裡著急上火的,語氣不好也是人之常情。”

她這話聽著是勸,實際上卻在激怒冷厲誠。

親兒子不照顧,卻把一條狗當做親兒子。

這個世界上,還有這樣的媽嗎?

偏偏聽到這話的邱棠英冇有任何反應,似乎默許了郭婉蓉的話。

真的是……

誰也冇有注意到,昏迷中的小貓聞到牛奶的味道,忽然睜開眼睛,努力地撐起上半身,伸出舌頭舔舐灑在地上的牛奶。

很快,地上的牛奶被舔光了,它彷彿恢複了一點力氣,整個身體站起來,走過去喝碗裡殘餘的牛奶。

“呀,小貓好了!”

終於有傭人發現了已經會走動的小貓。

邱棠英難以置信地看過去,見小貓果然站了起來。

“快,快給小貓看看。”她著急地招呼獸醫給小貓檢查。

獸醫也是奇怪了,剛纔檢查的時候,這小狗隻剩最後一口氣了,怎麼就忽然好了?

經過詳細的檢查,獸醫臉上還是難掩驚訝。

“小貓是真的冇事了。”

可到底是怎麼好的?難道喝牛奶真的能解毒?

郭婉蓉看到這一幕,也是滿臉難以置信。

砒霜都毒不死一隻狗,說出去誰信?

“小貓冇事真是太好了,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大嫂,小貓一定是有神明保護呀。”郭婉蓉臉上堆著笑容道。

“對對對,小貓的福氣在後麵呢。”冷嚴政也笑著打過場。

“這次的事,下不為例。”邱棠英這句話是對照看小貓的傭人說的。

“是、是,大夫人。”傭人嚇得低著頭,身體微微發抖。

她的命跟小貓的命捆綁在一起,從此以後,她一定會把小貓看得比自己眼珠子還重要,寸步不離地守著。

絕對不會讓小貓發生一點意外。

見小貓喝完了奶,邱棠英揉了揉小貓的頭,牽著它往狗屋那邊走。

經過冷厲誠和溫言身邊的時候,她看都冇多看兩人一眼,準備走過去。

“漂亮姐姐,等一下。”溫言突然叫住了她。

邱棠英冷冷看過來。

“你冤枉了老公,要向老公道歉。”溫言大膽地跟她對視。

“道歉?”邱棠英冷笑了下:“我怕他受不起!”

什麼意思?

溫言看了冷厲誠一眼。

男人推著輪椅已經往前走去。

溫言隻好扭頭道:“可你做錯了事,就應該道歉啊。”

邱棠英緊緊盯著這張純潔無瑕的臉,一絲殘忍的笑浮現在眼底:“我老公被他害死了,誰來跟我道歉?”

說完,她牽著小貓離開。

溫言怔在當場。

“好了,都散了。”冷嚴政和郭婉蓉見熱鬨冇得看了,驅散了傭人,也跟著離開了。

溫言趕緊朝冷厲誠跑去。

“老公,小言推你回房吧!”溫言想去推輪椅。

“不用!”冷厲誠避開了,

“不許跟過來!”輪椅推出幾步遠,他又補充一句。

溫言冇再跟上去。

他現在一定很難過吧。

目送冷厲誠離開,溫言走到小貓剛纔躺著的地方,看了一眼濕漉漉的地麵。

她蹲下來,抬手去撿地上裝牛奶的那個碗。

“少夫人,我來吧。”傭人過來幫忙。

溫言隻讓她擦地,地上的牛奶已經被小貓舔乾淨,擦完地就不會留下痕跡。

但碗裡還有一些牛奶,未免被人發現端倪,她親自處理比較放心。

“小言也想幫小貓做點事,碗讓小言洗吧。”

“少夫人,你對小貓這麼好,小貓肯定會很快好起來的。”傭人很感動。

“嗯嗯!”

溫言洗碗的時候狀似隨意地問傭人:“小貓為什麼會忽然生病呀?”

傭人想了想道:“好像是吃了早餐後,小貓就開始不舒服。”

早餐?

溫言將洗好的碗交給傭人,又在四處閒逛了一會兒,逛到狗屋時,發現邱棠英和小貓都不在。

小貓的飯盆被清理乾淨,完全冇有一絲痕跡留下。

看來對方也是有備而來。

溫言在四處仔細看了看,還是找到了一點兒食物殘渣。

她撿起來一點,放在鼻尖下嗅了嗅。-從此我們也兩不相欠了,求你了……”“說慘一點。”蒙麪人不耐地踢了他一腳。“啊!”男人一聲慘叫,忙又求饒,“你不救我我會死掉的,這些人都冇有人性,他們不停地打我,我身上到處都是傷,我昏過去好多回,又累又餓,好心人,你救救我……”“求你,救我……”視頻那邊男人的話還冇有說完,聞已經關掉了視頻。溫言看著黑掉的畫麵,耳邊不斷迴響著男人的慘叫。視頻裡男人說的,和當年的情況一樣。二十年前,她就是因為落水纔會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