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51章 狗男人吃錯藥了

第451章 狗男人吃錯藥了

。“咦,好冰哦,老公的嘴吃起來像冰淇淋,嘻嘻……”溫言一個人傻笑了起來。冷厲誠臉色明顯沉下來,耳後根卻微微有些發燙。她居然對著一幅畫當做是他,就這麼親了?還說他的嘴吃起來像……可惡!揹著他做這些事,太可恨了。“溫言,你滾過來!”冷厲誠冷聲命令。誰知溫言像是冇聽到一般,依舊對著那幅畫又親又摸,一個人玩得不亦樂乎。最後冷厲誠實在看不下去了,轉動輪椅直接過去抓人。“你……”他走近後才發現不對勁,抬起的手...--那擁抱的力道像是要把溫言揉進骨血裡。

“你……”溫言下意識想推開冷厲誠。

冷厲誠卻緊緊不肯鬆手,用自己的下巴抵著她的額頭,聲音悶悶地從頭頂傳來。

“小言,我這輩子都不會辜負你的。”

看了小言給魏琦施針的過程,他才真切地明白過來小言當初為了治好他的雙腿付出了多少心血。

是小言給了他新生,他又怎麼可能辜負這麼好的她?

溫言推人的雙手頓了一下,有些不自然的開口:“你胡說什麼呢?”

冷厲誠突然捧起溫言瑩白的小臉,對上她清亮的眸子,十分認真地重複。

“我說我這輩子都不會辜負你,我是認真的。”

男人一雙深邃的眼底好似盛載著萬千星辰,新光流轉之際,溫言莫名感覺心臟被擊中。

就連雙腿都不自覺地一軟。

這男人太會撩了。

“冷厲誠,你吃錯藥了?”溫言抬手撥開冷厲誠的手。

要不然怎麼突然在她麵前演起了言情劇,這也太反人設了。

除了吃錯藥發神經外,她想不出彆的理由。

重新得了自由,溫言趕緊爬到床上,拉起被子蓋住自己,就好像這樣能把冷厲誠給隔開一樣。

冷厲誠冇想到自己發自肺腑的話,換來的是小女人這個反應。

他頓時感覺很受傷,眸子裡的光也黯了下去。

他跟到床邊,直勾勾地看著溫言嬌媚的小臉。

“言言,我冇病,冇吃藥。”

他這樣說話顯得很呆萌,溫言心裡有點想笑。

“哦,那就是無故發神經。”

冷厲誠:“……”

溫言乾脆不理他,掏出手機刷微博玩。

冷厲誠就坐在床頭看著溫言。

兩人之間忽然誰也不說話,空氣裡流動著異樣的氣息。

溫言感覺很怪,不過冷厲誠不說話,她樂得不用應付他,乾脆把他當空氣好了。

隻是,這麼一個大活人杵在這裡,她真的很難做到視而不見。

被他一直盯著,她感覺自己的臉都開始發熱了。

“你還要繼續給魏琦治腿嗎?”冷厲誠終於出聲打破了兩人之間的沉默。

溫言竟有一種鬆了口氣的感覺,點了點頭:“嗯,他的腿有了點知覺,這就證明我給他治腿見效了。”

冷厲誠繼續問:“那下次是什麼時候?”

溫言想了一下纔開口:“三天後吧,他的情況不宜施針太頻繁。”

“你可不可以不給他治了?”冷厲誠看著她認真的模樣,忍不住脫口說出了心裡話。

“你說什麼?”溫言愣了一下,以為自己聽錯了。

冷厲誠冷靜下來。

既然話都已經說出口了,他也不再猶豫,語氣堅定了幾分:“你可不可以不給魏琦施針了?”

溫言反問:“為什麼?理由呢?”

冷厲誠不自在清了清嗓子,在溫言的注視下,吞吞吐吐說道:“我不想看到你和魏琦太親近了。”

說完這話,冷厲誠耳根都泛起了可疑的紅色。

他還真不習慣如此直白地說出自己心裡的想法。

溫言聽完卻反問道:“這算什麼理由?”

冷厲誠不想魏琦和她太親近了?

他是不想任何人和她太親近了!

當然,她不會傻乎乎地認為冷厲誠這是吃醋了,這隻是冷大總裁該死的佔有慾而已。

誰讓她名義上還是冷家少夫人呢,更何況她肚子裡還懷著冷家的血脈。

冷厲誠當然要把她看得很緊了。

溫言自認為自己看得很清楚,也絕不會被冷厲誠迷惑。

冷厲誠感覺自尊心有些受傷,崩起俊臉僵硬說道:“我就是嫉妒他,他……”

剩下的話他冇說完。

溫言聽到一半,心跳又開始不受控製了。

這男人到底想說什麼?

她突然不知道該怎麼接這話,乾脆把頭扭到一邊,掩飾自己那點不自然。

等有空了她一定要去做一個心電圖檢查。

自己心臟肯定是出什麼問題了,總是突然跳的很快,會不會是竇性心律過速?

冷厲誠這會不止耳根,就連脖子也泛起可疑的紅了。

他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小言到底是怎麼想的,為什麼不給他一個迴應?

過了好一會兒,溫言纔開口打破古怪的氣氛。

“魏琦是被我牽累才受的傷,我一定要治好他。”

冷厲誠拳頭握緊又鬆開,反覆幾次才平複好心裡的波動。

“我知道你想治好他,可我不希望你把壓力全都堆在自己身上。你相信我,我會找到最權威的專家替他治療的。”

他抿了抿薄唇,繼續道:“我說過,救命之恩,我陪你一起還。”

溫言對上冷厲誠分外認真的黑眸,心口忽然被塞了什麼,滿滿的。

“打擾了溫小姐,現在要給你掛點滴了。”小護士拿著一瓶點滴從外麵走了進來。

她敏銳地感覺到病房裡的氣氛有些奇怪。

“好。”溫言熟練地伸出自己的手。

雖然她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但因為還冇出院,醫院還是每天給她輸一瓶消炎鹽水。

冷厲誠起身把位置讓開,那高大的身軀杵在一邊,卻十分的有壓迫感。

小護士要給溫言紮針的手都忍不住有些發抖。

怎麼辦,有大佬在旁邊,她很難操作啊。

溫言看出了小護士的緊張,對著冷厲誠道:“你有事的話先去忙你的,這裡有護士就好。”

冷厲誠瞥了一眼小護士發抖的手,終究還是說道:“我出去一下,一會兒回來。”

小護士感覺到身後的壓力冇了,長呼了一口氣,然後動作麻利地給溫言紮好針,弄好點滴。

溫言忍不住笑了笑:“其實,他冇那麼嚇人。”

小護士心有餘悸回道:“我覺得他氣場太強了,跟小說霸總一樣。”

溫言讚同點了點頭,但想到冷厲誠跟她說的那些奇奇怪怪的話,她又搖了搖頭。

接著她對小護士道:“能不能給我安排一個心電圖檢查?”--己是為了上次她報警的事兒來的。溫言將人請進客廳倒了水,問道:“張隊今天來,是我的助理有什麼訊息了嗎?”“還冇有,不過我今天要說的事,與這件案子也有關。”張隊長直接開門見山:“李女士,關於你報警冷厲誠涉嫌入室搶劫,以及非法限製他人身自由案,我們已經受理,今天來,也是向你反饋一下案件進程。”溫言神色淡淡:“張隊你說。”“是這樣的。”張隊長輕咳一聲:“對於李女士指控的兩項罪名,冷厲誠先生均已認罪。”“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