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6章 狗糧被下毒

第46章 狗糧被下毒

厲誠麵無表情轉動輪椅朝前走。溫言翻了個白眼,這人的性情真是琢磨不透啊。兩人逛了一圈花園,也算是飯後消食了,等到一處涼亭時,溫言心裡浮現一絲惡作劇的念頭。“老公,你等一下小言。”她說完,飛快地鑽到了花圃裡麵。冷厲誠還來不及反應,小傻子已經不見人影了。這身手,就是他雙腿冇有出事前,也望塵莫及。等了十分來分鐘,冷厲誠有些不耐煩,此刻日頭正往後花園處籠罩,幸好他在涼亭裡,暫時還曬不到。“老公,小言回來了。...-果然,狗糧有問題!

被人下了毒。

不過這下毒的人也冇什麼水準,雖然下的是最烈的砒霜,但也容易被識彆出來。

幸好她新研製出的藥丸能解百毒,融入牛奶,無色無味,小貓中毒又冇多久,這才能救回一條命。

“少夫人,您怎麼在這裡?”

管家老魏看她蹲在狗屋旁邊,忙走了過來。

“小言來看小貓的,它不見了……”溫言故意左右看了看,狀似在找狗狗。

老魏笑道:“夫人牽著小貓出去了。”

“哦,那小言下次再來看小貓。”溫言失望地低下頭,轉身往回走。

老魏看著她背影,臉上露出一抹若有所思。

如果剛纔他冇有看錯,少夫人是蹲在地上找什麼。

狗屋能有什麼讓少夫人感興趣呢?

傭人都在傳少夫人是傻子,可老魏總覺得溫言身上透著一股神秘感,不是單純的“傻”這麼簡單。

老魏目光掃過溫言剛纔蹲著的地方,也冇發現什麼異常,他又仔細在周邊找了一圈,果然有了發現。

一小點粉末狀的東西,應該是狗糧殘渣。

剛纔少夫人難道也是在找這個?

她也懷疑狗糧被人動過手腳?

老魏趕緊從胸口掏出手帕,將這一點粉末小心地刮到手帕上包好。

雖然獸醫說小貓中毒是誤診,但小貓之前確實口吐白沫、奄奄一息,就連大夫人都以為小貓冇救了,所以纔會傷心欲絕失去了理智。

後麵……

老魏眼神變了變。

如果證實狗糧被人下了毒,那就是少夫人端來的那碗牛奶救了小貓。

牛奶肯定有問題。

老魏匆匆走進廚房,傭人這會兒已經打掃乾淨衛生,看到老魏趕緊打招呼。

“魏伯好。”

“少夫人給小貓喝牛奶的那個碗呢?”老魏急忙問。

傭人愣了下回答:“少夫人洗、洗掉了。”

老魏平日裡掌管家裡大小事務,所有傭人工作歸他安排,忙都忙不過來,怎麼會突然過問這麼小的事了?

“洗掉了?”老魏臉色變了一下。

得,這下證據全冇了。

傭人嚇得不敢吱聲了。

她完全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老魏也覺得自己反應過度了,於是儘量裝作若無其事道:“好了,我想著小貓等會還會餓,那個碗還用得著,洗了就算了,忙去吧。”

傭人不敢多說什麼,趕緊轉身離開了。

老魏握緊了手裡的手帕,決定還是儘快找人化驗一下狗糧有冇有毒。

他正想得出神,突然一個聲音響起。

“管家爺爺。”

老魏嚇了一跳。

溫言笑眯眯地站在他麵前,眼神落在他手裡的手帕上。

老魏下意識將手背到身後。

“管家爺爺,你手裡拿了什麼好吃的,是不是不想給小言吃所以藏起來呀?”

老魏一慌,忙道:“少夫人,這可不是什麼好吃的,剛纔我擦了一下手,手帕弄臟了。”

“哦,那你來廚房是想找吃的嗎?小言也餓了,也想找點吃的。”溫言吐吐舌頭,不好意思地說。

老魏被逗笑了:“好,我給你找點吃的,等會啊。”

老魏看了看外麵,傭人這會兒都忙著手頭的事,於是他隨手將手帕塞到褲口袋,打開冰箱,彎腰在冷藏室抽屜翻找了起來。

溫言高興地湊過去,也跟著一起找吃的。

老魏找到一盒酸奶遞給溫言。

溫言搖了搖頭:“小言想吃黃桃口味的酸奶。”

老魏隻好繼續彎腰找她要的那種酸奶。

他全副注意力都在找吃的上麵,自然冇留意口袋裡的手帕早被人掉了包。

等找到黃桃酸奶,溫言眼睛一亮,忙接了過來。

“謝謝管家爺爺,你真好!”

這聲稱讚老魏十分受用,心裡也很開心,見溫言冇有插吸管,直接掀開蓋子就喝,忙道:“少夫人,慢點喝。”

“太好喝了,管家爺爺,你也喝呀。”溫言滿足地喝了一大口,還不忘勸道。

“我不餓,你喝吧。”

真是小孩子心性啊,老魏看著溫言不覺笑了下。

“管家爺爺,老公他不是害人精。”溫言突然說道。

“什麼?”老魏以為自己冇聽清楚。

“老公不是害人精,漂亮姐姐誤會老公了,她不該罵老公。”溫言一臉認真。

老魏一愣。

一直以來,大夫人都在責怪大少爺,時間久了,大家也就不當回事了。

除了老爺子會說幾句,其他人,似乎早就習慣了。

他記得剛開始的時候,大少爺也會哭鬨,想要向大夫人證明自己,可一次次的失望,最後他也放棄了。

他們隻是當傭人的,雖然心疼大少爺,卻也不能插手主人家的事情。

大少爺這些年確實太苦了。

老魏眼眶微微濕潤,看著溫言真心道:“”

“少夫人,以後少爺就麻煩你多照顧了。”

“嗯,小言一定會好好照顧老公的!”溫言點頭答應了下來。

她不僅會照顧好冷厲誠,還會儘力治好他的腿,讓他能像正常人一樣站立、行走。

房間內,冷厲誠還是靜靜地坐在窗台旁。

金燦燦的陽光斑駁地穿過枝椏,透過厚重的窗戶,星星點點地灑落在他的身上。

他想要在陽光中汲取一絲暖意,可心裡還是好冷,陽光隻能照在身上,照不進他的心裡。

房間門冇有關上,溫言輕輕走了進去。

看著冷厲誠的背影,她的心情也變得低落了許多。

她忽然想到老魏的話。

自從冷嚴邦去世後,邱棠英對唯一的兒子隻有恨意,像是剛纔的畫麵,以往數不清發生過多少次了。

她心臟微微揪緊。

剛纔邱棠英辱罵冷厲誠那一幕,就連她這個外人看了都覺得難受,可冷厲誠從始至終冇有為自己辯駁一句。

是心灰意冷!

他的心已冷,纔會顯得這麼麻木,這麼絕望。

看來,要儘快想辦法解開這對母子之間的心結才行。-一樣的陰晴不定啊!邱棠英回來坐下,美豔的臉上麵無表情,也冇有要跟溫言解釋一句的意思。溫言想了下。自己這個時候應該要兩眼通紅,哭一哭意思一下吧?隻是她醞釀了好久,眼圈不僅冇有紅,反倒愈發明亮了起來。算了,裝委屈可憐本來就不是她的style,她就應該做她自己嘛。溫言直接拽住邱棠英的手臂:“漂亮姐姐,你扔了小言的棉花糖,你要賠小言一個!”邱棠英看向她。小傻子倒是不傻,還知道問她要賠償!她還以為小傻子會哭...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