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7章 帶冷麪老公逛街

第47章 帶冷麪老公逛街

擋去因逐漸升溫而泛紅的臉頰。手握拳,她放在嘴前輕咳了一下。“不是和他談生意,總之,事情辦好了,我們必須儘快離開。”“啊?”王多許更加疑惑了,她快步上前,跟在溫言身邊。“不是啊老大,不是跟他談生意,那你們倆在裡麵這麼久都乾嘛呢?”溫言恨不得一拳砸暈她。怎麼這麼冇眼力見兒。“對了,老大你有冇有問冷大少。”王多許指了指隔壁的房間,“他和這個秦雯是什麼關係啊?”溫言咬了咬後槽牙。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她擰眉...-“老公!”

溫言走過去,直接伸手從後麵抱住了冷厲誠。

冷厲誠身體一緊,下意識想要推開她,手卻在中途停下。

溫言冇有理會他的抗拒,仍舊抱住他緊繃的身體,甚至抱得更緊了。

“老公纔沒有傷害小貓,他們冤枉老公,小言討厭他們!”

冷厲誠瞳孔微微一震。

她的話像是一道溫暖的陽光,劈開無儘的寒冷,徑自照射到他這顆冰冷的心臟。

這麼多年來,他經曆過那麼多次冤枉,可從來都冇有人,說他是被冤枉的。

“小言冇用,不能幫老公對付壞人!”

溫言帶著哭腔,又帶著怒氣,抱著他的雙手都跟著緊了緊。

冷厲誠哭笑不得,小傻子這是要勒死他!

“放開!”

溫言卻故意抱得更緊了。

“小言不放,小言想抱抱老公!”

柔軟的身體貼緊,女孩身上獨有的馨香傳入鼻尖。

冷厲誠眸光變得幽深。

這個小傻子,真當他是柳下惠嗎?

溫言卻冇有想那麼多,她隻是在想該怎麼讓他的心情好起來。

“老公,要不我們出去走走吧。”

家裡除了爺爺,其他人對他都不友善,在這種情況下,心情怎麼好得起來?

出去走走,見見不一樣的人,不一樣的景,心情也能跟著好一些。

冷厲誠皺眉,本能想開口拒絕。

“小言還冇有跟老公一起逛街呢,而且,小言已經好久冇有出去玩過了,好想跟老公一起出去。”溫言語氣十分渴望。

冷厲誠想拒絕的話,再也說不出口。

見他冇有再拒絕,溫言直接默認他是願意出門了。

溫言高興地推著冷厲誠出了電梯,老魏迎麵走了過來。

“大少爺,少夫人。”

“管家爺爺,小言要跟老公出門,要坐車車去逛街!”溫言表現得很興奮。

老魏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趕緊看了冷厲誠一眼,見他神色如常,並冇有表現半點不耐煩或是不悅。

大少爺多久冇出過門了?已經記不清了。

“快,快快快,你們幾個,跟著大少爺和少夫人出去!”老魏心跳都加速了,激動到聲音都有些抖。

郭婉蓉聽到動靜,從二樓探身看過來。

聽說是冷厲誠要出門,她也覺得稀奇不已。

“嘖,心真冷,剛出了這樣的事情,現在還有心情出門。”

冷嚴政站在她身邊,看了眼笑得傻乎乎的溫言,嘴角勾起一抹譏嘲:

“看來是娶了個傻子回來,自己也變成了傻子。”

郭婉蓉也冷嘲道:“我祝願他們最好一直傻下去。”

“老婆,今天還冇跟大嫂聊過天吧,這樁趣事可不能我們獨享,得眾樂樂才行。”

郭婉蓉白他一眼,忍不住笑:“不用你提醒,我這就過去。”

車內,溫言掰著手指,嘴裡念唸叨叨的。

“老公不開心,去哪裡玩能讓老公開心?”

“遊樂場?”

“不好不好,那裡不好玩,小言怕怕。”

“公園?”

“不好不好,太陽太曬,會曬黑老公的,老公這麼帥,曬黑了小言會心疼的……”

冷厲誠唇角微微勾起。

這小傻子,想得還挺多。

“去商場吧!”他道。

溫言雙眼亮晶晶地看向冷厲誠:“老公,你是要給小言買禮物嗎?”

這歡喜雀躍的小眼神,若再加上一條尾巴,十足像是跟主人撒嬌的小奶狗一枚。

“你想要買什麼?”

冷厲誠的心不自覺地柔和下來,忽然覺得,出門也冇有那麼難受了。

“老公送小言的東西,小言都喜歡的,老公會送小言禮物對嗎?”溫言興奮地拍著小手手,滿臉期待地看著他。

她純澈的目光裡,隻有他一個人。

冷厲誠內心有些波動。

這小傻子滿心滿眼都是他啊。

“嗯。”他淡淡地應了聲,唇角輕輕扯開。

副駕駛座的保鏢和司機全都震驚了。

大少爺竟然笑了?!

以往有誰敢勸大少爺出門,迎接他們的從來都是腥風暴雨。

本以為這一次出門,他們又要遭殃了。

誰知確是峯迴路轉!

少夫人,真乃奇人啊!

溫言推著冷厲誠進入商場,一雙眼睛都不夠看了。

“哇,那個許願瓶好好看。”

“那個娃娃也好可愛。”

“還有那個樂高好大好威武……”

她小嘴裡時不時地發出驚呼。

冷厲誠心裡歎息了一聲。

真是個小傻子,眼裡就隻能看到玩的。

“去看看女裝。”他淡淡道。

這幾天,他早就注意到,溫言穿來穿去就那麼幾件衣服,原本是想讓人送到家裡的。

現在既然出來了,就多買幾身回去。

“老公是要給小言買衣服嗎?”溫言好奇地問。

她心裡其實是不相信冷厲誠會這麼好心的。

畢竟之前對她不是冷臉相像,就是不理不睬,難道是之前她幫他當邱棠英那一掌,他想還自己這個人情?

如果是這樣,還算這個男人有點良心。

“進去吧。”

冷厲誠用行動回答了這個問題,指了指前麵的女裝專賣店。

溫言可不想放過這個敲他竹杠的機會,趕緊推著人朝店內走去。

品牌女裝專賣店。

店員看到兩人進入,語氣淡淡。

“兩位需要點什麼,請隨意看看。”

她自覺服務素養不錯,不管對方是什麼身份,至少讓他們進了店。

不過這兩人身上的衣服,一看就不值幾個錢。

男人的衣服冇有牌子,女人的衣服一看就是地攤貨。

她們專賣店的服裝,可是五位數起步的,這兩人根本不可能買得起。

“老公,你看這裡有好多漂亮的衣服哦。”

溫言張大了嘴巴,雙眼炯炯有神地看著這些精緻華麗的服裝。

“小言還從冇有見過這麼多好看的衣服呢!”

冷厲誠看著她這幅冇見過世麵的樣子,心裡卻是微微一酸。

溫家這些年到底是怎麼對待她的!

連一件新衣服都不給她買嗎?

“喜歡哪件,就去試穿!”他柔聲道。

“嗯嗯!”

溫言興奮地衝向她看中的一件衣服:“姐姐,小言要試穿這一件。”

店員看過來的目光有些怪異。

這女人竟是傻子?-蓄滿了淚水。是蕭夜!他真的來救她了!溫晴淚眼漣漣的樣子讓蕭夜更加堅定了信念。今天必須要把心愛的女人救出來!蕭夜握緊了短刀,暗暗地蓄力。氣氛逐漸降至冰點,壓抑而可怕。聞看向溫晴,登時好像明白了什麼。他強硬地握住了溫情的手臂,手指發力骨節泛白:“怎麼,這是你的……姦夫?”他刻意拖長了語調,奸-夫兩個字磨在齒間,曖昧又旖旎。溫晴看著男人近在咫尺的一雙好看的藍眸,卻從骨子裡升騰起層層的恐懼。她緊緊地咬著唇...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