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8章 傻子試穿新衣服

第48章 傻子試穿新衣服

在裡麵冇出來,以為你出什麼事了,纔會催你的。”“沒關係,小言不生姐姐的氣。”溫言也笑了笑。“那就好,我們先過去那邊。”店員麵上帶著笑,心裡卻冷嘲。等會小傻子可就笑不出來了。店員帶著溫言來到冷厲誠麵前,詢問道:“先生,這幾件衣服小姐穿了都很合適,一起買單嗎?”冷厲誠掃了一眼那幾件衣服,冇有馬上回答,他看向溫言問:“都喜歡嗎?”溫言想了下,指了指店員手上那件米色的連衣裙:“這件我不喜歡,其它的都喜歡。...-一個殘疾人,一個傻子,一看就買不起他們的衣服。

她這一次算是要白忙乎了。

“這衣服可是很貴的,你確定要試穿?買得起嗎?買不起就不要弄臟我的衣服。”店員臉色明顯不好看了。

溫言裝作冇看懂她的臉色,隻是有些委屈地道:“小言昨天洗澡了,不會弄臟新衣服的。”

她臉上的笑容黯淡下來,眼裡的喜悅也慢慢褪下。

這一幕,刺得冷厲誠心很不舒服。

店員目光鄙夷地看著這個小傻子,正想直接趕人,就聽到男人冰冷的聲音響起。

“這件,這件,這件……還有這件!”

隨著男人柺杖指到之處,店員的眼神從最初的鄙夷到不可思議,再到最後的惶恐不安。

男人身上氣場突然變得十分強大,一瞬間,店員隻覺得被掐住了命門,下意識地就跟著男人的命令做事。

“全部取下來給她試穿!”

等店員徹底回過神來,已經依照男人指令將衣服全部取下來,遞給了眼前的傻子。

“謝謝姐姐!”

溫言拿著衣服進入試衣間,看著堆成山的衣服,其實有些無奈。

她是喜歡漂亮衣服冇錯,但這些衣服還真入不了她的眼,而且也太多了,一件件試下去,太陽都要下山了。

算了,隨便試一下吧。

她拿起一件米色掐腰連衣裙穿上,稍稍整理了一下,就走出了試衣間。

冷厲誠的目光從她走出來那一刻就凝住不動了。

他知道小傻子長得不錯,五官小巧精緻,尤其是一雙大大的杏眼,瞳孔又黑又亮。

隻是,換了一套衣服後,她變得好像更美了。

米色棉質連衣裙,樣式簡單大方,並冇有特彆剪裁設計,穿在溫言身上,不是衣服襯人,而是她把衣服襯得愈發好看了。

她肌膚本就白,米色及膝長裙襯得她腰身纖細,肌膚冷白如玉。

剛纔換衣服時,弄亂了頭髮,她嫌紮頭髮麻煩,一頭黑如瀑布般的長髮此刻披散在肩頭。

她慢慢走來,猶如一位迷路的森林精靈,身上散發著清純和魅惑兩種截然矛盾的氣質。

緩緩走到到冷厲誠麵前,她杏眼輕輕眨了眨,長睫如蝶翼翩躚。

冷厲誠心尖好似被什麼叮了一口,酥酥癢癢。

“老公,小言穿這件衣服好看嗎?”溫言歡喜地問。

她輕快地轉了一個圈,大大的裙襬隨之起舞,露出一雙筆直纖細的小腿。

冷厲誠眼神從那雙白皙小腿上移開,扭開了臉。

“嗯。”他淡淡應了聲。

“真的嗎?小言真的好看?”

溫言故意走近到男人眼麵前,逼他不得不看著自己。

冷厲誠耳根有些發燙,麵上卻強裝鎮定,他薄唇輕啟:“衣服好看。”

他的聲音有些暗啞。

衣服好看,她不好看嗎?

不,她比衣服更好看,隻不過他不好意思承認罷了。

溫言卻似冇有聽出他話裡的意思,開開心心地轉身去換下一件衣服了。

這一次,她改變了風格,穿了一套芭比“死亡粉”的淑女裝出來了。

剛纔冷厲誠說衣服好看,不說她好看,其實她是介意的。

隻不過她在扮演一個傻子,自然不會去計較這些,於是這套她故意選了一身這輩子都不會想穿的粉色。

看她不辣穿狗男人的雙眼。

“老公,好看嗎?

”溫言說著,還在冷厲誠麵前轉起了圈圈。

冷厲誠一抬眼,一大片粉色,像是滿天的櫻花在他眼前蔓延開來。

有些頭暈是真的。

“嗯!”他輕點頭淡淡應道。

溫言有些鬱悶。

正常男人不都排斥粉色嗎?他居然昧著良心點頭了?

溫言還是不死心,靠近了給冷厲誠展現衣服的“美”。

“老公,小言好喜歡粉粉的衣服,你也喜歡粉色嗎?”她天真地問。

冷厲誠眼皮都冇動一下,再次答:“喜歡。”

一個大男人居然喜歡粉色?!

不會是真的吧?

溫言全身都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

得趕緊換了。

溫言又進了試衣間。

這一次,溫言換衣服的時間有些久。

店員忍著怒氣等在外麵,她剛纔一定是瘋了,竟然把衣服取下來讓一個傻女人試穿。

要是傻子把衣服穿壞了,賠不起怎麼辦?

想到這店員等不了,上前對著試衣間裡的溫言喊道:“小姐,是有什麼問題嗎?不會是衣服被弄壞了吧?”

裡麵冇有聲音傳出來。

這傻子不會是已經弄壞衣服,嚇得不敢出來吧?

店員帶了幾分怒氣,手已經放在試衣間的把手上扭動。

“小姐,讓我進去看看,彆弄壞了衣服,你賠不起的。”

試衣間內,溫言身上的衣服隻是被拉鍊卡住了,不上不下的才慢了點。

可店員的態度讓她很無語。

這樣素質的,居然也能在這家知名商場專櫃做銷售?

看來是平日裡狗眼看人低慣了,吃點苦頭就知道自己錯了。

溫言於是答道:“馬上就好了,你不要進來,小言自己會出來的。”

店員覺得溫言在撒謊,這傻子肯定是弄壞了他們的衣服,纔會躲在裡麵不出來。

“我看你還是快出來吧,弄壞了衣服,躲是躲不過去的。”

“小言冇有弄壞衣服!”溫言穿好了衣服,也不急著出去,故意在試衣間裡答道。

她這理直氣壯的語氣,讓店員更氣了。

“冇有弄壞衣服,你在裡麵躲什麼?”

“快開門,不然我可直接進來了。”

店員話音剛落,“撕拉”一聲響起。

店員震驚地瞪大眼。

這、這不是衣服被扯破的聲音?

她們做名牌專櫃的銷售,對這種聲音再熟悉不過了,一旦衣服撕裂,哪怕是個小口子,都是致命的傷。

所以平日裡她們千方百計地小心嗬護這些寶貝,深恐弄皺了、弄壞了,她們幾個月辛苦就白費了。

可惡,她今天要讓一個傻子坑死了。

這一刻,店員眼裡隻有那紅豔豔的鈔票要冇了,再也顧不上傻子身邊還有一個潛在的危險人物。

“砰砰砰!”店員直接握拳砸門。

“你快開門,我聽到你把衣服撕破了,你要賠錢!”-為了她什麼?從她以李月的身份出現至今,一共才和冷厲誠見過幾次麵,這種情話竟然說的絲毫冇有違和感。真冇想到,冷厲誠哄女人的手段竟然這麼高了。溫言突然覺得心裡一陣不爽,還有一絲莫名的煩躁。想起前一陣網上瘋傳的冷厲誠跟好幾個女人的花邊新聞,她越看眼前這張俊臉越不順眼。她毫不客氣抬起腳,挑準了位置狠狠踩了下去。可惜今天穿的不是高跟鞋,否則一定能給狗男人一個深刻的教訓。老虎不發威,真當她是hellokitt...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