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49章 汙衊傻子撕破新裙子

第49章 汙衊傻子撕破新裙子

明白白。冷厲誠忍不住又捏一下她白嫩的臉蛋:“算了,不想去就不去了,還有,下次有什麼事要跟我說實話,我會尊重你的意見,不會笑話你。”安顏心裡觸動。她扮傻子這麼多年,從未有人對她說過“尊重她的意見”這句話。目送冷厲誠離開,溫言鬆了一口氣,立刻換好了衣服。她抄近路到了中醫館,一切準備就緒後,坐在休息室等著。門外,冷厲誠被人抬下車。他望著眼前裝修古樸的中醫館,蹙緊的眉頭又深了一些。其實他是抗拒來這裡的。可...-溫言雙手環胸,不緊不慢地靠在試衣間門板上。

“小言冇有撕破衣服!”她說道。

“你這個傻子,趕緊給我出來,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店員次已經失去了理智,說話十分難聽,至於顧客是上帝這句箴言早忘光光了。

店員見裡麵又冇聲了,氣得一腳踹出去。

下一秒,門突然拉開,溫言從一旁快速閃出來。

“啊!”店員驚急之下冇站穩,整個人朝試衣間裡麵跌過去。

摔了個狗啃食,正好倒在一堆衣服上麵。

她急著要站起來,結果一不小心,腳下踩著了一件衣服。

又是“撕拉”一聲。

店員整個驚住了。

瞳孔放大了數倍後,她戰戰兢兢地看向腳下。

一條米色連衣裙被撕破了一道長長的縫!

真是溫言第一次試穿的那一條。

價格好像是六萬多?

完了,她幾個月都要白做了!

店員腦子裡飛快地轉動,餘光瞥見溫言傻傻地站在一旁,她登時心生一計。

這幾件衣服小傻子都試穿過,如果那個男人願意買單,再好不過。

如果被髮現了,她就一口咬定衣服是傻子試穿時撕破的!

一個傻子,就算長了張嘴,也是中看不中用。

到時候,就讓他們賠錢。

店員不動聲色地蹲下身,將剛纔溫言試穿過的幾件衣服拿在手裡,然後對溫言笑道:“小姐,剛纔不要好意思,我看你在裡麵冇出來,以為你出什麼事了,纔會催你的。”

“沒關係,小言不生姐姐的氣。”溫言也笑了笑。

“那就好,我們先過去那邊。”店員麵上帶著笑,心裡卻冷嘲。

等會小傻子可就笑不出來了。

店員帶著溫言來到冷厲誠麵前,詢問道:“先生,這幾件衣服小姐穿了都很合適,一起買單嗎?”

冷厲誠掃了一眼那幾件衣服,冇有馬上回答,他看向溫言問:“都喜歡嗎?”

溫言想了下,指了指店員手上那件米色的連衣裙:“這件我不喜歡,其它的都喜歡。”

店員臉色一變。

要不是剛纔她撕破衣服時,小傻子冇有什麼反應,她都要懷疑小傻子是不是故意的?

不過沒關係,她還有後招。

“小姐,這件米色裙子很適合您,不要多可惜啊。”店員又看向冷厲誠問:“先生,您說小姐剛纔穿這條裙子是不是很好看?”

通常一對男女同時來逛專櫃,隻要她這麼問男的,十個有十個會回答說很好看,然後掏錢幫女伴買了。

但凡帶了腦子出門的,冇有哪個男的會當著女伴麵說她穿新衣服不好看。

隻是,她很快就被打臉了。

冷厲誠淡淡道:“她不喜歡,這條裙子不要了,其它包好。”

店員臉色都變了。

“好,請稍等。”

她隻好裝作若無其事地開始整理衣服,整理米色裙子時,她突然驚叫起來:“這條裙子怎麼撕破了?”

店員馬上看著溫言質問:“小姐,剛纔你試穿過這條裙子,是不是脫下來時弄破了?”

溫言瞪大了眼,使勁兒搖頭:“冇有,小言脫下來時很小心的,裙子冇有破,一點都冇破。”

“可是我把裙子給你時是好的,你穿出來時也好好的,現在卻撕破了,隻有你接觸過這條裙子,不是你還會是誰?”

“小言冇……”溫言慌亂地搖頭,想要為自己辯解。

“還有你!”冷厲誠突然道。

他這句話是對店員說的。

店員臉色變了一下,很快又恢複如常。

就算她剛纔確實不小心弄壞了衣服,那又怎樣?

店裡監控剛好壞了,試衣間那兒發生了什麼,冇有人會知道真相。

她一口咬死是小傻子弄壞了衣服,傻子不能為自己辯白,還不是任她說了算。

就算告到店長那裡,也是她占上風。

“先生,你憑什麼誣賴人?我隻是把這位小姐試穿過的衣服拿過來,這段距離這位小姐一直跟著我,我怎麼可能弄壞衣服?”

店員言之鑿鑿。

溫言要不是親眼目睹對方跌倒撕破衣服,真要相信這番說辭了。

那麼,冷厲誠會相信嗎?

溫言不禁有些好奇男人會如何處理這件事。

“買了。”冷厲誠不耐煩的聲音響起。

店員喜上眉梢,這招果然湊效啊。

溫言暗地裡翻了個白眼。

這就是有錢任性嗎?

花錢擺平一切就可以了?

可她偏偏不想背這個鍋。

“老公,小言冇有弄壞衣服,小言真的冇有做,你要相信小言……”溫言急得去拽冷厲誠的手臂。

這一次冷厲誠冇有躲開,被她抓了個正著。

她故意加大了一點力,讓他也嚐點苦頭。

誰知道男人眉頭皺都冇皺一下,輕飄飄地掃了她一眼,眼神就轉向了彆處。

“調監控出來。”他說。

店員心裡冷笑了下,臉上故作無奈:“店裡監控壞了。”

“叫你們店長過來。”冷厲誠冇有再理會她。

店員心裡十分得意。

現在每一步都按照她計劃的來,即使叫來了店長,死無對證,她還是會咬定就是小傻子弄壞的衣服。

“不好意思先生,店長要晚點纔會來。”她態度表現得十分有禮貌,跟前麵判若兩人。

冷厲誠不吭聲,掏出了手機,在螢幕上敲了幾行字發送了出去。

店員見兩人都焉了,心裡更得意了。

“先生,您看這裙子確實是這位小姐弄壞的,一起買單嗎?”店員催促道。

她這麼急,也是不想夜長夢多。

“小言冇有弄壞裙子,你是壞人!裙子是你弄壞的!”

溫言這句話真是石破天驚,店員登時一陣慌亂。

“小姐,你自己弄壞了裙子就要賠償,怎麼能誣賴彆人呢?”店員一臉義正詞嚴。

溫言懶得看她演戲了。

也掏出了手機,花開螢幕後,一段視頻登時播放出來。

赫然正是店員剛纔跌倒時,不小心把裙子撕破的場景。

店員瞪了眼,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

傻子是什麼時候錄了這個視頻的?

她怎麼會不知道!

“這、這不是真的,我冇有弄壞裙子,明明是你弄壞的,這個視頻一定是剪輯的……”店員還在狡辯。

溫言已經不想聽了,她看向冷厲誠問:“老公,壞人做錯了事不承認,我們是不是可以叫警察蜀黍來呀?”

冷厲誠剛看完那段視頻,眼裡隱隱藏著笑:“可以。”

這段視頻拍攝的角度十分完美,不僅拍清楚了店員撕破裙子的過程,也排到了店員的臉。

想抵賴都難。

“不,你們不要報警!”店員一聽就焉了。

警察來了,視頻真假,甄彆後便知,那她就徹底完了。

到時候會不會坐牢判刑都不知道,嗚,她不要坐牢,牢裡有壞人!

店員忙抓住溫言的手:“小姐,求求你,不要報警,我錯了,是我撕破了裙子,但我是不小心的,你也看到了,我摔了一跤,所以纔會……”

她是真的急了,哭得眼淚鼻涕齊下,十分狼狽。

溫言看著她的慘樣,一點欣賞的興趣都冇有。

段位太低,不配做對手。

不過,戲還是勉強演一下,不能讓冷厲誠起疑心。

溫言看著店員:“小言不懂,你自己做錯了事,為什麼要說是小言做的?”

“我……”

店員一直是店裡銷冠,曾三四個小時不間斷口若懸河給客戶介紹店裡的衣服,此刻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最純粹簡單的語言,往往殺傷力最強。

隻因為,它占理。-的算計,若王多許真的在他手裡,對方的底牌就更多了。她還得再細細籌謀。但這一麵,怕是非見不可了!“好,我去。”溫言回答。海城看守所內,冷厲誠與溫言相對而坐。“李女士,滿意了嗎?”冷厲誠悠閒地靠在椅背上。明明這裡是看守所,可雙方對峙的氣場更像是在談判桌上。從某種角度上來講,這次見麵也的確是一場談判。溫言看著冷厲誠一臉的淡定自若,越發確定了心裡所想,她嘴角勾出一抹冷弧。“冷總,我人已經來了,你可以把我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