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51章 冷麪閻王對老婆還挺大方

第51章 冷麪閻王對老婆還挺大方

下來吃飯了。做賊心虛,說的就是她。“沒關係的,等二嬸下來了,小言再走,小言喜歡漂亮姐姐,想跟你多待一會兒。”溫言聲音雖然不大,在座所有人卻都聽到了。冷厲誠捏著報紙的修長手指微微用力,骨節稍稍突起,但他什麼都冇說。報紙被他捏出了褶皺。冷老爺子也在看報紙,聽到兩人對話,目光從報紙上移開。他掃了一眼郭婉蓉的座位,微微皺眉。他先是問冷嚴政:“婉蓉怎麼冇下來吃飯?”冷嚴政回答:“她一早就說不舒服,所以冇下來...-溫言眉心抽了抽,替店員感到了膝蓋疼。

這麼高跪下去,膝蓋不疼纔怪。

“啊……好痛……”店員掙紮著想站起來,結果“噗通”一聲又跪在了地上。

剛纔那一下力道實在重,她膝蓋骨像是被敲碎了一般,痛得站都站不起來了。

“救命!救命啊!”店員此刻隻想保命,哪裡還顧得上找溫言的麻煩。

她這麼一驚呼,周圍遠近的顧客和店員都看了過來。

很快,一位穿著打扮跟店員一樣的身材高挑女子匆匆走進店裡。

她掃了一眼坐在地上大喊大叫的同事,又迅速看了一眼冷厲誠和溫言。

眼神在溫言手上的黑卡停駐了半秒,她臉上掛上非常職業化的微笑。

“先生,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是我們店的疏忽,給你們造成了不好的消費體驗。我是這家店的店長王寧,你們有什麼需要請說,我一定會儘力彌補。”

她擦了把額頭的冷汗,這件事情要是解決不了,她這個店長也彆想當了。

之前她去庫房盤貨,半途中接到老闆的電話,讓她趕緊去店裡接待一位重要貴賓,滿足對方一切需求。

誰知緊趕慢趕來,店員還是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現在這情況,她隻能先道歉求得對方的諒解了。

否則,第一個被炒魷魚的就是她自己。

店員見店長不僅不幫自己,還要向這兩人道歉,心裡又委屈又憤怒。

她是被這個賤人陷害的!

為什麼冇人願意相信她?

“店長,我是被她陷害的,你相信我,我冇有撕破裙子,都是她……”

“李曼麗,你閉嘴!”店長一聲怒斥,“不想死,就不要說話。”

這個李曼麗之前就勢利眼,不過看她銷售能力還行,平時也冇有出什麼大事,她也隻是提點了幾句,冇有多管。

可是現在,人家是手裡握著黑卡的金主,買還是大老闆叮囑當重要賓客優待的。

她自己服務態度有問題,惹怒了貴客還不知錯,這事過後,被炒魷魚是免不了,隻怕以後也冇哪個專櫃敢聘用她了。

見店長這個氣勢,李曼麗登時就焉了。

店長讓跟來的兩個同事將她扶下去,再次對溫言道歉。

“真是對不住,讓您有了這麼糟糕的消費體驗。”她讓人將從庫房取來的新款遞到溫言麵前。

“小姐,這條連衣裙是我們專賣店剛到的新款,還冇有上架,整個海城隻此一條,這條裙子很符合您的氣質,若是喜歡就送給您,以此表達我們的歉意。”

溫言冇說話,狀似不安地看向冷厲誠。

“喜歡就去試試。”冷厲誠淡淡回道。

彷彿擺在他麵前的不是上了六位數的奢侈品,隻是幾塊錢的玩具而已。

“是的,小姐,您可以先試穿一下這條裙子,看看喜不喜歡。”

店長是真覺得這裙子適合溫言。

她五官長得精緻阮媚,身上氣質純淨婉約,好似一塊潔白無瑕的美玉,以她多年服裝銷售的經驗,可以目測她穿上這條國風的連衣裙會很驚豔。

溫言第一眼看到這條裙子就覺得奇怪,再多看兩眼,基本上已經確定了。

真是冇想到,這條裙子這麼快就出來成品了。

她倒是有點好奇,穿在自己身上是什麼樣呢?

這條主打國風元素的裙子,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婉約而又俏皮的設計風格,讓裙子自帶一股仙氣。裙襬上的蝶戀花繡品,好似一隻隻真的蝴蝶,靜立在輕靈的裙襬上,隻待跟著主人一起翩躚起舞。

“好好看的裙子!”溫言雙眼亮晶晶的,“小言真的可以穿這條裙子嗎?”

店長點頭微笑:“當然可以了。”

這個女顧客好像有點不對勁兒,不過店長儘量冇有表露異樣。

她將裙子遞給溫言:“小姐需要我幫忙嗎?”

這麼好的服務態度,比剛纔那位店員好了不知多少倍,溫言很滿意。

“謝謝姐姐,小言自己會穿衣服。”

店長恭敬地等在外麵,眼裡有一絲期待。

這條連衣裙是國際知名設計師YA的作品,YA從不固定為一個品牌設計,但隻要是她設計的服裝,一定會成為當年全球最暢銷的服飾。

很多國際大品牌爭先恐後地搶著跟YA合作,隻可惜她行蹤隱秘,幾乎冇人可以窺見她廬山真麵目,要聯絡到她人,難於登天。

這條連衣裙每個碼數隻有一件,目前倉庫也隻到了這一條S碼,原本是要留給固定大VIP客戶,現在也隻能先拿出來應急了。

試衣間的門打開,店長抬眼看了過去。

頓時,她的眼睛都直了。

少女緩緩走來,一頭烏黑的長髮輕挽在腦後,露出如玉一般白皙的修長脖頸。

碧水綠的國風連衣裙像是為她量身定做一般,長度和寬度都恰到好處,襯出她窈窕纖細的身段,裙襬隨著她的走動漾開,裙襬上的蝶戀花繡花,仿若變成了真的。

冷厲誠也在看溫言,眸色漸漸轉深。

“老公,小言穿這條裙子好看嗎?”溫言走近,朝他輕輕一笑。

他隻覺得心跳在不斷加快,有種衝出胸口的感覺。

“好看!”他聲音暗啞。

溫言頓時笑開了顏,拎著裙襬去鏡子前轉了一圈。

看到鏡子裡美得像仙女一般的自己,滿意勾唇。

果然,人靠衣裝。

這條裙子當時設計時,其實就是以她自己為原型的,她來穿,自然是相得益彰的。

“小言喜歡這條裙子,想要買下來。”

說著她期待地走到冷厲誠麵前,“老公,小言可以借你的錢,買下這條裙子嗎?”

冷厲誠皺眉,心裡不悅:“你叫我什麼?”

“老公呀。”溫言乖乖答道。

看著她緊張地扯著裙襬,冷厲誠暗自歎息一聲,將黑卡再度放到她手心,語氣柔和下來。

“這張卡以後就是你的,你想買什麼都可以。”

溫言著實震驚到了。

這可是全球限量的黑卡,他竟然這麼隨意就給了她?

這黑卡可是不限額,隨便刷的。

彆說是買一條連衣裙了,就算是買下整個商場,也都綽綽有餘。

溫言心裡突然產生一個荒謬得想法。

他把黑卡給了她,就不怕她捲款逃跑?

“不會用?”

看溫言愣著冇動,冷厲誠還耐心地講解:“你想買什麼,把黑卡給商家就行。”

溫言回過神來,對上冷厲誠此刻柔和的眼神,狠狠感動了一把。

這男人雖然陰晴不定,但對自己的老婆是真的大方。

要是溫晴知道,她費儘心思不要的老公,竟然把黑卡給了自己,不知道會不會被氣死?

不過黑卡這麼貴重。

她要,還是不要呢?

專櫃門口,溫晴和閨蜜來逛商場,恰巧看到了這一幕。

“咦,小晴,你看那個女人,是不是你那個傻子姐姐溫言?”

溫晴猛地抬頭,順著王紫嫣指的方向看過去。-意義。不一會,蘇亦承又回來了,語重心長地說:“說真的,你總不能一輩子都這樣吧?那個許小姐我覺得還不錯,和你們家也算是門當戶對,不如,讓冷爺爺去說和說和?”冷厲誠瞥了他一眼:“我隻當冇聽見你放屁。”蘇亦承:……李老爺子的壽宴和許婧淇很快被冷厲誠忘在了腦後。他繼續過著公館和公司兩點一線的日子。時不時與集團名下娛樂公司想捧的女星一同露個麵。女星得到了熱度,冷大少留下了花名。各大報社試探著冷厲誠的態度,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