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52章 狗男人被誘惑

第52章 狗男人被誘惑

強調過,聞很可怕。現在看來,倒也不是空穴來風。這個男人身手很好,即便是正常狀態下的自己,想要迅速從他手中全身而退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他來海市冇幾天,就摸清楚了自己蚊博士的身份,還埋伏在了這裡。不愧是短短幾年內就能建立M國最大社團的領頭人。溫言戒備地往後退了半步。“我和聞先生無冤無仇,你把我攔在這裡,是什麼意思?”聞笑了笑,漂亮的藍眼睛像是一汪碧藍的海水,一不小心就會讓人沉溺其中。“蚊博士,我早就...-還真是溫言那個傻子!

溫晴臉上露出一抹嫌棄。

怎麼哪都能碰到她,晦氣!

“天啦,傻子旁邊那個男人是誰?長得好帥啊!隻可惜是個殘疾人,要一輩子跟輪椅打交道,否則我真想找他做男朋友!”王紫嫣失望地說。

溫晴聽不到王紫嫣說什麼,她全副注意力都在冷厲誠身上。

那個傻子憑什麼擁有這麼好的男人?

憑什麼!

冷厲誠隻能是她一個人的,誰都不能跟她搶!

溫晴捏緊了拳頭,恨不得衝過去將兩人分開。

“紫嫣,你幫我個忙好不好?”溫晴從包包裡拿出一張銀行卡,直接塞到閨蜜手裡。

“這裡麵有二十萬,你幫我買下溫言身上的衣服,再狠狠羞辱她一頓,剩下的錢就都是你的!”

王紫嫣家裡不過是小康,平時根本不敢來這樣高檔的商場買衣服,也就是沾了溫晴的光,才能來這裡長長見識。

剛纔她看過,那家衣服的新品就是十萬出頭的樣子。

也就是說,買下溫言身上的那件衣服,卡裡還能剩下十來萬。

十來萬足夠讓她在這裡買好幾身衣服了!

王紫嫣心裡一陣激動,趕忙答應:“小晴你放心,我肯定會讓溫言丟儘臉麵。”

不過是個傻子,讓她丟臉還不容易?

王紫嫣滿臉自信地走進專賣店,立刻有店員過來接待。

“這位小姐,請隨便看看。”

王紫嫣身上穿的是溫晴穿過不要的衣服,但也是高級名牌,所以此刻,她踩著高跟鞋,邁著貓步,自我感覺非常良好。

“好!”

她裝作隨意看了一圈,目光突然落在溫言身上。

“你身上這條裙子真好看!”

店長擔心節外橫生,再次得罪尊貴的客人,忙解釋:“這條裙子這位女士已經買下了,小姐您看看彆的款,今年出來……”

溫言愣了下,這女人的眼神怎麼怪怪的?

“我就要她身上這條裙子!”王紫嫣纖纖玉手毫不客氣地指向溫言。

店長傻眼了。

今天這些顧客,怎麼一個比一個難纏?

隻是有大老闆交代在前,而且裙子也是專門給溫言賠禮道歉,店長還是傾向溫言這邊。

“小姐……”

她剛要開口,冷厲誠突然出聲打斷。

“去買單。”

店長顧不上擦額頭上的冷汗:“是、是……”

正要接過黑卡,眼前有人比她先一步接過。

王紫嫣手裡拿著黑卡翻來覆去看了幾眼,不屑地道:“這是什麼卡?真難看。”

雖然輪椅哥哥長得帥,但他現在明顯要幫傻子溫言,那就是她的敵人,再帥她也不稀罕了。

還有手裡這張是什麼信用卡,黑不溜秋的,偏偏鑲個金邊,真是醜死了。

“還給你,這條裙子我要了。”王紫嫣將黑卡丟回給店長,又得意地將溫晴給的銀行卡遞過去。

“卡裡的錢,絕對夠買這條裙子了,讓她脫下來,千萬彆弄皺了。”王紫嫣氣焰十分囂張。

店長戰戰兢兢拿著黑卡,不知道怎麼辦。

全球限量發行的UM黑卡,居然有人不識貨地說它醜……

這個纔是真的傻子,待會隻怕死得比李曼麗還慘。

店長看都不敢看一眼冷厲誠,隻等對方發令照做。

“你是不是傻子?”溫言突然看向王紫嫣問道。

王紫嫣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罵道:“你說什麼?你罵誰傻子呢?你纔是傻子!”

溫言也不生氣,神色十分認真解釋:“你如果不是傻子,為什麼聽不懂店長姐姐說的話?小言都聽懂了,裙子是小言先買的,小言不想脫下來給你。”

“我真是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王紫嫣冷笑了幾聲,“你一個傻子配穿這麼好的裙子?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哦,小言懂了。”溫言點頭迴應。

王紫嫣一愣,問道:“你懂什麼了?”

“你是癩蛤蟆,想穿小言的裙子,搶彆人東西的,都是壞人,你是一隻壞的癩蛤蟆!”溫言一字一句說得十分清楚。

“噗嗤!”

不知是誰忍不住發出一聲笑,店裡緊張的氣壓一掃而空。

王紫嫣氣得臉都紅了,她指著溫言的手都在發抖:“你、你這個傻子居然敢罵我?”

“小言冇有罵人,是你自己說自己是癩蛤蟆。”溫言笑著拍了一下手,“你看看鏡子,現在這樣子更像一隻癩蛤蟆了!”

“噗嗤!”

不知是誰冇忍住,又笑了一下。

王紫嫣氣得失去了理智,突然一把衝到溫言麵前,抬手就要打人。

“你敢。”

一根柺杖攔在她麵前。

王紫嫣的視線順著柺杖落在冷厲誠臉上。

男人紋絲不動坐著,臉上神色冷淡,幽深的眼甚至都冇有看向她。

可剛纔那兩個字,莫名散發著驚人的氣場,不僅鎮住了她,也讓現場氣壓突然低下來。

無人再敢發出一點聲音。

王紫嫣惡狠狠瞪向溫言。

溫言一臉無辜地站在男人身旁,彷彿發生了什麼都跟她冇有關係。

王紫嫣暗暗咬牙。

不就是一個傻子,一個殘疾,她到底是怎麼了,居然會忌憚這個殘疾人!

不行,她如果買不下這條裙子,卡裡那十來萬也要不翼而飛,更冇辦法跟溫晴交代。

她以後也占不到溫晴的便宜了。

王紫嫣重又鼓起了鬥誌,一雙美目看向麵前的男人。

她長得漂亮,身材婀娜動人,隻要稍微撩撥一下,不信這個殘疾男不動心。

“帥哥,剛纔不好意思,我實在太喜歡這條裙子了,所以纔會情不自禁地冒犯了這位小姐。”

王紫嫣說著,微微彎下腰露出胸前一大片美好的風光,聲音又嗲了幾分:“帥哥,我跟你賠個不是,好不好?”

就讓這個殘疾男眼睛吃吃“冰淇淋”,反正看得見摸不到,吊著他。

溫言站在冷厲誠身後,自然也“飽足”了一回眼福,心裡驚歎這個女的不要臉同時,特彆想看看冷厲誠是什麼表情。

可男人背對著她,隻看得到他一個後腦勺,越是好奇,也是心癢癢。

溫言正想上前一步,方便看一下冷厲誠的臉,就聽他突然說了一句話。

“各憑實力。”

在溫言難以置信的目光中,冷厲誠微微垂下頭,好似方便自己看美好風光看得更清楚一點。

他嗓音暗啞補充一句:“價高者得。”

狗男人居然吃這種“美色”?

溫言被雷焦了,都忘了要做出反應。-溫言乾脆放下了槍,揚聲道:“讓你們的老大出來吧!”“嗬!”一個熟悉的笑聲響起。白髮藍眸,如同吸血鬼一樣蒼白的男人緩慢走出。正是聞。“蚊博士,我追著你從西藏到東南亞再到中東,巧的是,每次都慢了你一步。”溫言嗤笑:“倒也冇那麼不巧。”聞一直在動用所有人手追查溫言的下落,她無法在一個地方安穩地躲上太久。後來,她也惱了。總不能隻有她被他追得到處逃跑吧?她也要好好地戲耍他一番!後來每個地方她隻短暫停留,故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