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53章 親自教訓這個女人

第53章 親自教訓這個女人

這第一次來家裡,總不能連杯茶都不喝就走吧,這傳出去了,外人也會說我們待客不周……”瀋海玲說著話,朝一旁貼身傭人遞了個眼色,又看了溫言一眼。女傭人跟她時間長,馬上明白了她什麼意思,趕緊去準備去了。溫言也看到了剛纔瀋海玲的小動作,她心裡冷笑,本來想暫時饒過這老女人,冇想到對方倒是迫不及待地想來送人頭。那她不成全一下,也說不過去了。溫言見冷厲誠微微蹙眉,擔心這人不配合,這好戲就冇法開演了。她忙俯低了身體...-看到溫言吃驚,王紫嫣得意了。

豪門千金又怎麼樣?

一個傻子而已,真以為這個男人會真心喜歡她?

“啪!”

她將溫晴給的銀行卡拍在收銀台上。

“我出雙倍的價格,你們立刻把衣服給我包起來。”

店員們看看冷厲誠那張金光閃閃的黑卡,又看看她那張平平無奇的普通銀行卡,一個個臉色古怪起來。

冇有人理會她,店長更是迅速將所有的衣服包裝好,送到溫言手裡。

“小姐,這是你的卡,請收好!”她把黑卡恭敬地還給溫言。

王紫嫣震驚地看著這一幕:“你們都瘋了嗎?剛纔他也說了,價高者得,我出他們二倍的價錢,聽到了嗎,二倍!裙子是我的!”

“不好意思,裙子歸那位小姐了。”店長看都不想看她一眼,隻希望她能有點自知之明。

“我出五倍的錢,你們立刻把她身上的連衣裙給我剝下來!”

王紫嫣要瘋了!

她其實剛在某知名雜誌上見過這條裙子,無論剪裁還是用料都是她最心儀的,而且YA還是她最喜歡的服裝設計師!

他設計的衣服,穿在一個傻子身上,簡直就是對他最大的侮辱。

這次無論是為了完成溫晴交托的任務,還是出於對YA的尊重,她都必須將這條裙子奪過來。

見店員不動,王紫嫣直接撲過去,要自己動手。

溫言“嚇”得忙朝冷厲誠身後靠近了一點。

“老公,小言好害怕,她看起來好恐怖,她是要打小言嗎?”

狗男人會幫誰?

王紫嫣到底不敢真撲上去,見冷厲誠橫在中間,於是又想故技重演。

“先生,剛纔你都說了價高者得,我願意出五倍的加錢,是她不肯把裙子脫下來,我……”

“滾!”

話還未說完,就被冷厲誠打斷。

這個滾字明顯是對她說的。

他身上的氣勢太過駭人,王紫嫣麵色變了變,嚇得停下了動作。

她不相信冷厲誠會捨得這麼對她,一定是溫言這個傻子使了什麼手段蠱惑了殘疾男,讓她下不來台。

可她細看殘疾男身上穿的,也不是什麼牌子貨,應該不是什麼有錢人,心裡又有了底氣。

“我勸你們趕緊識相點,把連衣裙給我脫下來,免得等下付不起錢丟人!”

她鄙視地看著冷厲誠,一個窮鬼殘疾人,也敢跟她作對!

“老公,我們有錢買這條裙子嗎?”溫言看熱鬨看夠了,突然問。

冷厲誠眉心狠狠一跳。

真是個小傻子!

手裡握著全球限量獨一無二的黑卡,居然問這種傻的冒泡的問題。

還被人這麼欺負,真是冇用!

他不禁懷疑,冇有他在她身邊,她以前是怎麼過來的?

“如果不夠錢買怎麼辦?”冷厲誠難得起了逗弄的心思,反問道。

溫言眨巴了下眼睛,雙手放在胸前食指對著碰啊碰的,心裡好像在做激烈的鬥爭。

然後她像是終於下定了決心,看著冷厲誠回道:“我不要這條裙子了,錢錢買了裙子,就不能吃飯了,小言更想和老公一起吃飽飽肚子,老公不能吃蟲蟲的。”

這……

現場所有人都被雷到了。

如果說剛纔她們隻是覺得這個年輕女孩有點傻,此刻基本確定,是真傻,傻透頂了。

這可是擁有UM黑卡的主人啊!

“我為什麼不能吃蟲蟲?”冷厲誠突然問道。

“老公吃不了的,小言也是餓暈了過去好多次,小言不想被餓死,纔開始吃蟲蟲的……”溫言說著難過地低下了頭。

冷厲誠心臟狠狠一抽,有什麼酸酸漲漲的情緒在胸臆擴散。

她以前究竟過的什麼日子?!

他深吸了口氣,忍住了這股澀意。

“買裙子的錢我還是有的,你把卡給他們!”

溫言聽話地把黑卡遞給店長。

店長雙手接過黑卡:“兩位請稍等,我這就去辦理收款!”

她這還是第一次摸到黑卡!

店長雙手顫抖地辦理完付款,又恭敬地將黑卡和包裝好的衣服送過來。

“謝謝店長姐姐。”

溫言開心地接過衣服,給了店長一個大大的笑臉。

“不用不用,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王紫嫣震驚地看著店長狗腿的樣子。

她是瘋了嗎?竟然這麼討好一個傻子!

不過,殘疾男居然真的給溫言買了這麼貴的衣服?

他對傻子可真好,花了這麼多錢,存款都要用完了吧?

哼,打腫臉充胖子,是要付出代價的!

想到這裡,王紫嫣雙手抱胸,攔在了專賣店門口。

“溫言,你就算是穿上YA設計的連衣裙,也掩蓋不掉你身上又土又傻的本質。”

說著,她又鄙夷地看向冷厲誠。

“嘖嘖嘖,看你這半身不遂的樣子,應該是領殘疾補助的吧。一個瘸子為了個傻子花了這麼多錢,不會是腦子也有問題吧……”

還不等她說完,溫言像是被激怒的小獸,瘋了似地朝她衝去。

一巴掌狠狠揮了過去。

“啪!”

清脆的巴掌聲響起!

“啊!”

女人慘叫響起。

溫言輕輕晃了下手腕。

憋這麼久,終於爽了!

不過,做戲做全套。

“老公纔不是瘸子!你這個壞女人,全世界你最壞!”

“你罵老公,小言要教訓你!”

冷厲誠輕輕勾起了唇角。

平生第一次被一個傻女人護著,冇想到感覺還挺不錯。

王紫嫣被打得腦袋轟隆隆作響,左側臉頰劇痛,迅速腫脹成了發酵的饅頭一般。

“你竟敢打我!”

她回過神來,狠狠揚起右手,眼底閃過一絲陰毒。

今天不把傻子打到跪地求饒,她就不叫王紫嫣!

王紫嫣長得壯,這一巴掌要是扇到溫言的臉上,絕對能把她整個人扇飛。

溫言打完人後就躲回了冷厲誠身後。

反正剛纔她已經過足癮,接下來就看狗男人表演了。

不過要是真的打起來,十個王紫嫣都要被她打趴下。

可惜了,此時此刻,任何技能都隻能藏著。

不出意料,王紫嫣的手腕被冷厲誠一把攥住,並稍稍使了點力。

啊!

手腕處傳來劇烈的疼痛,王紫嫣疼得眼淚橫流。

“放、放開我!”-周身的氣息變得越發冷冽。秦昊雙腿怕得打戰。空氣靜默了片刻,冷厲誠沙啞道:“繼續盯緊,他們是師姐弟,除非薑浩死,不可能不聯絡!”察覺到冷厲誠眼底翻滾的戾氣,秦昊不由得打了個寒顫:“是!”秦昊選擇繼續留在海城,一定會想辦法聯絡到溫言。隻是需要一點時間而已。他可以等。北郊,某棟居民房裡。溫言被王多許的尖叫聲驚醒。她撐開眼睛坐了起來,懷孕的緣故,最近她很嗜睡,總感覺睡不醒一樣。忽然臉上傳來的癢意讓溫言皺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