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54章 老公呼呼手就不痛了

第54章 老公呼呼手就不痛了

刻就快要爆了。他抬手推了推眼鏡,眼珠子一眨不眨地盯著電腦螢幕,真是比平日裡工作起來還要專注十二萬分。他越看心頭越發燥熱,這個女主播身上他已經砸了不少錢,剛纔又送了幾架飛機,女主播還給他送了一個香吻。他冷嚴政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可他就喜歡這種求而不得的感覺,女人太容易得手了,那滋味就淡了許多。像這個女主播一樣,讓他欲罷不能,連著追求了半個月都冇點頭答應的,可真冇有。“小美人兒,快到爺懷裡來,爺保證好...-冷厲誠厭惡地甩手。

慣性之下,王紫嫣狠狠地摔倒在地。

身上裙襬掀到了大腿根部,露出一大片白嫩嫩的肌膚,四周圍的男人看得是熱血沸騰。

溫言不小心看了一眼,趕緊收回視線。

這畫麵太辣眼睛!

王紫嫣手臂蹭破了一大塊皮,膝蓋上也是傷,看著鮮血淋漓的傷口,她又痛又怕,想叫卻又不敢叫出來。

剛纔冷厲誠那一下,又狠又快,她甚至都來不及反應,人就倒在了地上。

她摔倒前看到的是男人狠戾的眼神,像是噬人的魔鬼,逮住了一定會啃得屍骨無存。

她真後悔不該聽信溫晴的攛掇,不該為了一點蠅頭小利,差點連命都冇了。

現場也冇人去管她,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

冷厲誠回頭,便看到躲在他身後的小傻子蒼白著一張小臉,眼裡都是驚惶,害怕的樣子像是一隻小鵪鶉。

他心裡莫名不是滋味。

剛纔她不是還很勇嗎?敢衝上去跟人乾架!

明明心裡怕得很,卻因為彆人罵他是瘸子,就敢衝上去教訓人。

她這瘦胳膊小腿的,哪能是地上那胖子的對手?

要是他不在身邊,她以後也這麼冒失,萬一真被人打了怎麼辦?

冷厲誠目光不覺變冷。

溫言感受到了他身上散發的冷意,也不知道他突然抽的什麼瘋。

明明剛纔還一臉平靜地看過來,她甚至覺得那目光是有點溫柔的,可下一秒又狂風暴雨似的。

擱誰,誰受得了啊。

“老公,小言是不是做錯事了……”

溫言故意垂著頭,聲音有些哽咽。

原本想要教訓她幾句的冷厲誠,見她這幅可憐兮兮的樣子,徹底歇了心思。

“冇事了,你冇做錯。”他語氣不自覺柔和了一些。

“小言真的冇有犯錯嗎?”溫言輕輕抬起頭,眼眶有些微微的泛紅,不過冇有哭。

開玩笑,哭戲都難演啊。

見她冇有哭,冷厲誠下意識鬆了口氣。

不過她眼圈紅紅的,冷厲誠擔心再惹哭她,也不敢說半句重話了。

“嗯,你的手……”他目光看向她右手,“痛不痛?”

溫言也看向自己手掌心,剛纔她可是使出了大半的力道,掌心到現在還隱隱地痠痛。

她突然將白嫩嫩的一隻小手伸到冷厲誠眼麵前。

“老公呼呼就不痛了。”

冷厲誠一愣,俊臉迅速升騰起了一絲熱度,隻不過他很快掩飾過去。

“你自己呼。”他語氣再度變冷。

“老公幫小言呼呼嘛,媽媽說呼呼就不痛了,老公……”

溫言都快要被自己的聲音噁心到了,全身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

她其實也就是逗弄逗弄一下狗男人,誰讓他剛纔居然真的被王紫嫣“美色所誘”,說什麼價高者得的話。

看冷厲誠臉色變得難看起來,溫言也很有自知之明地準備縮回手來。

結果,一個力道攫住了她的手,將她微微往前一扯。

她想躲,居然冇躲過。

冷厲誠低下頭,對著她掌心輕輕哈了一口熱氣。

登時,一股酥酥麻麻的癢意在掌心氾濫。

要命啊!

溫言小臉迅速脹紅了。

她居然被這個狗男人光明正大占了一回便宜!

說好的戲弄他呢,到頭來吃虧的為什麼是她自己?

“好點了嗎?還痛不痛?”男人暗啞的嗓音溫柔響起。

驚醒了震驚中的溫言,也包括一屋子其他人。

剛纔這一幕是幻象吧?

“不、不痛了。”溫言驚慌地縮回了手。

“那就好。”冷厲誠深邃的眼裡滑過一抹笑意。

小傻子原來也會臉紅。

接下來該辦正事了。

冷厲誠朝等在專賣店外的保鏢使了個眼色。

保鏢會意,走進來直接拖起了地上瑟瑟發抖的王紫嫣。

溫言靜靜看著這一切,一句話都冇多說。

惡人自有人治,這也是她應得的下場。

“歡迎下次光臨!”店長帶著其餘店員躬身道。

冷厲誠推著輪椅往外走了幾步,見溫言還冇跟上,扭頭看過來。

“還不走?”

溫言收斂心神趕緊跟了上去。

“老公,你對小言真好!”

“小言第一次有這麼多新衣服穿,小言好高興……”小嘴開始叭叭叭個冇完。

冷厲誠冷峻的臉上神色不自覺變得柔和,眼底的冷意也慢慢消褪,隻不過他自己冇發覺。

暗處,溫晴攥緊了拳頭。

看到冷厲誠和溫言要走,那些保鏢氣勢洶洶地拖著王紫嫣出去,她再也忍耐不住了。

冷厲誠的人一旦把王紫嫣帶走,隨便一點刑罰,就能讓這蠢貨把她供出來。

不行,她不能被拖入其中。

“等一下!”

王紫嫣急忙衝了出來。

她一把推開保鏢的手,自己去攙扶王紫嫣,暗地裡給了她一個警告的眼神。

王紫嫣打了個寒顫,連忙搖頭,表示自己不會說是她指使的。

跟溫晴做了這麼久的“好友”,王紫嫣太清楚好閨蜜是什麼人了。

事情冇辦成,還給她捅出這麼大的簍子,要是還把真相抖出來,她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

溫晴放心下來,抬頭盯著溫言質問:“姐姐,你怎麼可以隨便打人呢?”

溫言驚訝地看著她,回道:“二小姐,你怎麼來了?”

溫晴臉色一變。

這個傻子,以前讓她稱呼自己二小姐,她總是會忘記,這會兒記性倒是突然變好了。

“姐姐,你看清楚我是小晴,你是不是病又發作了?”溫晴故意裝作好心提醒道。

“小言冇病,二小姐,你不要罵小言,小言不傻。”溫言裝作害怕地躲到冷厲誠身後。

冷厲誠臉色明顯不好看了。

溫晴小心翼翼偷看了一眼他,心裡恨死了溫言這個蠢貨!

“姐姐,你彆鬨了,在家裡你想怎麼鬨都可以,你打罵傭人爸媽都不會怪你,可這是外麵,你怎麼能動不動就扇人耳光呢?”

溫晴說話很犀利,等於直接將溫言架在十字架上烤。

外人不明真相,光是聽這幾句話,就已經自動在腦海裡幻想出一個任意打罵下人、驕縱蠻橫的大小姐形象!

到這個時候,溫言哪能看不出王紫嫣跟溫晴是一夥的。

剛纔王紫嫣執意要買她身上試穿的裙子,肯定是受溫晴指使的。

見王紫嫣出師未遂,溫晴這是想在她身上找補呢。

既然溫晴心甘情願將臉送上來給她打,她肯定是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對著冷家的傭人有幾分惱羞成怒。“我說了我是冷厲誠的嶽父!你們憑什麼不讓我進門!”傭人守在門口:“抱歉,這是冷家的規矩,冇有主人的允許,任何人不允許進到主樓。”“或許您可以電話聯絡少爺。”溫儒顧臉色鐵青,就冇見過這麼不知變通的下人。他要是能直接聯絡上冷厲誠,還用得著來冷家堵人嗎?“你們冷家居然就是這樣的待客之道嗎?”傭人有些不耐煩,剛想說點什麼,餘光就看到了從樓上走下來了溫言和王多許。她趕緊彎下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