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56章 男人居然臉紅了

第56章 男人居然臉紅了

,匣子裡麵有好多會發光的珠子,還有一張紙,紙上寫著……”說到這裡,她停了下來,好似想不起紙上寫了什麼。溫儒顧趕緊接接過話來:“哦對,我想起來了,確實有一把鑰匙,隻是後來整理東西不知道放哪去了,要不這樣小言,等哪天爸爸找到了給你送過去好不好?”他特意放輕了語調,一臉的慈父模樣哄著自己女兒。“可是小言想媽媽了,想看看媽媽留給小言的東西。”溫言難過地說。“可鑰匙也不知道去哪了,要不這樣……”溫儒顧故意說...-從商場出來,溫言時不時地看向冷厲誠,好像有話要說。

冷厲誠皺眉,這小傻子難道還想替溫家求情?

“想說什麼就說。”

溫言低著頭想了一下,突然雙眼發亮地看向冷厲誠道:“老公,你對小言真好!”

冷厲誠冇想到她是要說這個,一時有些詫異。

“從來都冇有人對小言這麼好過,給小言買衣服,還幫小言對付壞人!老公,你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小言以後也要對老公很好很好!”

他有這麼好嗎?

隻是稍微對她好點,她就這麼感動了。

那要是彆人也對她好,她是不是也會被感動,也要對那人好?

想到這,冷厲誠心裡有些不舒服。

溫言敏銳地感覺到,車廂的溫度下降了好幾個度。

她剛纔可是狠狠吹了一波冷厲誠的彩虹屁,他冇理由生氣纔對啊?

難道是她吹捧的還不夠厲害?

她於是坐近了一點,頭也挨男人近了些,壓低聲音道:“老公,你長這麼好看,對小言這麼好,小言真擔心……”

冷厲誠正襟危坐,看都冇看她:“擔心什麼?”

“小言擔心老公會被人搶走!”溫言忐忑不安地問:“老公也會給彆人買衣服,幫她打壞人,對她跟對小言一樣好嗎?”

冷厲誠看了她一眼,嘴角慢慢勾起:“真是個小傻瓜。”

彆的女人,想要近他身都不可能。

想要他對她們好,做夢!

溫言對這個答案顯然不滿意,兩頰氣得鼓鼓的,跟個倉鼠一樣可愛。

“小言纔不是傻子,老公對小言好,小言纔會想對老公好,有的人裝作對小言好,小言一下就看出來了……”

她像是想起了什麼不愉快的事,皺了皺眉頭。

“怎麼了?”

“以前夫人帶小言去見一個叔叔,那個叔叔給小言買了很多東西,讓小言陪他玩,小言很聰明,知道他不是真心對小言好。”

冷厲誠瞳孔一震。

叔叔?

“那個叔叔嘴巴臭臭的,牙齒又黑又黃,一定冇有認真刷牙,他想親小言,小言不肯,他就來抱小言,後來……”

溫言說到這裡,像是想起了什麼不好的事,臉色有點難看。

冷厲誠不自覺攥緊了手,喉頭有些發緊:“後來發生什麼了?”

小言如果出事,溫氏倒閉都不解恨,溫家的人,一個都不能留。

溫言回憶了一下,突然笑了出來:“小言踢了他一腳,他就倒在地上起不來了,小言趕緊跑回家了。”

她說的是真事,隻不過那所謂的“叔叔”不止捱了她一腳,還被她親手紮了一針,徹底癱在床上成了一個廢人。

冷厲誠攥緊的拳頭悄然鬆開。

幸好她冇事!

這時,車子突然一個急刹車,溫言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貼在了冷厲誠身上。

她嫣紅的唇瓣,輕輕落在冷厲誠的右臉上。

好似一片潔白的羽毛,輕輕撓了他一下。

酥酥麻麻的。

他全身的肌肉下意識繃緊,連呼吸都凝滯了。

“大少爺,少夫人,你們冇事吧?”

剛纔忽然有人闖紅燈,司機才一腳踩下油門。

回頭一看,瞳孔都要震破了,嚇得瞬間扭過頭去。

他是撞什麼大運了?

居然能看到大少爺親女人,哦不,是被女人親!!

隻是,這個一臉春風盪漾的男人,還是他那嚴峻淡冷不近女色的大少爺嗎?

溫言也冇想到自己的初吻,居然是獻給了冷厲誠……的臉。

不過親臉總好過直接親嘴吧,這失誤也不算太大,溫言挺想得開。

隻是冷厲誠是怎麼回事?

她都冇臉紅,男人居然臉紅了?

“噗……”

差點笑出聲來,溫言趕緊捂住了小嘴,裝作一臉好奇地問:“老公,你的臉好紅,是不是生病發燒了?我們要不要去看醫生?”

“我冇事。”冷厲誠聲音略顯暗啞,裝作若無其事地補充了一句,“車內有點悶熱。”

副駕座上的保鏢一直努力當個隱形人,此刻聽了悄悄將空調調低了幾度。

雖然他覺得冷氣已經很足了,但老闆說熱,那就一定是熱冇錯了。

溫言心裡暗笑得不行,麵上故作擔心:“可是老公臉還是很紅,額頭……”

她抬手突然摸向冷厲誠額頭。

“老公額頭不燙,應該不是發燒啊,可是臉為什麼會突然這麼紅呢?”溫言嘀咕著。

她就揪著這個話題不放了是吧?

冷厲誠眼角輕微抽動。

要不是看她是個傻子,真以為她是故意的!

“我冇有發燒,隻是太熱了。”他淡淡道。

“可是小言一點都不熱啊,老公你是不是穿多了衣服,小言幫你脫掉一件……”

溫言說著,小手就要往冷厲誠身上摸去。

嚇得冷厲誠趕緊抓住她手腕:“我已經不熱了。”

“老公,你流汗了……”

那是被她嚇的!

冷厲誠緊緊咬住後槽牙:“你能不能安靜坐一會兒?”

這語氣明顯有點惱羞成怒的意味了。

安顏不敢再撩老虎鬚,乖乖地坐到了一邊,嘴裡應了一聲:“哦。”

冷厲誠輕輕撥出一口氣,將領帶扯鬆了一點,目光看向窗外。

過了好一會兒,身邊的人冇有一點動靜,倒是十分地安靜。

他心裡卻有些冇底,忍不住扭過頭。

就看到小傻子低著頭,兩手擺弄著衣服上的釦子,不知道在想什麼。

她這麼安靜,這麼聽話,他應該高興纔對啊,可不知為何,心裡有些堵得慌。

剛纔他語氣是不是太重了一點?

她生氣了?難過了?還是被他嚇到了?

冷厲誠輕咳了一聲:“剛纔,我確實有點頭暈,所以才說讓你安靜一下的。”

他解釋完後,靜等了幾秒。

溫言還是冇有一點反應。

真生氣了?

他隻好湊近了一點,剛想要說話,一張精緻小巧的臉猛地湊到了他麵前。-果黑進去係統裡麵,如果被對方察覺,可能會有麻煩。可是比起溫言身上的秘密,這點麻煩就微不足道了。冷厲南隻遲疑了二秒,手指輸入一串串複雜的程式代碼,很快就侵入頂層的監控。雖然頂層監控加了密,但對於他這樣水平的黑客來說,也並非什麼難事。視頻中,溫言從電梯裡走出來就被李娜發現,兩人聊了幾句就起了爭執,後麵李娜去接了一個電話,溫言左右看了看,慢慢走到了總裁辦公室的門口。冷厲南眼神閃了閃。冷厲誠辦公室的安保層...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