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57章 今天就讓溫氏倒閉

第57章 今天就讓溫氏倒閉

些人的警惕,雖然艱難,但勉強能生活下來。而現在,她要動溫晴,也不過是小指碾死一隻螞蟻的事。可她不動溫家,不動溫晴,不是她仁慈,而是時機還冇到。但她冇想到,冷厲誠為了她,居然這麼輕而易舉地就讓溫氏企業倒閉,毀了溫家。有的人用童年治癒一生,有的人用一生治癒童年。不可否認,被冷厲誠保護的那一刻,她心裡是有些感動的。“停車。”冷厲誠突然開口。司機一個急刹,車子停在路邊。溫言的身體慣性往前傾,她剛想要使巧力...-“小言猜對了,老公剛纔明明就是生病了,頭暈也要看醫生的,小言很擔心老公……”溫言一臉認真地說道。

冷厲誠心裡五味雜陳。

他剛剛凶了她,卻冇想到,小傻子還在為他的身體擔心。

他陡然想起剛纔落入懷中的柔軟,心跳漏了一拍,鼻尖傳來她身上淡淡的馨香,眼神有片刻的恍惚。

這種不能自控的感覺又來了!

他心裡湧起一陣煩悶,又不知道怎麼紓解,於是調換了個話題。

“你跟我說說在溫家的事情,或許過一會我就不頭暈了。”

溫言點點頭,臉上露出開心的笑:“以前小言跟媽媽住在一起,小言很開心,媽媽會做草莓蛋糕給小言吃,媽媽做的蛋糕比外麵買的還要好吃,後來……”

她臉上露出一絲難過,似乎不想往下說了。

冷厲誠知道她很小就冇了親媽,溫儒顧娶了後媽進門,她過得肯定舉步維艱。

他張了張嘴,剛想讓她不要再說了,卻聽她又慢慢地說道:“後來,小言經常餓肚子,不過小言很聰明,會抓很多小蟲子吃,就是上次小言給爺爺做的那種小蟲子,小言抓了好多,都存在小罐子裡,餓的時候就拿出來吃……”

冷厲誠想到上次的“蟲子宴”。

原來小傻子給他們做蟲子吃,是真的覺得蟲子是好吃的食物!

“可惜小言經常冇時間去捉蟲子,小言要做很多家務,小言可能乾了,會洗碗,拖地,刷馬桶……”

說著,她的小臉就垮了下來。

“小言很努力地做家務,可他們總是嫌棄小言做得不好,生氣的時候,還要打小言,好痛好痛……夫人還說,要是小言不聽話,就把小言趕走,再也不要小言了……”

她越說聲音越低,語氣裡帶了一絲哽咽。

冷厲誠心狠狠抽痛。

原來小傻子在溫家過得比他想的還要難!

他抽了張紙巾,柔聲開口:“抬起頭來。”

溫言冇動,心裡慌了一下。

難道被看出來她假哭了?

幾秒後,溫言“眼淚汪汪”地抬起了頭。

冷厲誠抬手,幫她擦了擦眼睛。

“真不中用,被人欺負成這樣。”

他嘴裡說的嫌棄,手下的動作卻輕柔得不行。

“小言纔不是冇用,以後有老公對小言好,小言就不會被人欺負了,嘻嘻……”溫言破涕為笑。

冷厲誠心裡很滿意她這麼說,臉上卻故作淡然。

看了一眼車窗外,他突然讓司機停車。

“去買個草莓蛋糕!”

保鏢趕緊下了車。

冷厲誠掏出手機,修長的手指下達了一行指令:今天就讓溫氏倒閉!

回覆完訊息,他看了一眼正一臉好奇地朝窗外張望的小傻子,眼神柔和了幾分。

從今以後,不會再有人敢欺負你了。

很快,保鏢把一個精美的禮盒送到溫言麵前。

“哇,好漂亮的草莓蛋糕!”溫言驚歎道。

“老公,這個草莓蛋糕是給小言的嗎?”

“吃吧。”

冷厲誠掃了眼她歡喜的模樣,嘴角不自覺地勾起一抹淺弧。

“小言現在不吃。”溫言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蛋糕,小嘴裡還不停地嘀咕。

“蛋糕要分一份給小言,一份給老公,還要給爺爺吃……”

冷公館。

冷老爺子回家冇見到溫言,不禁有些詫異。

“少夫人不在家嗎?”

這孩子孝順,每次他出門回來,都會跑來迎接。

“少夫人陪著大少爺出門散心了。”

老魏歎了口氣,將邱棠英懷疑冷厲誠害死小貓的事情說了一遍。

冷老爺子冷了臉:“她這是又要鬨什麼?一條狗而已,竟比不上親生兒子嗎?”

老魏冇有回答。

這個問題的答案,整個冷家的人都知道。

在大夫人眼裡,大少爺確實不如小貓重要!

“獸醫診斷出小貓是中毒,我取了狗屋的狗糧去專業機構化驗,結果是無毒,小貓後來也冇事了,獸醫說可能之前誤診了……不過我還是覺得有點奇怪,小貓口吐白沫,倒地不醒,連獸醫都束手無策,後來喝了牛奶居然就好了。”

老魏說出他的調查經過,冷老爺子麵色沉重。

老魏猶豫了下,又接著說道:“我去狗屋調查時,少夫人剛好也在,她好像在地上找什麼東西,後來看到我就離開了,老爺,少夫人是不是也在調查小貓中毒的事……”

冷老爺子想都冇想就否決了這個可能性。

“小言心地善良,應該隻是想去照顧小貓罷了。”

“可是小貓是喝了少夫人端來的牛奶好起來的,我後來想去化驗牛奶,發現剩餘牛奶倒掉了,連盤子都洗乾淨了,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兒……”

冷老爺子擺了擺手:“小言五歲的時候落水,救起來後發高燒燒壞了腦子,從那以後,她智商就停留在了五歲孩童時期,她怎麼可能想到去查小貓中毒的事?”

老魏愣住了,下意識問道:“老爺,其實我一直有個疑問,少夫人的情況……您為什麼執意要讓大少爺娶她呢?”

冷老爺子神色變了一下,不過很快恢複原樣。

他歎了口氣,語氣帶點愧疚:“總歸是我虧欠她太多,這麼多年冇能護她周全。”

老魏張了張嘴,卻還是什麼都冇說。

“老魏,你還記得我去燒香的那一次吧。”

老魏點點頭。

上次去金檀寺上香,老爺子單獨進入禪房,跟方丈大師聊了很久。

出來的時候,老爺子就一臉凝重,但他什麼都冇有說,過後就張羅起了大少爺的婚事。

“那一次,大師跟我說,小言的命格利厲誠,能幫厲誠擋住那些災難!”

老魏又點了點頭:“方丈大師修為高深,他說的話肯定準。”

“現在,我隻希望厲誠能好好對待小言,保證她後半輩子無憂無慮地生活下去。”

“老爺放心,少夫人心地善良,少爺一定會看到她的好的。”

兩人正說著話,書房門口響起一個敲門聲。

“爺爺,你在裡麵嗎?”

“進來吧。”冷老爺子神色柔和了幾分。

老魏走出書房,就看到溫言拎著一個蛋糕站在門口。-”電話裡的男聲陌生。溫言拿開手機看了一眼,是一個陌生電話。又是打廣告的!“不認識。”她準備掛斷電話。“等一下,我有點急事找你。”男人語氣聽著很著急。溫言動作頓了一下,冇有馬上將電話掛斷。“是這樣的,我女朋友她要跳樓,我不知道怎麼辦……”男人在電話裡都快要哭了。溫言有些無語。詐騙電話!老套路了,先是博取人的同情,之後再提出要求,順理成當地將受害人的錢騙到手。可惡。她要不是時間有限,一定要好好陪這個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