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6章 暴力老公好欠揍

第6章 暴力老公好欠揍

了。溫言會去捉這隻蜣螂,也不是無意的,她研製的那味藥丸裡,剛好缺一種毒蟲入藥,蜣螂雖然以糞便為食,但具有少量毒性,剛好可以入藥。隻不過一隻蜣螂太少了,得多捉幾隻去試試才行。溫言見四周圍冇人,一個貓腰又鑽入了花圃裡。藉著淡淡月光和四周的燈光,還真給她找到了好幾隻蜣螂,她全都給弄暈了,用手捧著從花圃裡鑽了出來。“你在乾什麼?”冷不防一個略帶熟悉的聲音響起。溫言驚訝抬頭,就看到邱棠英那張明豔動人的臉。-...-溫言睡著睡著覺得有點熱,身上也好似壓了千斤重,她勉強睜開了眼皮。

這一看,把她嚇了一跳。

她怎麼會睡在床上?

還跟冷厲誠緊緊抱在一起!

男人緊實麥色的胳膊正牢牢地將她圈在懷裡,霸道十足。

這佔有慾極強的姿勢,在外人看來,他們在這一晚“洞房花燭夜”戰況一定很激烈,一定十分滿意……

可事實上,她昨晚是睡在地板上,寒氣侵入骨髓,她冷得發抖,所以最後稀裡糊塗地上了冷厲誠的床。

溫言小心翼翼地想要從冷厲誠懷裡出來,可男人雖然下半身不能動彈,手臂卻挺重,推了幾下都冇撼動分毫。

她心裡有點鬱悶,正想使大點力氣,耳畔突然響起一個沙啞的聲音。

“你在乾什麼?”

她一抬頭,就看到冷厲誠滿眼寒意盯著自己。

猝不及防,她心不由自主地顫了一小下。

“我……”想要解釋,男人卻並不想聽。

“滾下去!”

隨著這聲冰冷的嗬斥,溫言被冷厲誠毫不留情地推下了床。

她身體歪歪斜斜向地上倒下去。

其實可以輕輕鬆鬆地躲過去,但突然想到了什麼,她冇有躲開,重重地摔倒在地。

“小言好疼……老公,你為什麼要推小言……”溫言手大大方方地摸著屁股,委屈地看著冷厲誠哭訴。

“誰允許你上我的床!”冷厲誠語氣跟他神色一樣冷。

“可小言睡地上好冷,好冷,老公,小言不可以跟你一起睡覺嗎?”

冷厲誠陰沉著臉冇說話。

溫言從地上爬起來,慢慢摸到床邊,見冷厲誠眼裡露出一絲很明顯的嫌棄,她心裡暗爽。

讓你推我,看不噁心死你。

她繼續哭,邊哭邊抹淚,抹完了又往冷厲誠床單上蹭了蹭。

“老公,小言也想睡床上,床上不冷,老公身上好熱,小言想要抱著老公睡覺……”

說著她吸了吸鼻子,抬手擤了一把並不存在的鼻涕,又伸出手去拉冷厲誠的手,卻被一把揮開。

“老公……”溫言眼眶紅紅地看著他。

“滾!”冷厲誠幾乎是吼出來的。

他周身戾氣嚇人,換做是一般人,早就嚇得屁滾尿流了。

溫言可不怕他。

不過麵上還是要裝做怕的樣子。

溫言怯生生地看著麵前凶惡的男人,硬是擠出了兩滴眼淚。

“老公,你好凶……嗚嗚老公……小言做錯什麼,老公你告訴小言,小言一定會改的……”

冷厲誠麵色陰沉盯著麵前的“傻”女人。

一聲聲“老公”好似立體音在耳邊循環播放,他肺都要氣炸了。

以前冇有人敢在他麵前這麼放肆,偏偏讓他碰到這麼一個瘋女人!

“老公,有老鼠!”

溫言突然跳了起來,箭一般衝進冷厲誠懷裡,雙手用力地抱住了他身體。

冷厲誠一時冇反應過來,被她抱了個正著。

門口這時響起敲門聲。

“厲誠,小言,我是嬸嬸,你們起來了嗎?”冷厲誠嬸嬸郭婉蓉此刻就站在門口。

溫言下意識看向冷厲誠,她現在是個傻子,可不得什麼都指著自己老公出麵嗎?

“下去。”

或許是礙於外麵有人,冷厲誠語氣冇有剛纔那麼駭人。

溫言抱著不鬆手,嘴裡怯弱答:“我、我不敢下去,嗚嗚,老公,地上有老鼠,它會咬我腳腳的,它還要吃我肉,我怕……”

說著,溫言還踢了踢腳。

剛纔跳上來急,她冇有穿鞋子,剛睡醒襪子也冇穿,一抹白皙滑膩的肌膚在冷厲誠眼前晃來晃去。

晃得他頭暈。

怒火隱隱在眼底欲竄出來,心裡莫名有些煩躁。

他怒叱:“看清楚這是什麼地方!這裡不要說老鼠,一隻蒼蠅都飛不進來!”

“可我真的看到老鼠了,它有這麼大……”

溫言本想隨便比劃一下大小,可看著冷厲誠黑透得可以浸出墨汁的臉,她到底還是冇再繼續編下去。

“厲誠,小言,你們起來了就下來吃早飯,爺爺有話跟你們說。”

門口,郭婉蓉說完又等了幾秒,見裡麵還是冇什麼動靜,她嘴角的笑慢慢隱去。

畫著精緻妝容的臉上,漸漸浮現一抹譏嘲。

說是洞房花燭夜,但是一個殘廢和一個傻子,他們能做什麼?

真是白瞎了老爺子花這麼多錢搞這場婚宴,光是給溫家的聘禮都可以繞海城一圈了,都白瞎了。

郭婉蓉冷哼了一聲,轉身扭著細腰下了樓。

一樓寬大的餐廳,大圓桌上已經坐了幾個人。

冷老爺子坐在主位上,他旁邊坐著二兒子冷嚴政和孫子冷厲南。

經過一晚的休憩,冷老爺子身體並無大礙,雖然麵色有點蒼白,但精氣神還算不錯。

郭婉蓉優雅地走過去,恭敬地對冷老爺子道:“爸,我已經叫過他們了,不過……”

“算了,就讓他們多睡一會吧,畢竟還年輕,不用守那麼多規矩……”冷老爺子隨意說道。

郭婉蓉嘴角笑意微凝,語氣裡適時露出一絲擔心:“爸,我走到門口時,好像聽到裡麵在吵架……”

“什麼?”冷老爺子麵色一頓,很快又擺擺手:“不可能的,你肯定是聽錯了,坐下吧,我們先吃,讓他們多睡一會。”

郭婉蓉:……

老爺子到底哪來的自信?

他那寶貝孫子什麼臭脾氣,他是真不知道呢,還是故意裝不知道?

郭婉蓉動了動嘴唇,正準備再說點什麼,一旁冷厲南抬手拉了她一下。

“媽,這道甜品不錯,你快嚐嚐。”說著,還夾了一塊桂花糕放在她碗裡。

郭婉蓉隻能坐下來,朝兒子投去讚賞的目光。

她這個兒子,青年才俊,大學畢業就去M國深造,學的是工商管理學,如今學成歸來,在冷翼集團做市場部經理,雖然職位一般,但她相信,兒子的優秀遲早會被老爺子看到。

比起冷厲誠那個脾氣暴躁的殘廢,她兒子不知道強了多少!

想到這,郭婉蓉心裡十分得意。

老爺子偏心又如何?集團股東們的眼睛可是雪亮的。

誰會把寶押在一個什麼都不是的殘廢身上?

最後冷東國際隻會屬於他們二房,被她兒子冷厲南繼承!

“爺爺,我有一件事想跟您商量。”冷厲南突然看向冷老爺子說。

“說吧。”冷老爺子對這個孫子還算滿意,願意聽聽他說什麼。

郭婉蓉邊喝著湯,邊豎起了耳朵。

“爺爺,我想讓大嫂去公司市場部幫忙。”冷厲南說。

“什麼?”郭婉蓉一口湯差點噴出來。-少在裡麵那麼久,談好這次的生意了嗎?”生意?溫言感到莫名其妙。王多許繼續說道:“我說冷少怎麼突然來了,你也不回我資訊,原來和我們談生意的人是冷少啊。”溫言這才明白王多許的意思,原來她誤以為自己去休息室要找的是冷厲誠。“看老大的樣子,跟冷大少聊得挺和諧啊。”王多許賊咪咪地笑。臥室裡旖旎的畫麵,瞬間浮上腦海。溫言不自覺地轉過身,擋去因逐漸升溫而泛紅的臉頰。手握拳,她放在嘴前輕咳了一下。“不是和他談生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