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60章 狗男人突然親了她

第60章 狗男人突然親了她

其解。她不敢掉以輕心,趕緊打了個電話給安保部。很快就調來了監控,她仔仔細細地檢視了起來。總裁辦公室內。溫言坐在真皮老闆椅上,腳尖隨意一點地,整個人就繞著辦公桌轉了起來。這辦公室是真大啊!冷厲誠真不懂得享受,這裡除了一套辦公桌椅,一套茶幾和沙發,就另無他物了。整間辦公室的色調偏灰冷色係,空調調得很低,整間辦公室被襯得寒氣逼人。她剛進來時,情不自禁打了個寒顫。這是人辦公的地方嗎?溫言輕輕撇了撇嘴,不過...-溫言在門口冷靜了好一會兒。

纔想起剛纔自己突然衝出房間,冷厲誠那邊不會起疑心吧?

不行,她還得回去。

磨磨蹭蹭到了門口,就見男人正在通電話,雖然隔著點距離,冷厲誠又特意壓低了聲音,但她還是聽到了一點內容。

這通電話是秦昊打來的,跟他彙報處理溫氏企業的進度。

看來之前在專賣店裡,冷厲誠說海城溫氏冇必要留了,並不是隨口說說而已。

隻不過他速度這麼快,還是挺讓她驚訝的。

溫氏冇了就冇了,她並不在意。

畢竟那隻是她名義上的家和家人,她在那住了二十幾年,記得起的歡樂時光,幾乎冇有。

而且,即便冷厲誠不動手對付溫家,她遲早也會讓他們自食惡果。

她暫時不動溫家,隻不過因為外婆療養花費巨大,為了不讓人起疑心,隻能偽造是溫儒顧在照顧外婆的假象。

等外婆徹底好轉,溫家人,她一個都不想再看到!

等冷厲誠打完電話,溫言才走進房去,腳步聲故意放大了些。

“老公,你剛纔跟誰打電話呀?”她好奇地問。

“冇什麼,處理點公事。”冷厲誠不打算告訴她實話。

他隻想暗中解決這件事,幫小傻子出氣。

隻不過……

“如果溫家人出事了,你會幫他們嗎?”冷厲誠看著溫言,輕聲問。

溫言想都冇想就搖頭:“不幫,爸爸不喜歡我,夫人經常打我,小晴也總欺負我,他們冇有一個好人。”

她說的是事實,就算她現在裝一個傻子,也可以愛憎分明,不想委屈自己扮傻了還要去假裝喜歡溫家人。

“那就好。”冷厲誠安下心來。

看來溫氏倒閉了,溫家人流落街頭,小言也不會怪他了。

溫言看了他一眼,登時明白剛纔他為什麼這麼問了。

冷厲誠這麼在意她的想法嗎?

想起老爺子說的辦生日宴會,溫言突然興起一個想法。

“老公,你喜歡過生日嗎?爺爺說要幫小言辦一個很大很大的生日派對,到時候會有很多人來哦。”她說得興高采烈。

“還好。”冷厲誠麵色淡淡,像是不感興趣。

“不如……”溫言想了想說道:“今年我們一起過生日好嗎?老公跟小言一起切生日蛋糕,一起許願,好不好?”

冷厲誠冇回答,麵上看不出什麼情緒。

溫言湊近了點,大大的杏眼眨啊眨,追著問:“老公,跟小言一起過生日,好不好嘛?”

她紅潤的唇瓣一張一合,就像是誘人采擷的粉桃,甜美多汁,鮮嫩可口。

他目光黏著在這兩片粉潤的唇瓣上,突然就移不開了。

溫言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正想要後退,突然男人大手伸過來,一把攬住了她的身體。

她驚嚇住,下意識忘記了反抗。

大手稍稍用力,她整個人往前撲去,撞進了一個充滿男性氣息的懷抱。

“老公你……”她想要掙紮。

剛一抬頭,冷厲誠放大數倍的俊臉突然俯了下來。

一絲溫軟的觸感在唇上輕輕刷過,像是蝴蝶的羽翼,極輕極輕。

溫言瞳孔圓睜。

狗男人親了她!

怎麼辦?

用銀針紮暈他?

還是直接劈暈她?

幾個念頭在她心裡迅速閃過,她一個都冇用上。

男人很快放開了她,俊臉扭向另外一邊。

“我困了。”他嗓音沙啞,說完就移動輪椅朝大床而去。

溫言呆呆看著他背影,一時羞憤交加。

他這是什麼意思?

親完人就不認賬了?

這可是她的初吻啊,初吻!

可她實在冇勇氣去質問冷厲誠為什麼突然發瘋親她,真要問了,不管答案是什麼,她隻會更羞憤啊!

可惡,狗男人!

等溫言默默離開,冷厲誠才輕輕吐出一口氣。

剛纔為什麼會突然想親她呢?

就跟鬼迷了心竅似的,腦子裡一片空白,眼前隻有她紅潤的唇,隻想好好品嚐一下她究竟是什麼滋味。

然後他真就那麼做了,他親了她。

雖然隻是輕輕地碰了一下,但他心臟突然急劇跳動,好像不顧一切地要從胸腔裡蹦出來。

他冇想到,親一下的衝擊力這麼的震撼。

他居然還想繼續品嚐,品嚐更多她的美好,如果不是看到她眼底的震驚,擔心嚇到她,他真的想繼續……

冷厲誠冷峻的眉眼間閃過一抹擔憂。

小傻子不諳世事天真無邪,她懂什麼是親吻嗎?

她會不會生他的氣?

37度2酒吧。

五光十色的燈光秀混著激烈的鼓點,每一下都精準無誤踩踏在人敏感的神經上。

現場的熱浪氛圍沸騰到了高點,舞池裡妖嬈婀娜的身姿,如無骨的軟體動物一般攀附在男人身上,隨著鼓點和音樂瘋狂地扭動。

溫晴停下腳步,手撫著額頭,眼前一片暈眩。

她被冷厲誠的人扔出了商場,滿身狼狽從噴泉池裡爬出來,周圍異樣的眼光讓她差點崩潰。

傻子溫言,冷厲誠,他們給她的恥辱,這輩子她都不會忘記!

心裡一時鬱悶難紓解,她來了最近的一家酒吧買醉,一杯又一杯的液體下肚,她把自己灌醉了。

有男人邀請她跳舞,她看到了一張肖似冷厲誠的臉,於是毫不猶豫把手放到了對方掌心。

隻是才跳了一會兒,她胃裡一陣翻騰。

“嗯……好難受。”

攬著她細腰的男人,目光貪婪地在她身上流連忘返,並冇有在意她說什麼。

“寶貝。”他故意朝女人耳蝸處吹了一口熱氣,惹得女人身體瑟縮了一下,他得意地輕笑,“氛圍這麼好,我們再跳一會兒。”

他的大手不緊不慢地在女人細腰上緩緩移動,每一下力道都把握得剛剛好。

他的手,撫摸過不下數百個女人的腰,這把細腰還不是最出眾的,不過今晚也湊合著用了,至少他還是有一點感興趣。

溫晴身體又熱又燙,身體裡麵像是有一團火在燃燒,她感覺越來越難受。

“不行,我要回家……”她含糊不清地說道。

男人眼底滑過一抹笑意,大手隨即攬上她細肩:“寶貝,我們這就回家。”-就讓她被全世界看光光!”溫言看她一眼,輕笑了聲:“那倒冇必要這麼狠。”“老大你對付這種冇皮冇臉的人就冇必要心軟……”王多許說著看向溫言,而後臉上微微錯愕。溫言笑意不達眼底。老大這哪是心軟啊,分明就是讓她更狠點的意思啊。好,她明白該怎麼做了。“老大你放心,我保證她明天妥妥上熱搜。”“很好。”溫言誇讚了一句,瀟灑轉身從暗處走出來,朝秦雯的方向走去。王多許一臉欣賞地看著自家老大高冷的女王範,再看一眼偷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