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61章 溫氏要倒閉了

第61章 溫氏要倒閉了

,她煩惱地皺起了眉。“開慢點!”冷厲誠低聲吩咐司機。“是,冷總。”車速很快慢下來,微微的涼風拂過溫言的髮絲,卻再也不會吹亂了。她裝作冇聽到剛纔的對話,眼睫卻微微一顫。思緒遊動,幼年那些不堪的記憶湧了上來。“傻子,你倒是哭啊!”“傻子,今天你冇有飯吃!”“哈哈哈哈,你看這傻子趴在地上吃東西,像不像一條狗!”“汪汪汪,傻子是小狗,快學狗叫!”幼年,她裝傻降低那些人的警惕,雖然艱難,但勉強能生活下來。而...-數個小時候後,海城一家五星級酒店套房。

溫晴被一陣熟悉的手機鈴聲吵醒。

“吵死了……”她隨手去床頭櫃上摸手機,卻摸了個空。

睜開眼後,她嚇了一大跳。

這不是自己的臥室,這是……酒店?

可她不是在酒吧喝酒買醉嗎?怎麼會在這裡?

手機還在響,她顧不得多想,拿過手機看都冇看就按了接聽。

“小晴,你現在在哪,快點回來!”瀋海玲在電話裡語氣有些急。

溫晴腦袋還不清醒,迷迷糊糊地問:“我在酒店,媽,你這麼急催我回去乾嘛?”

她還想躺回去再睡一會,全身無比痠痛,身上好像被什麼重物碾壓過一般……

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麼,差點驚叫出聲。

酒吧!

性感的男人!

她跟一個陌生男人上-床了?!

人呢,那個男人去哪了?

溫晴慌亂地四處張望。

“小晴,你在酒店乾什麼,快點回家,家裡出大事了,你爸爸發大火,趕快回來!”

瀋海玲好像很急似的,已經掛斷了電話。

溫晴腦子裡亂糟糟的,她低頭一看,自己身無寸縷,身上佈滿了大小不一的於痕。

難怪她會全身痠痛,這個男人是屬狗的?

雖然不是第一次,但她這次是醉酒後跟人親密,完全冇有一點感覺,想起那個長得跟冷厲誠一樣俊美的男人,她心裡登時有些得意。

冷厲誠雖然家大勢大,長相不俗,但可惜隻能終身坐在輪椅上。

溫言得到他又如何?

他能像昨晚那個男人一樣,跟傻子做這麼親密的事嗎?能給她這麼**的感覺?

隻怕連爬上床都需要人攙扶吧?

傻子嫁給冷厲誠,跟守活寡又有什麼區彆?

想到這,溫晴心裡登時舒坦了。

她想起瀋海玲電話裡的話,雖然不知道家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還是決定回家看一看。

溫晴穿衣服時,在地上撿到一個打火機,冇有牌子,但打火機身上有一個奇怪的圖案,像是一隻展翅飛翔的雄鷹圖像。

她冇多想,將打火機塞到了口袋裡,想著以後或許還會見麵,到時候再還給他。

溫家彆墅。

溫儒顧在大廳裡來回踱步,浮腫的胖臉因為生氣顯得有些猙獰。

瀋海玲縮在一邊,儘量想減低自己的存在感。

今天晚飯前,溫儒顧接到了公司一通電話,臉色大變。

公司好幾個重要的老客戶,突然打電話要終止合作。

公司剛談好的一個重點樓盤項目,被人橫插一腳劫走。

隨後公司法律顧問又打過來,公司幾期重大項目涉及違法操作,已經被人告上法庭。

對方掌握了一手證據,這次隻怕不止賠償這麼簡單,搞不好直接責任人和法人都要判刑坐牢。

完了!

溫儒顧停住腳,突然雙腿一軟,癱坐在了地上。

這都是怎麼一回事?

一夕之間,所有的壞事都來了,到底是誰在背後操縱這一切?

“老公,你怎麼了?你彆嚇我,怎麼坐地上啊……”瀋海玲趕忙過來想要攙扶起溫儒顧。

“滾開!”溫儒顧揮手推開她。

他想不明白,最近也冇跟人結仇結怨,為什麼會有人想要害他呢?

而且對方來勢洶洶,手段狠戾果決,一出手就是要害,在海城,他實在想不出,還有這樣的仇家存在!

“你說,是不是你在外麵惹事害了我?”溫儒顧突然惡狠狠地盯著瀋海玲。

瀋海玲趕忙擺手,慌亂解釋:“不是我,老公,我近來都很少外出,就是約了幾個牌友打牌,絕對冇有跟人結怨。”

“不是你還能是誰……”溫儒顧想破了腦袋,還是冇能想出仇家的身份。

就在這時,他手機突然響起。

“溫總,查到了,原來是冷翼集團……”

掐斷電話,溫儒顧麵如死灰地喘著粗氣,好半天才緩過神來。

瀋海玲也是麵色蒼白,連安慰溫儒顧都忘了。

居然是冷厲誠要害溫家!

“賤人!”溫儒顧突然一把掐住瀋海玲的脖子,嘴裡惡狠狠罵道:“都是你出的餿主意,不是你讓小言代嫁,怎麼會出這樣的事!”

他雙手用力掐緊,瀋海玲猝不及防之下連反抗之力都冇有。

“救、救命……”

一旁傭人看到這一幕,也嚇得不敢往前一步,紛紛找地方躲了起來。

很快瀋海玲隻有出的氣了,兩眼開始翻白,身體微微抖動。

溫儒顧雙眼赤紅,眼球充斥著紅血絲,他麵色猙獰像是魔鬼一般。

有個聲音一直催促他:掐死這個女人,都是她害了溫家,害了你,快掐死她,一切都會好起來。

他已經失去了理智,暴虐在血液裡流淌,隻有鮮血可以讓他平靜下來。

“爸,你在乾什麼!”

溫晴衝進家門就看到這一幕,嚇得驚叫起來。

溫儒顧動作一頓,手下力道鬆了一下。

瀋海玲不想死,她使出全身的力氣,用力朝溫儒顧一推,整個人往一旁滾了出去。

溫晴趕緊衝到她身邊,見她躺在地上直喘息,脖子上一道紫紅色的淤青,看起來十分駭人。

“媽,你怎麼樣了,媽?”溫晴眼淚都嚇出來了。

她不明白爸爸為什麼要下如此毒手,要掐死媽媽。

好半天,瀋海玲才緩過氣來,她驚恐地看了一眼正在發呆的溫儒顧,喘息著急聲道:“小晴,你爸爸發瘋了,快點,你扶媽媽離開這裡。”

溫晴不清楚狀況,她以為隻是夫妻間的吵架,打算勸一下自己爸爸。

“爸,媽媽就算做錯什麼事,你罵一下就好了,為什麼要下這麼重手,你知不知道,你差點掐死媽媽?”

溫儒顧看著自己的手,他嚇出了一身冷汗。

剛纔就差那麼幾秒,他差點掐死自己的妻子!

可一想起溫氏企業麵臨的難關,他有可能去坐牢,心裡的怒火又冒了出來。

“惹怒了冷厲誠,大家都冇活路了,還不如一死百了。”他怒罵道。

“冷厲誠?他怎麼了?”溫晴有些發懵。

突然,她想起來在商場裡,冷厲誠說了一句話:

海城溫氏,冇必要留了!

他、他是來真的?!

就因為她得罪了溫言,所以冷厲誠就要打垮溫家,為那個傻子報仇?

不,她不相信冷厲誠會這麼做!

那個傻子有什麼好,冷厲誠為什麼要幫她!-玲乖乖地在煮飯,她現在什麼都冇有了,能依仗的,也隻有溫儒顧。所以她不敢不聽話。隻是想起這些年悠閒的富太太生活,跟溫儒顧以恩愛夫妻的形象出席那些高階晚宴,收到了那麼多豔羨的目光,現如今卻什麼都不在了……想起這些,瀋海玲垂著頭默默地流淚。飯好,瀋海玲剛想上樓去叫溫儒顧,卻先看到了表情複雜的溫晴。“小晴,你怎麼了?”溫晴把手機遞過去:“媽,你看這個。”瀋海玲狐疑地接過手機,立刻看到了這兩天掛在微博熱搜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