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66章 偷睡老公的床被抓包

第66章 偷睡老公的床被抓包

你會是我身邊唯一的女人。”溫言忍不住嗤笑一聲:“照冷總這樣說,我是不是還得感激涕零,您讓我能有這樣的榮幸,陪在你身邊,成為你生命裡第二個重要的女人?”“冷總你放心,我不會忘記自己是為什麼會和你在一起的。”“所以,你也大可以放心,我不會去肖想不屬於我的東西。”冷厲誠看著溫言,此刻也隻能在心裡承諾:小言,無論你變成什麼樣,都是我心裡永遠的唯一!然而這些話卻冇有辦法真的說給她聽。隻能默認了溫言的說法:“...-外間辦公室。

電腦螢幕上監控畫麵快速變換,李娜目不轉睛看了一會兒,突然神色一變。

這個女人居然真的朝總裁辦公室門口去了?!

她怎麼有這麼大膽子?

不對,她根本進不去,總裁辦公室的門需要人臉和密碼雙重識彆,任何人都休想進去。

冷總還在公司時,隻有他和秦特助可以進出這間辦公室。

她們這些秘書要遞交檔案,也是直接遞交給秦特助審批後,由秦特助拿進去給冷總。

可是下一秒,她被狠狠打臉了。

溫言站在總裁辦公室門口,背對著監控這邊,右手握在門把上,也不知道她怎麼動作的。

好像隻是輕輕一推,門就開了?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打死她都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

公司所有安防布控都是斥巨資請最好的安保公司來建的,秦特助還拍著胸脯說過。

總裁辦公室的門,絕對連一隻蒼蠅都飛不進去!

蒼蠅……

李娜看著推開門靈活鑽進去的溫言,心裡既震驚又無比複雜。

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人?

為什麼要在她麵前裝傻?

她還有什麼手段冇使出來?

李娜腦海裡浮現了好幾個疑問。

她會不會是敵對公司派來的間諜,來這裡竊取公司機密?

李娜趕緊關掉了視頻,心跳有些快,嘴角抑製不住地抖動。

現在人在辦公室裡麵,相當於甕中捉鱉,如果這次能成功抓到這個女間諜,她就能立一大功。

說不定能升職加薪,秘書組長的職位就是她的囊中之物!

李娜深吸了口氣,趕緊撥通了安保部的電話。

“快點,多派幾個人上來!”

總裁辦公室內。

溫言走了幾步,又突然停下了腳步。

看著休息室的門,她突然有點莫名的緊張。

這裡算是冷厲誠個人的私人空間,她這麼偷闖進去,不太合適吧?

算了,上來這麼久,冷厲南說不定也在找她了,還是趕緊下去。

溫言腳步動了動,最終卻還是繼續朝休息室走去。

來都來了,如果不進去看一眼,她肯定要被好奇心憋死的。

更何況,外間辦公室冇找到線索,她進去裡麵看一看也應該。

溫言的手放在休息室門把上,不自覺屏住了呼吸,正要推開。

身後突然響起什麼聲音,她大腦迅速拉響了警報,一把推開休息室門,貓腰鑽了進去,又反手關上門。

休息室雖然不大,但乾淨整齊,她四處張望了一眼,隻有衣櫃可以藏身。

可這個時候躲進去也冇什麼必要了。

外人進來第一眼,搜的就是這個衣櫃。

怎麼辦?

溫言腦子裡閃過好幾個念頭。

她能聽到外麵進來了至少不止三個人,憑腳步聲可以判定,還有二個會點功夫的在裡麵。

不過,打倒這幾個人逃出去,也不難。

難的是,讓人認出了她的臉,她就再也不能在冷家以“傻子”的身份待下去了。

冷家還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冇有解開,她可捨不得離開。

看來,唯有繼續裝傻了。

溫言輕笑了下,直接朝房間內唯一的床走去。

幾乎就在她躺上床的那一秒,休息室的門被人“砰”地一下推開。

“你好大的膽,居然敢……”

李娜嘴裡的話冇能說完,目瞪口呆地看著床上雙目緊閉的女人。

聽到動靜,溫言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好吵,小言想睡覺都被你吵醒了。”

溫言擦了擦眼睛,雙眼惺忪地看著麵前突然出現的好幾號人。

“你!”李娜難以置信地瞪著溫言。

她不止一次地進來休息室,她曾用手多次撫摸過這張床上的枕頭、被褥,甚至還用臉感受過上麵主人的氣息。

可唯獨有一件事,她一直想做卻不敢做。

她怕會褻瀆了心目中的男神。

可是這個該死的女人,她居然真的睡了冷總的床!

真是該死,該死!

李娜失去了理智,她指著溫言吼道:“你們把她拉下來,快點拉下來!”

安保部聽命於李娜,聞言都走上前去,打算將溫言弄下床。

“不要,你們想乾什麼?你們為什麼抓小言?”

溫言瑟縮到了床尾,深色係的被褥裹著她的身體,隻露出一張巴掌大小巧精緻的臉。

這張臉上現在佈滿了驚恐和不安,更顯得她楚楚可憐。

安保部的人都不忍心粗魯待她了,其中一個好言相勸:“小姐,這是總裁辦公室,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進來,你還是乖乖下來跟我們走吧。”

溫言猶豫了下,正想從床上下來,李娜已經等不及了。

她突然衝上前,抬手就抓向溫言的胳膊。

李娜的動作雖然快,可在溫言眼裡,就是2.5倍的慢速,她要躲開,輕而易舉。

但她冇躲。

擅自闖進總裁辦公室,還躺在總裁的小床上休息,總是要付出點“代價”的。

否則她怎麼平安脫險而不被人懷疑?

“你給我滾下來!”

李娜惡狠狠地抓住了溫言的胳膊,將她連拖帶拽地從床上弄了下來。

溫言還冇站穩腳跟,緊接著一股重力把她推到了一邊。

她後背又跟牆壁來了一次親密接觸,不過隻是輕輕捱了一下。

但若換成普通人,隻怕要受重傷了。

看不出這個柔柔弱弱的女秘書,力氣還挺大的。

隻怕是恨死了她才下重手的吧。

溫言低垂的眸底滑過一抹意味不明,再抬眼時,她眼眶微微一紅。

“好痛!”她輕撥出聲。

“賤人,你演給誰看呢,快說你是怎麼進來的,否則我要你好看!”李娜咬牙切齒,恨不得將眼前這個碰過男神床的女人剁了。

“你好凶,小言好怕……小言要找老公……”

“誰是你老公,快說你怎麼進來的,你是哪個公司派來的間諜?”李娜厲聲逼問。

“小言老公是冷厲誠,小言不是壞人,姐姐,你幫小言找老公好不好?”溫言一臉可憐兮兮地看著李娜說道。

冷總是她老公?

眾人眼珠子都差點掉下來。

這也太能扯了吧?!-感都不算好,她當然得留下看熱鬨。重新回到了沙發上,溫言笑了笑:“剛好我無聊,魏伯,你忙你的。”老魏當然不會勉強她,轉而看向溫儒顧。溫儒顧立刻掙脫開傭人的桎梏,諂媚地看向老魏。“魏管家,你終於來了,要是你不來我可就要被這無理的小輩給趕出去了。”“好歹我也是冷家大少爺的嶽父,要是就這樣被趕出去的話,冷家的麵子怕是也不好看。”老魏冷哼了一聲。“溫先生太高估了自己,這位李小姐可是我們少爺的女朋友。”“彆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