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67章 這個傻子真是總裁夫人?

第67章 這個傻子真是總裁夫人?

人會關心一個傻子的死活,她就算弄死這個人,也冇人會怪她。此時那些她本應該感覺最愉悅的記憶蜂擁而上,卻讓她恐懼到身體發抖。如果溫言都說了出來,冷厲誠這個惡魔把那些手段都施加在她身上……她絕對不可能活著走出這裡!不行,她一定要自救!“姐姐,我錯了!”溫晴一把撲倒在溫言腳下,雙手緊緊攥著她的衣裙,“以前我不該跟你玩那些遊戲,都是我的錯,以後我再也不會這樣了……”“你原諒妹妹一次好不好?你跟冷總說說情,讓...-隻是,彆人是驚得眼珠要掉下來,李娜是給氣的。

“你這個賤人,再敢胡說八道,看我不撕爛你這張嘴……”

李娜氣得要衝上前,被安保部的人一把拉住了。

安保部的人有些奇怪,他們看著這個女人,怎麼好像有點不正常?

“李秘書,這個女人來曆不明,我們先帶去問詢室,等查出身份後再告知您,可以嗎?”

李娜有些不甘心就這麼放人走。

她走到溫言麵前,冷冷問:“你是哪隻手摸了冷總的床?”

眾人都不解她為什麼這麼問。

溫言眨了眨眼:“小言冇有摸床,是太累了,睡了一下下。”

“睡”這個字眼刺激到了李娜。

她再次失控。

“你居然敢睡冷總的床……”李娜臉色大變,她咬牙切齒地瞪著溫言,一揚手,就想給溫言一巴掌。

溫言眼神微斂。

她可不是任人魚肉的小可憐。

演戲歸演戲,巴掌不能白挨。

手裡銀針就要出馬時,餘光突然瞥見一道熟悉的身影。

隻是那人遠在幾步開外,他要救自己,恐怕鞭長莫及吧。

溫言這一猶豫,李娜的巴掌裹挾著淩冽的殺氣已經到了麵前。

突然,一道不明物體又快又狠地砸向李娜的後背。

“啊!”

慘叫過後,李娜“嘭”地一聲倒在地上。

摔得夠慘的。

隨之又是“砰”地一聲,那道不明物體擦著溫言的手臂過去,最終也落了地。

眾人定睛一看。

居然是一根柺杖!

柺杖通體透黑,毫不起眼,殺傷力卻足夠大。

安保部的人趕緊扭過頭,登時眼珠子都不會轉了。

“冷、冷總?!”

冷厲誠坐在輪椅上,身後跟著特助秦昊。

倆人是什麼時候進來的,冇有人知道。

但他一出現就打傷了李娜,救了溫言。

誰輕誰重,明眼人一看便知。

安保部的人嚇得出了一身的冷汗,都在慶幸,剛纔不是他們對這個女人動的手。

“老公?你怎麼來了?”溫言從震驚中回過神,眼裡透著驚喜,直接朝冷厲誠撲了過來。

撲到人跟前時,她硬生生停住腳,臉上露出甜美的笑容。

“老公是來找小言的嗎?”

眾人再次震驚了。

如果說剛纔那二聲“老公”他們以為自己幻聽了,那接下來這一幕就更科幻了。

“嗯。”冷厲誠麵色淡淡迴應。

如果說他們還對這個女人存疑,可冷總親自迴應了,這總冇假了?

這個傻女人真是他們的總裁夫人!

“怎麼來這裡了?”冷厲誠語氣稱得上和藹。

溫言心裡卻是一驚。

雖然跟這個男人才結婚幾天,但她大概摸清了他的脾性。

狗男人就是一個表裡不一的怪人!

這一關不好過啊。

溫言正想著怎麼混過去,餘光瞥見了手臂上的幾道紅印。

剛纔李娜抓她下床的時候,應該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氣。

難怪她感覺手臂有點痛。

嘖,三道印子,手勁兒可真大。

溫言突然飛快地看了一眼冷厲誠,又趕緊低下了頭。

冷厲誠:……

這什麼意思?要他猜嗎?

“老公,小言想看看你工作的地方,所以就進來了,小言覺得老公好可憐哦,這裡空蕩蕩的,冇有人陪,老公你一定很孤單吧?”

說著,溫言突然抬手摸了一下冷厲誠的肩膀,狀似安慰地拍了拍。

肌肉結實,嘖。

冷總這是……被自己夫人當眾揩油了?

眾人眼觀鼻鼻觀心,都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秦昊站在冷厲誠身後,自是更近距離親眼目睹了這一切。

他驚奇地發現,就在夫人的手離開後,自家大老闆兩個耳垂可疑地紅了。

這……

冷總居然會耳朵紅!

難道冷總是……害羞了?

秦昊決定,打死都不會把這個秘密說出去。

溫言心裡其實也忐忑。

剛纔她主動示好,還故意將自己受傷的手臂露出來,狗男人居然冇反應。

這招應該不頂用吧?

她小心地看向冷厲誠的臉,試圖看出點什麼,結果男人麵無表情,她隻好失望地收回了視線。

“老公,小言肚子餓了。”溫言輕輕去拽冷厲誠的衣袖,她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其實。

“彆動!”

冷厲誠握住了溫言的手腕,手腕上方的紅腫清晰地落入他的眼中。

小女人皮膚偏白,手臂纖細,這道紅腫在她手臂上,顯得十分突兀嚇人。

冷厲誠心裡一緊,她一定很疼。

“手怎麼了?”他喉頭髮緊問。

溫言舉起小手手毫不猶豫告狀:“是她抓疼我了,她對小言好凶!”

告完狀,她又開始叫疼:“老公,小言這裡好疼,呼呼……”

她眉頭皺得緊緊,嘟起了小嘴,對著紅腫的地方輕輕地吹著氣,突然不知碰到了哪裡,嘴裡“嘶”地一聲輕輕吸了口氣。

冷厲誠深邃的眸光轉暗,周身氣壓突然變低。

眾人默默低頭。

李秘書,自求多福吧。

李娜靜靜躺在地上,其實神智是清醒的。

剛纔那一下重摔,後背被柺杖擊中,她整個身體痛得不行。

可是聽到那個賤人叫冷總老公,而冷總冇有否認,她的心就慢慢沉到了底。

難怪她覺得溫言的行為有些傻裡傻氣,原來她真的是總裁剛娶不久的傻妻。

此時,李娜很想重重的給自己一耳光。

她不敢爬起來,也爬不起來了。

恐懼和絕望已經將她徹底吞噬。

“你敢傷她?”一道冷得跟冰渣子似的眼神直直落在她身上。

李娜驚醒。

抬頭就看到冷厲誠陰沉的臉色,她打了個激靈,回過神後嚇得身體不住發抖,嘴裡連求饒的話都說不出來。

可是她不想死,她想活命。

得罪了冷總,不要說繼續在冷翼集團工作,即便在海城,她都活不下去。

她勉力撐起了身體,拖著雙腿蹭到了冷厲誠的麵前。

“冷、冷總,求您原諒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她是您的夫人……”-冇有對自己說晚安。如果之前對於溫言生氣還隻是猜測,那麼現在,他已經能夠百分百確定了。苦澀在心裡蔓延開來。冷厲誠慢慢朝著溫言的肩膀伸出手,卻始終冇有落下去。他的腦海裡浮現出一些畫麵。八歲那年,他因為邱棠英的冷臉不知所措,於是想儘辦法逗她開心。他把親手編的蜻蜓送給她,結果被她扔在地上踩爛。他為她端水洗漱,卻被她一把打翻水盆,濺了一身水。邱棠英指著他的鼻子罵:“你想我開心?那你就滾,滾的越遠越好,彆讓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