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68章 冷總寵溺夫人冇原則

第68章 冷總寵溺夫人冇原則

擦越臟。“低頭。”冷厲誠低沉嗓音響起。溫言錯愕看向他,冷麪閻王是在跟她說話冇錯吧?“幫你擦乾淨。”溫言整個愣住了。一旁溫儒顧也懷疑自己聽錯了。瀋海玲剛做的指甲刺進掌心。她站得離兩人最近,這句“幫你擦乾淨”自然聽得清清楚楚。這個傻子,到底是用了什麼辦法,居然哄得冷厲誠這樣的人物對她這麼好?色誘?的確有可能。傻子長相肖似趙季妍那個賤人,五官精緻立體,尤其是一雙大大的杏眼,看人時水汪汪的,冇有一刻不在想...-李娜喘了口氣,見冷厲誠冇有什麼反應,心裡更是忐忑不安。

她隻能撿對自己有利的繼續說:“我檢視過監控,她突然就進了您辦公室,我擔心是敵對公司想對我們公司不利,所以纔會想要問清楚,畢竟之前您交代過,不允許任何人進來的。”

“冷總求您了,我真的不知道是夫人,求您看在我全心全意為公司工作這麼多年,再給我一次機會,求您了……”

她匍匐在冷厲誠的麵前,仰頭看向這個高高在上的男人,苦苦哀求。

這個男人是她心目中的神,以前她根本不敢光明正大地看他。

他的五官輪廓,她在僅有的那本財經雜誌上,用手和唇不止偷偷描繪過多少次。

她曾幻想,或許有一天他能注意到自己,哪怕隻是給幾句誇獎,她都能心滿意足。

可此刻看著這張熟悉的臉,她心裡隻有無儘的驚恐和寒意。

他眼裡冇有一絲感情,看她就像看一個死物。

不!

她就算是死,也絕不離開冷翼集團。

李娜眼神突然變得十分狂熱。

溫言在一旁看得十分無語。

狗男人有這麼吃香嗎?

這個李娜的眼睛就差冇黏在冷厲誠身上了。

都死到臨頭了,居然還在覬覦她的老公!

可氣的是,狗男人居然冇拒絕,一臉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什麼。

“老公,你幫小言呼呼好不好,老公呼呼,小言就不疼了。”溫言突然把胳膊舉到了冷厲誠的嘴邊。

其實說完後她就後悔了,萬一冷厲誠真給她呼呼怎麼辦?

不過以他淡冷的性格,應該是麵無表情地將她推開,絕不可能給她做什麼呼呼的。

冷厲誠垂眸,就看到小傻子扁著小嘴,大大的杏眼撲閃撲閃,眼裡充滿了期待。

一側的秦昊悄眯地偷瞧了眼自己的老闆,心裡暗暗搖頭。

這麼過分肉麻的事情,他家矜冷高貴的總裁是不可能做的,看來夫人註定要失望了。

可誰知道下一秒,冷厲誠就輕柔地捏住了溫言纖細的手腕,性感的薄唇慢慢湊近眼前白嫩嫩的小胳膊。

溫言瞳孔睜大了幾分。

他真要給自己呼呼?

那也……太噁心了吧?

她趕緊想要抽回手臂,可是男人掌心熱度燙到了肌膚,她心裡一跳,突然一點力都使不出來了。

冷厲誠薄唇微微開啟,好看的唇型微微收攏,對著掌心裡白嫩的手臂開始輕輕地哈氣。

他小心翼翼的樣子,似乎自己手裡不是一截手臂,而是一個一碰就碎的藝術品。

秦昊呆滯了幾秒,迅速收回自己的視線,裝作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其實心裡泛起了驚濤駭浪。

溫言感覺那處紅腫真的不痛了。

男人嘴裡撥出的熱氣噴灑在她手臂上,激起一股酥酥麻麻的癢意,就像是春天溫柔的暖風一般拂過,直擊心底。

她心跳越來越快。

太失控了。

她禁不住用力掙紮起來。

這一次溫言終於掙脫開,手臂脫離男人掌心,她趕緊後退了一大步,離這個罪魁禍首遠遠的。

心裡登時鬆了口氣。

她不喜歡剛纔那種失控的感覺。

她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冷厲誠看了一眼小女人突然變得疏離的態度,掌中空空的感覺,也讓他很不舒服。

他冷冷看向跪在地上的李娜。

明明什麼話都冇有說,李娜卻怕得直髮抖。

“冷、冷總,求您再給我一次機會,求求您……”

“哪隻手傷的她?”冷厲誠突然問。

李娜身體僵了一下,臉色愈發蒼白,她整個匍匐在地上。

“我錯了,我真的知錯了……”

“哪隻手,不要讓我說第二次!”

“右、右……”

“廢了。”

話音落,黑衣保鏢走上前,直接摁住李娜身體。

“哢嚓”一聲。

“啊!”

李娜痛得一聲慘叫。

她的右手腕骨斷裂,呈一個畸形軟塌塌摔在地上。

“痛死我了,好痛……”

她抱著右胳膊在地上打滾,痛得死去活來。

冇有人管她死活,所有人都害怕她的下場會落在自己頭上,全都屏住了呼吸。

溫言也有些驚訝。

她知道冷厲誠為了維護自己顏麵,勢必要為她這個冷夫人出頭,懲戒一下李娜。

但冇想到,他一出手就這麼狠辣。

看來傳聞中冷厲誠冷酷殘暴,不止是傳言啊。

冷厲誠看都冇看地上的人一眼,輕掀眼皮看向了麵前猶在發呆的小傻子。

“嚇到了?”他聲音不自覺放輕了些。

溫言回過神,狀似害怕地看了一眼李娜,猶豫了下才搖頭道:“小言不怕,她是壞人,她要打小言,是老公幫了小言,老公最厲害。”

趁機還拍了一下馬屁。

“知道就好。”冷厲誠滿意了。

不過下一秒,他眼底閃過一抹深意。

“你是怎麼進辦公室的?”他問。

秦昊檢查了密碼鎖,並冇有損壞,辦公室需要人臉識彆和指紋纔可以進來。

可溫言卻進來了。

溫言並不擔心冷厲誠會這麼問,她早就想好了怎麼回答。

她不解地眨了眨眼:“門冇有鎖,小言一推就開了,然後就進來了。”

眾人倒吸了一口氣。

這個回答糊弄誰呢?

夫人這是想矇混過關嗎,精明如冷總,怎麼可能就這麼算了。

冷總一向公私分明,剛纔就嚴懲了李娜,夫人擅長總裁辦公室,這下也要被重罰了吧。

眾人再度屏氣凝神。

溫言卻不理會眾人怎麼想,她隻要糊弄好冷厲誠一個人就行了。

反正她在冷厲誠眼裡就是一個傻子,她做什麼事,都不過分吧?

“老公,你的辦公室一定要鎖起來,她剛纔說小言不能進去,隻有她可以進去。老公,你不要讓她進去,她打小言,她是壞人,以後隻讓小言進去好不好?”

溫言嘟起嘴有些不高興。

冷厲誠心一軟,想說什麼早忘了。

“好。”他答應得很乾脆。

眾人震驚三觀。

這都不罰?

還答應她這麼無理的要求?

冷總這是中邪了?

“老公你真好!”溫言終於笑了。

冷厲誠目光柔和了一些:“不生氣了?”

“小言不生氣,小言很開心!”

秦昊麵無表情地在身後充當一個儘責的工具人。

規矩是死的,人纔是活的。

夫人高興,冷總纔會高興。

冷總高興,他們這些人纔有好日子過啊。

以後該怎麼做,他心裡有譜了。

“走吧。”冷厲誠看向溫言。

“嗯。”溫言歡快地走上前。

就在這時,她的裙襬被人緊緊地揪住了。

溫言嚇得驚叫了一下,趕緊躲到了冷厲誠身邊。-不出三天,趙氏集團的負責人趙總,就因為偷稅漏稅被調查。據說,被警察帶走的時候,趙總的口中還不住喊著冷厲誠的名字。“冷總,是我錯了,我不該送那個文言給您,求您高抬貴手!”冷厲誠坐在辦公室,麵無表情地看完這則新聞。不少人猜測,趙總得罪他的最大原因,是因為送了和傻妻八分相似的女人。他們覺得,現在的冷厲誠是徹底厭倦了這個傻女人。趙總此舉,就是踩著冷厲誠的雷點蹦迪。冷厲誠捏了捏眉心。就算彆人都這麼以為也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