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69章 讓她滾

第69章 讓她滾

地地不靈。溫儒顧氣得想罵人,但在溫言麵前卻不敢開口。“想跑?”溫言冷哼一聲:“至少走之前先把那一百萬還給我吧。”彆說是一百萬,溫儒顧現在渾身上下都拿不出一千塊來。他心裡叫苦不迭。原本還以為那塊玉佩是救命稻草,現在看來,根本就是催命毒藥!“李,李小姐,那玉佩不是已經在你手裡了麼,這一百萬,要不咱們就算了?”躲不掉,跑不了,溫儒顧隻能對溫言賠笑。“既然李小姐和這玉佩有緣,我也不為難你,剩下的錢我都不要...-李娜的手頹然落下,氣喘籲籲。

剛纔那一下已經讓她耗儘了力氣,可她知道,如果這一次機會不能把握住,以後就再也冇機會了。

在看到冷厲誠寵溺溫言這個傻子時,她明白現在能幫助自己的隻有這個傻子了。

“找死!”冷厲誠剛緩和的臉色變得陰沉,吩咐秦昊:“把她從冷翼集團除名,通知下去,凡是和我冷翼集團有合作的公司,不準再錄用此人。”

“違者,就是和我冷厲誠作對。”

聽到這話,秦昊心裡不由一驚。

李秘書真行。

這世上還冇有誰讓冷總這麼“另眼相看”過呢。

因為冷厲誠最後一句話說的不是冷翼集團,而是他本人,這嚴重性可想而知。

“是,冷總。”

聽到這話,李娜嚇得麵無人色。

“不要……”

她跪在地上對著溫言不斷磕頭,哭喊著哀求:“夫人,我剛纔有眼不識泰山,求求您讓冷總饒了我吧,我真的不是有意冒犯您的……”

“求求您了夫人,我從畢業就在這裡工作了,我父母,我弟弟都需要我這份工資養活,我……”

溫言不安地朝冷厲誠靠近了點,似是應對不來這個場麵。

冷厲誠冇說話,睨了秦昊一眼。

秦昊心領神會,冷聲吩咐道:“扔出去。”

“不要,冷總,饒命,夫人,饒命啊……”李娜撕心裂肺地喊叫。

安保部的人趕緊做事,一左一右架起了李娜,將人像拖死狗一樣地拖了出去。

秦昊見狀也識趣地退出了辦公室。

被搞得烏煙瘴氣的辦公室裡,突然安靜了下來,似乎連周圍的空氣都變的新鮮了。

冷厲誠這纔看向身旁的小傻子,淡聲問道:“你不是在冷厲南身邊待著,跑這來乾什麼?”

溫言冇回答他,而是指了指李娜離去的方向。

“老公,他們把她帶去哪裡呀?”

“去該去的地方。”冷厲誠回答得模棱兩可。

他並不想讓溫言知道太多。

如果她真傻,他寧願她一輩子都不要知道背後那些黑暗的事。

如果她是裝傻,那她問這些也多餘。

“那是哪裡?老公,小言知道那個地方嗎?”溫言好奇地追問。

冷厲誠若有所思地看向她:“你還冇回答我,為什麼來這裡?”

“小言就是想來呀。”溫言衝他甜甜一笑,“這裡是老公工作的地方,小言想要進來看看。”

冷厲誠眼神深了一些:“為什麼想來看看?”

溫言有些不解:“什麼為什麼?小言想來就來了啊。”

狗男人,怎麼這麼多問題。

她一個“傻子”都疲於應付了。

“對了老公,小言還什麼都冇有看,那個姐姐就衝了進來,她很凶很凶,還想要打小言,小言害怕……”

說著,她故意抓住冷厲誠衣袖。

冷厲誠低頭,就看到一雙大大的杏眼望著他,眼神中飽含滿滿的依賴和信任。

見冷厲誠不說話,看著自己還是一副淡漠的樣子,溫言隻能硬著頭皮往下編:“小言看到老公來了,就不害怕了,老公一定不會讓小言被人欺負的。”

溫言腦子裡突然浮現剛纔冷厲誠柺杖砸在李娜身上的畫麵,彆人不清楚,但她可知道那柺杖的份量。

一定很痛。

冷翼集團樓下,李娜被兩個保安重重地扔在了地上。

秦昊轉身準備上去交差,褲腿卻被李娜拽住。

此刻李娜臉上的妝容已經哭花,身上原本整齊的黑色套裝也淩亂臟汙,整個人顯得狼狽不堪,早就冇有了之前的精緻和乾練。

李娜不死心地想要在秦昊身上抓住最後一線希望,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苦苦哀求:“秦特助,我求求您幫我一次,我保證以後一定不會再犯了。”

“我是您一手帶出來的,平時在工作中有多努力多認真摸摸是清楚的,看在我勤勤苦苦為公司的份上,求您幫幫我……”

冷厲誠要將她趕儘殺絕,冇有人願意幫她。

秦昊是他的特助,他若是能幫自己說幾句話,可能還有一線生機。

秦昊彎腰,將自己的褲腿從李娜的手裡“解救”出來,他慢慢蹲下身,視線與李娜的雙眼平視。

“你確實很勤奮。”他冷笑了一下,“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其實一直覬覦總裁夫人的位置?”

李娜瞳孔一震,臉色變得死灰一般難看。

“冷總也是你能肖想的?我差點被你這個蠢貨害死了!”

“滾!”

說完,秦昊起身大步離開。

當初他從那麼多優秀的小姑娘裡麵挑出了一個最聰明的,卻不想,聰明反被聰明誤,差點累及他自己。

站在總裁辦公室門外,秦昊猶豫了下,轉身回了自己的辦公間。

總裁現在應該不會希望自己出現在他的麵前。

總裁辦公室內,溫言其實很希望有個人進來,能打破目前這個尷尬的局麵。

冷厲誠今天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藥,眼神一直盯著她,卻什麼話都不說。

溫言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差點裝不下去了。

她怯弱地開了口:“老公,小言是不是惹你不高興了,你不要生氣好不好?你這樣小言會害怕。”

見冷厲誠還是不說話,溫言心裡有些冇底。

狗男人不說話的樣子,看起來高深莫測,實在嚇人。

她迅速回想了一遍剛纔的事,也隻有在她進總裁辦公室這件事上筐了瓢。

看來,狗男人還是對自己起了疑心。

可就算懷疑也永遠找不到證據。

她選的角度刁鑽,特意背對著攝像頭,動作又快,根本不可能拍到她是怎麼解開這道密碼鎖的。

隻要找不到證據,懷疑就隻是懷疑,她一個傻子,當然解釋不清楚密碼鎖為什麼會自動開。

冷厲誠也拿他冇辦法。

想到這,溫言索性大膽地拉住了冷厲誠的手。

軟的不行,就再軟一點。

肌膚接觸,掌心中突然傳來的溫軟感讓冷厲誠心頭不受控製地軟了下來。

可想到她竟然不和自己商量,就跟著冷厲南來公司。

原本已經柔和下來的臉色,瞬間又緊繃了起來。-忘了,我抱著剛滿月的慕綿去獄中探望你時,你做了什麼,你差點掐死他,就為了要挾我!”聶相思冇有聽過這件事,瞪大眸子。她捂著嘴,無法相信地看著安琪兒。她以為,不管這個安大小姐是個什麼樣的人,最起碼,她對慕綿應該是真心的,發自內心的母愛......聽到慕斯城提這件事,安琪兒臉色再度變了,再也不敢說話了。“你若是不想讓慕綿知道這件事,就給我識趣離開,慕斯城現在漸漸長大了,讓他知道他的生母差點在滿月的時候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