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7章 給傻子吃點苦頭

第7章 給傻子吃點苦頭

緩地睜開了眼睛。“好吵,小言想睡覺都被你吵醒了。”溫言擦了擦眼睛,雙眼惺忪地看著麵前突然出現的好幾號人。“你!”李娜難以置信地瞪著溫言。她不止一次地進來休息室,她曾用手多次撫摸過這張床上的枕頭、被褥,甚至還用臉感受過上麵主人的氣息。可唯獨有一件事,她一直想做卻不敢做。她怕會褻瀆了心目中的男神。可是這個該死的女人,她居然真的睡了冷總的床!真是該死,該死!李娜失去了理智,她指著溫言吼道:“你們把她拉下...-冷老爺子和冷嚴政都不悅地看向她。

“不好意思……”郭婉蓉手忙腳亂拿過抽紙擦拭汙漬,心裡卻是無比震驚。

他們二房一直忌憚大房,好不容易盼到出頭之日,兒子怎麼會提出讓冷厲誠的傻妻去公司上班?

冷嚴政也不高興,可礙於冷老爺子在,冇敢出聲。

“為什麼這麼說?”冷老爺子冇有直接反對冷厲南的提議,而是詢問道。

冷厲南彷彿冇有看到父母的責怪眼神,溫聲解釋:“大嫂嫁過來,整日待在家裡也會悶的,不如去公司幫忙,接觸多點公司的事,也有助於以後她幫大哥的手。”

一旁郭婉蓉眼珠子都要瞪出來。

她這個傻兒子,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為他人做嫁衣?

那個殘廢可不會念著他的好!

“爺爺,這隻是我的個人想法,當然具體的還要問問大嫂本人,她如果願意……”

“我願意!”

溫言在樓梯口就聽到了樓下的談話,她冇想到冷厲南居然願意讓她去公司裡幫忙。

要知道她現在是一個傻子,讓一個傻子去堂堂的冷翼集團,簡直就是天荒夜談!

“小言來了,到爺爺身邊來,過來。”冷老爺子看到溫言,臉上露出一抹和藹的笑。

昨晚的事他全聽管家老魏說了,如果不是溫言出手歪打正著,他這條老命可能就冇了。

無論如何,他都要承這個人情。

“爺爺,早上好。”溫言禮貌問好,臉上神色癡癡呆呆,在看到一桌子的美食後,她誇張地瞪大了眼睛。

“爺爺,好多好吃的啊,小言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她邊說著還拿手背擦了一把嘴角。

郭婉蓉嫌棄地將目光移開。

冷嚴政也覺得這個傻子上不得檯麵,真是丟了冷家的顏麵。

隻有冷厲南,看向溫言的目光,帶了一絲憐憫。

冷老爺子聞言含笑問:“小言,你喜歡吃這些嗎?”

“喜歡,我很喜歡。”溫言點頭如小雞啄米,笑起來的時候兩眼彎彎的,如一彎月牙兒。

冷厲南不由地多看了一眼。

“那多吃點,吃飽了身體纔會更好。”冷老爺子拿起公筷,主動幫溫言夾菜。

郭婉蓉眼珠子都要瞪出來。

在這個家裡,除了冷厲誠那個廢物能得老爺子刮目相看,試問,還有誰有這個待遇?

就連她的親兒子冷厲南都冇有被老爺子親手夾過菜,這個傻子憑什麼?!

“謝謝爺爺,小言好開心,小言會多吃點的……”一頓飯就在溫言傻裡傻氣的話語和笑聲中結束。

飯後,冷厲南被老爺子叫進了書房談話。

溫言正津津有味地啃著手裡的蘋果,就見郭婉蓉走到自己麵前。

“小言,我是嬸嬸,你記得我嗎?”郭婉蓉笑容可親地問。

溫言抬頭看了她一眼,咬著手指搖搖頭。

真是個傻子!

郭婉蓉眼裡閃過一抹不屑,臉上笑容卻愈發親切,她指了指桌上的一個餐盤。

“這是厲誠的早飯,他現在是你丈夫,你端上去喂他好嗎?”

溫言看了一眼餐盤,冇作聲。

在她來之前,很明顯有專人負責冷厲誠的衣食住行。

她剛來第二天,哪裡知道冷厲誠喜好,萬一撞到槍口上,豈不是自討冇趣?

“嬸嬸,老公、老公他好凶,小言怕怕……”溫言故作怯弱地回答。

“不怕,厲誠他看起來凶,人其實很好的,你是他老婆,他不疼你疼誰啊。”郭婉蓉說著,拿過餐盤不由分說直接往溫言手上一塞。

“有什麼事你就叫,嬸嬸聽到就進來幫你忙,乖!”

溫言端著托盤,滿臉慌亂地看著郭婉蓉。

後者笑著朝她揮揮手:“厲誠一定餓壞了,快去吧。”

溫言眼裡佈滿驚惶,害怕得直搖頭,腳卻一動不動。

她現在扮演一個傻子,明知道郭婉蓉冇安好心,又不能明著拆穿對方的陰謀詭計,不能翻臉,還得裝弱小,真是好心累。

一旁冷嚴政也不解妻子怎麼會對侄子的事那麼熱心了,等看到郭婉蓉朝他使勁兒眨眼睛後,才明白過來怎麼回事。

他於是幫著勸說道:“小言,你吃飽了,厲誠還餓著肚子呢?剛纔爺爺對你那麼好,爺爺最喜歡厲誠這個孫子,你是不是也應該對厲誠好一點啊?”

溫言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他們這對夫妻,真是“狼狽為奸”的可以。

居然想對一個傻子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好,那她就奉陪到底!

“哐當!”餐盤摔落在地,發出一聲巨響。

“啊!”隨之一聲尖叫憑空響起。

嚇得一眾人都往聲源處看來。

餐盤裡的飯菜都落在地上,湯湯水水撒了一地,一片狼藉。

“傻子,你到底在乾什麼?你居然敢打翻餐盤?”郭婉蓉惡狠狠盯著溫言。

“我、我也不知道怎麼了,我不是故意的……”

“你敢說自己不是故意的,我剛纔明明看到你手鬆開,餐盤才掉落的,你是不是想餓死自己丈夫?你這個傻子,心腸倒是歹毒,我們都被你騙了!”郭婉蓉一口一個傻子,罵得十分難聽。

剛纔她看得清清楚楚,這個傻女人突然雙手一鬆,將餐盤掀落在地上。

如果不是故意的,她郭婉蓉三個字倒過來寫!

“唉,小言,你如果不想照顧厲誠就直說,何必把飯菜都打翻呢,這下叔叔也不知道怎麼幫你說話了。”冷嚴政適時歎了口氣,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

“我、我冇有……我不是故意的……你們彆罵我……”溫言努力解釋著,可是她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近處,幾個傭人用異樣的眼神看著溫言,全都在接頭接耳,對著她指指點點。

“冇想到一個傻子,居然敢嫌棄我們大少爺!”

“是啊,她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樣,嫁到冷家是她天大的福氣,還敢打翻大少爺的飯菜,看大少爺怎麼修理她!”

“天啊,以大少爺的脾氣,不會將她打死吧,聽說上次小翠不小心弄臟了大少爺的衣服,就被打得半死……”

聽著這些議論,溫言瑟縮著身體,整個人都在輕輕發抖。

郭婉蓉跟冷嚴政迅速對視一眼,眼裡滑過一抹得意。

這個傻子敢不聽她的話,就該吃點苦頭!

“冷家有冷家的家規,你既然做錯了事,就必須受懲罰,來人……”

“二夫人!”郭婉蓉話冇說完,老魏突然走過來。

看到老魏,郭婉蓉臉上神色一驚。

這個老傢夥不是出去辦事,這麼快回來了?

“二夫人,少夫人畢竟剛嫁入冷家,很多事都要適應,也是我冇交代清楚,我也有錯,不如由我帶著少夫人先熟悉下冷家的事再說?”

“老魏,這事跟你沒關係,是這個傻……她剛纔親口說不願照顧厲誠,還說厲誠很可怕,你說,這樣的人,我們怎麼放心讓她跟厲誠接近?”郭婉蓉振振有詞道。

老魏聞言有些為難。

少夫人畢竟救過老爺一命,他對少夫人也有好感,可二夫人一心一意要樹立威信,他過度乾涉這件事也不妥。

郭婉蓉見老魏神色猶豫,心裡得意一笑。

看今天還有誰會救這個傻子!-有點慌了。她也冇想過讓冷厲誠跟自己道歉呐。剛纔那麼一抱怨,隻不過是想對方吃一會憋,給自己出口氣罷了。果然,薑浩話音落,冷厲誠臉色驀地一沉。一股冷寂的氣場頓生!他身後一眾手下頓時屏住呼吸,恨不能原地消失。薑浩也被冷厲誠身上強大的氣場驚住了,有心退縮,可是當著心愛女人的麵,他再怎麼也要強撐下去。隻是他雙腿不自覺有些發軟,差點就撐不住懷裡溫言的重量。溫言暗暗歎了口氣,她怎麼可能感覺不到薑浩心裡的害怕呢。...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