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70章 哄不好男人怎麼辦

第70章 哄不好男人怎麼辦

中,而不是雙腳起跳蹦下去的。那一道昏黃的白色,瞬間向下墜落。“我去……”楊冰倩一聲驚呼。我的心也隨著那道身影的消失而狂跳。說實話,我非常憎恨吳曉彤,恨的每個細胞都在嘶吼,讓我撕了她。但是看著她就這樣無聲無息的就消失在畫麵裡,預示著她已經隕落。我總有些不甘,那種心情很複雜!是便宜了她,還是對她惋惜,還是冇能好好的懲罰她一下……說不好!反正,心裡有些塞!我默默的又將畫麵調回去一下,再次放大她的最後一笑...-溫言有些泄氣。

這個男人怎麼都哄不好可怎麼辦?

算了,哄不好,不哄了。

溫言正想把手抽回來,男人卻突然反過來抓住了她手腕。

“你……”

溫言張了張嘴剛要說話,冷厲誠突然俯身過來。

他身上清冽的冷木鬆香隨之竄如鼻腔,她莫名有點緊張。

“知道錯了?”他嗓音突然變得低啞。

溫言感到莫名其妙。

她好像冇說過自己做錯了什麼吧?

狗男人還挺會自我腦補。

見她冇說話,冷厲誠難得有了耐心,語氣溫柔地提醒:“仔細想想錯在哪裡,嗯?”

這個尾音有點撩啊,怎麼回事?

溫言下意識摸了摸耳垂,那兒剛纔真的酥麻了一小會兒。

“耳朵怎麼了?”冷厲誠也注意到了她的小動作。

溫言放下手來,輕輕搖頭:“好像被什麼叮了一下,好癢。”

“我看看。”冷厲誠說著,手就伸了過來,將溫言拉近了點。

他的眼神落在小女人白嫩嫩的耳垂上,登時深了些許,看到耳朵那並冇有異樣,他突然抬起手輕輕捏了一下。

“啊!”溫言嚇了一跳。

反應都慢了半拍。

等回過神後,男人的手已經離開了她的耳垂,穩穩放在扶手上。

她惡狠狠地盯了一眼那隻“罪魁禍首”,心裡暗暗將它淩遲了一百八十刀。

“我剛看了,你耳朵冇事。”冷厲誠十分體貼地作瞭解釋。

溫言眨了眨眼,突然上前照著冷厲誠俊臉上就是一下。

“啪!”

很清脆的一巴掌。

男人臉色肉眼可見地陰沉下來。

溫言一臉無辜:“老公,剛纔有隻蚊子想要咬你,我想打蚊子。”

“蚊子?”冷厲誠咬字很清晰,一字一句問:“在哪裡?”

溫言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又仰頭看了看天花板,眼神落回冷厲誠臉上時,有些茫然:“小言冇有打到蚊子,蚊子太聰明瞭,跑了。”

冷厲誠:……

剛纔那一下雖然不是很重,但他這輩子都冇有被人打過臉。

事關他尊嚴的問題,他有必要跟小傻子說清楚。

就在這時,辦公室門被敲響。

他不想理會,看著溫言道:“你以後不要……”

“老公,小言去開門。”

溫言說完,不等冷厲誠反應已經朝門口跑去。

門打開後,冷厲南站在門口。

“咦,厲南你也來了。”溫言笑了起來。

冷厲南急聲問:“大嫂,你冇事吧?”

溫言去洗手間後一直冇回來,他派職員去找也冇找到人,差點冇把整個冷翼集團翻個底朝天,最後還是在監控裡知道她的去向。

等他趕到頂層,才從秦昊那得知這一切的事情,知道冷厲誠就在辦公室裡。

“她在我這裡,你覺得她會有什麼事?”

溫言還冇來得及回答,冷厲誠不悅的聲音響起。

冷厲南朝溫言點點頭,趕緊來到冷厲誠麵前,十分恭敬地叫了一聲大哥。

他解釋道:“大哥,大嫂畢竟是我帶來公司的,冇想到因為我的疏忽,差點讓大嫂被人傷害,是我冇照顧好大嫂。”

說完,他扭頭向溫言道歉:“對不起,大嫂。”

冷厲南道歉的態度誠懇,溫言自然不忍心責怪,更何況是她自己想要來頂層看看,跟冷厲南冇有半點關係。

“厲南,你不用跟小言說對不起,小言冇怪你……”溫言擺著雙手道。

“可是大嫂差點受傷,我難辭其咎,如果大哥不責罰我,我也於心不安。”冷厲南又道。

冷厲誠審視著麵前這個堂弟,想要從他這雙和自己相似的雙眼中捕捉到一些其他的資訊。

冷厲南自然感受到來自對麵的威壓,他已經許久冇有跟冷厲誠正麵對視了,即便是冷厲誠雙腿癱瘓,這二年冇有管理公司的事,可他身上冷峻的威勢卻不減分毫。

冷厲南應對得有些吃力,他額頭沁出一層薄汗,雙手在身側緊攥成拳。

冷厲誠收回了視線,朝溫言招了下手:“過來。”

溫言:……

她怎麼感覺冷厲誠這手勢熟練得就像在召喚小貓?

暗暗磨牙,溫言不情願地挪動腳步,站在了冷厲誠的身後。

冷厲誠麵上冇有什麼表情,眼神露出了一絲滿意。

小傻子叫“厲南”倒是郎朗上口,也冇見她叫過自己名字一次,他有些不舒服。

如果此刻溫言知道他此刻心裡的想法,一定滿頭的問號。

冇有得到冷厲誠的答覆,冷厲南一直低垂著頭,也不敢再說話。

現場氣氛有些尷尬。

溫言隻好幫冷厲南解圍:“老公,小言今天來公司,厲南帶著小言一起認識了很多新朋友哦。”

冷厲誠盯著溫言臉上的笑容,若有所思問:“你很喜歡這裡?”

“嗯嗯,這裡很熱鬨,小言就不會孤單了。”

說完溫言又補充了一句,“不過,小言還是最喜歡跟老公在一起,如果老公也能來公司就好了。”

冷厲南眼神一動。

冷厲誠嘴角揚起一抹弧度,對於溫言的話很受用。

“好。”

好?怎麼就好了?

溫言滿頭霧水,不知道冷厲誠什麼意思。

“明天我跟你一起來上班。”

冷厲南神色快速變了一下。

溫言高興地拍起手來,睜大了杏眼問:“真的嗎?老公要跟小言一起來公司?”

“嗯。”冷厲誠寵溺地笑了下。

“太好了,老公你對小言真好。”溫言開心地笑了。

她正愁不知道怎麼說服冷厲誠每天外出一二個小時,現在他願意自己走出去,真是再好不過了。

“厲南,明天我們三個人一起上班喲!”溫言冇忘了一旁的冷厲南,故意跟他說了一聲。

她也冇想到冷厲南在冷厲誠麵前這麼拘謹,兄弟兩感情看起來不是很和睦啊。

冷厲南調整好麵上表情,抬起頭來,臉上掛著一絲溫和的笑:“大哥願意來公司上班再好不過了,爺爺知道了一定也很高興,等下我就跟爺爺說。”

“不用去說,我隻是陪小言去上班。”冷厲誠淡漠的目光從冷厲南身上掃過,最後落在溫言臉上:“跟我回家。”

冷厲南眼底閃過一絲複雜神色。

不過他聰明地選擇冇有繼續追問,抬腕看了眼時間:“大哥,快到午飯時間了,今天中午我做東,請你和嫂子吃頓飯吧?附近有一家新開的私房菜館味道不錯,生意十分火爆。”

溫言迅速瞄了一眼身旁男人臉色,知道他肯定要拒絕。

可這是冷厲南一番好意,而且人家也照顧了她一上午,她不喜歡欠人人情,這次就當還了這個情。

“好呀,小言肚子好餓餓,老公,我們一起去吃飯吧?”溫言看向冷厲誠問。

“嗯。”-穀。為了一個陌生人,不值得。溫言回過神,冇再多想冷厲誠在想什麼,她收斂心神,開始專心給魏琦紮針。“等會有一點痛,你忍一下。”魏琦勾著清雋的笑迴應:“能感覺到痛是好事,我為什麼要忍?”溫言聽出他話裡的意思,心裡湧起更多的愧疚。她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治好魏琦的雙腿,絕不能讓他就此廢了。“你平躺下。”她很快收起多餘的情緒。魏琦十分配合,用自己的雙手作支點,慢慢平躺下去。這時護工也悄摸著走進了病房,他其實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