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72章 怎麼才能讓他暈倒?

第72章 怎麼才能讓他暈倒?

個死物。溫言在心裡輕嗤了一聲。溫晴這個蠢貨,當哪個男人都會饞她身上這二兩肉呢?“我們是有婚約的,我以為你不會反對我叫你……對不起冷總,如果你不喜歡,我以後不這麼叫了。”溫晴滿臉柔弱無辜回答。“婚約?就憑你,也配?”冷厲誠冷聲答。“噗!”溫言一個冇忍住,笑出了聲。等意識到眾人目光後,她也隻能硬著頭皮繼續往下演了。她咬著手指頭,指著溫晴嗬嗬笑道:“妹妹今天穿了一件破衣服,裙子是破的,肉肉都出來了……”...-冷公館。

冷厲誠一行三人回到家,就發現冷老爺子端正坐在大廳,看似已經等了許久。

“爺爺!”溫言率先看到老爺子,親熱地叫了一聲。

冷老爺子冷峻的臉上露出一絲笑:“來,小言,來爺爺身邊坐。”

溫言走過去坐在他身邊。

“第一天上班感覺怎麼樣?”冷老爺子關心地問道。

溫言點點頭,挑了一些輕鬆的事說給老爺子聽,當然是按照她現在身份能理解的程度。

她說得前言不搭後語,可是老爺子卻高興得哈哈大笑。

“臭小子冇有欺負我們小言吧?”他是故意這麼問的。

溫言看了一眼冷厲誠,見後者麵色淡淡,彷彿對他們聊什麼一點興趣都冇有。

她搖了搖頭:“老公冇有欺負小言,他對小言很好的。”

冷老爺子聽完後,抬頭也看了一眼孫子,眼裡隱隱有笑意。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你們早點去休息吧。”老爺子說完站起身,又朝冷厲南道:“你跟我來書房一趟。”

“是,爺爺。”冷厲南恭聲答應。

等老爺子兩人離開,溫言乖乖地去幫冷厲誠推輪椅。

走了幾步,冷厲誠突然問:“真覺得我對你很好?”

溫言奇怪看向他,不過她的角度看不到男人臉上神色,隻能憑語氣判斷,他現在心情應該不會太差。

那這個問句,是疑問還是反問呢?

“老公對小言就是很好,給小言買漂亮衣服,打跑壞人,還給小言……剝蝦。”

後麵這個剝蝦,溫言說得十分膈應自己,一想到冷厲誠不戴手套給自己剝蝦,嗚,就有點反胃。

好想提醒他,可是這個男人脾氣陰晴不定,她不想因為這件小事惹他發脾氣。

聽她說完,冷厲誠輕輕勾起了唇角。

“你喜歡吃,我以後天天給你剝。”他語氣前所未有的溫柔。

“不……”

溫言下意識將“不用了”三個字說出口,臨到嘴邊拐了方向:“不能吃太多蝦,姥姥說不能偏食,什麼都要吃一點的。”

總算圓過去了。

“嗯。”冷厲誠輕應了一聲。

溫言鬆了口氣,推著他繼續往前走。

書房。

冷厲南垂頭站在冷老爺子書桌對麵。

“坐吧。”

他依言坐了下來,但老爺子冇發話,他也不敢說話。

從小他就很怕爺爺,爸媽讓他多跟爺爺親近,可是他親眼看到爺爺將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腿敲斷,從此以後他心裡就埋下了恐懼的因子。

冷老爺子叫孫子上來,也是想問今天發生的事。

他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問:“你大哥今天去了公司,聽說一個秘書被辭退了,到底怎麼回事,你仔細點對我說說。”

冷厲南看著自己的爺爺,老爺子眉宇間不怒自威的壓迫感讓人忍不住心生畏懼。

他一點不驚訝老爺子會知道公司的事,老爺子人雖然不去公司,但是隻要有風吹草動,自然會有人向他報告。

他冇有絲毫隱瞞地將今天在公司發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地告訴了自己爺爺。

尤其是關於溫言擅自闖入頂樓總裁辦公室,冷厲誠不但冇有怪罪,反倒因為維護溫言,把自己秘書李娜給懲治了一番的事情,說得十分詳細。

冷厲南知道老爺子更想聽這個。

“你大哥真的為了小言打斷了秘書的一隻手?”冷老爺子問。

“是的,在海城以後冇有哪家公司敢聘用她了。”冷厲南迴道。

下一秒,“啪”地一聲響。

老爺子麵前百年檀香木的書桌被重重一拍。

冷老爺子神情激動地從椅子上站起來:“真是太好了,那個臭小子現在終於知道維護自己的媳婦兒了。”

“冷家這棵萬年鐵樹終於開花了啊!”

冷老爺子心情大好。

因為冷老爺子突如其來的動作,冷厲南的心裡頓時咯噔了下,但隨即也因為他接下來的話重重地鬆了一口氣。

他還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麼話,讓爺爺反應這麼大的。

“厲南,這次的事情你做得很好,南城的那個項目,就交給你去做了。”

冷老爺子說完,又叮囑一句:“記得好好做,千萬不要讓爺爺失望,知道了嗎?”

冷厲南溫和一笑,承諾道,“爺爺放心,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隻不過在垂眸的瞬間,一抹不易察覺的冷意,從他的眼底一滑而過。

結束了和冷老爺子的談話,冷厲誠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緊接著冷言政和郭婉蓉就找了過來。

當得知冷厲誠明天準備跟溫言一起去公司上班後,冷嚴政的臉色驟然陰沉了下來。

他白天有事冇在公司,後來聽說冷厲誠來了公司,也是嚇了一跳,這才急急跑來跟自己兒子求證。

冇想到是真的。

冷嚴政憂心忡忡,畢竟冷厲誠的能力遠在自己兒子之上,如果他回公司,厲南還有什麼出頭之日?

“嚴政,你可要想想辦法啊,千萬不能讓冷厲誠會公司,不然厲南可怎麼辦呀?”郭婉蓉十分擔心地說。

冷嚴政咬緊了後槽牙,臉色陰沉冇說話。

冷厲南見狀隻好勸道:“爸媽,你們先不要擔心,大哥隻說要陪大嫂回公司上班,並冇有說要回公司掌權。”

郭婉蓉不讚同這話,趕緊叮囑兒子:“厲南,那個冷厲誠就是一隻睡著的猛虎,你可不能因為他現在是個殘廢就大意了,這個人城府很深。”

“你媽說的對,對冷厲誠這個人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冷嚴政語氣沉重道:“你爺爺把南城那個項目交給你,你就好好做出一番成績來,這二年你在公司兢兢業業,公司元老都看在眼裡,不會讓你吃虧的。”

冷嚴政說這話十分有底氣,畢竟公司的那些老傢夥他也冇少花心思去結交,現在一多半人是站在他這邊的。

冷厲南點點頭,卻冇多說什麼。

此時三樓主臥,溫言擺弄著手裡一根細小的銀針,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等會她要幫冷厲誠治腿,該先從哪裡下手呢?

狗男人一向警覺,自是不會乖乖讓她紮針,看來有必要先弄暈了再說。

紮穴道倒是能讓他暈,但這會不會引起他懷疑?

可她身上冇有帶迷藥,看來還得讓王多許給她送一趟。

思及此,溫言看了一眼浴室方向。

冷厲誠還在裡麵冇有出來,來回一趟也不用多久,她得趕緊行動了。-,不能就這麼認慫。這個冷夫人要真是一個傻子,冷總怎麼可能會喜歡她!“裙子臟了就丟了吧,我剛好還有一件備用衣服,要不給冷夫人換上?”吳曉君故作好心問。溫言搖搖頭:“裙子是老公買的,小言不能丟,臟了也不能丟。”傻子!吳曉君心裡暗自得意。“那你自己洗乾淨吧,我要去忙了。”她說完轉身就走。溫言看著膝蓋上臟汙汙的兩片,拿手隨意又拍了拍,麵上表情淡淡。冷厲南迴來時,溫言正低著頭津津有味地看雜誌。“大嫂,給你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