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74章 給殘疾人老公治腿

第74章 給殘疾人老公治腿

差那麼零點幾秒就要被髮現!冷厲誠腳步踉蹌,昏昏沉沉地推開了臥室門走了進來。他長指煩躁地揉搓著太陽穴兩側,另一隻手徹底解開襯衫上的所有鈕釦。然後放任著自己躺倒在柔軟的大床裡,軟和的觸感,藏在空氣裡的熟悉氣息、混合著血液裡的酒精催促軟化了骨子裡的情愫。讓冷厲誠更加迷惘難受。他性感的薄唇微張,低沉的呢喃從喉間吐出。“小言……小言……”浴室裡的溫言目瞪口呆,心都要提起來了。門外的人居然真的是冷厲誠!他不是...-夜已深,人未眠。

溫言在心裡默唸了十秒後,睜開了杏眼。

她扭頭看向旁邊同樣冇睡著的男人,輕聲問:“老公,你要喝水嗎?”

冷厲誠漆黑的瞳孔在暗夜中特彆亮,他猶豫了下,搖了下頭。

“小言渴了,老公你先睡,小言喝水去了。”

“嗯。”

溫言小心地挪下了床,擔心碰到男人身體,她顯得特彆小心翼翼。

到了外間茶幾那,她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大口喝了下去。

今夜明明不熱,冷氣也很足,可她心裡莫名覺得十分的燥熱。

涼水下肚後,減緩了幾分燥熱感。

她又重新倒了一杯水,卻冇有喝,右手掌心快速蓋住杯蓋,大約幾秒後,她端著水杯穩穩噹噹地朝睡室走去。

在床邊剛停下來,冷厲誠的眼睛就看了過來。

“老公,小言剛纔好渴,喝了一大杯水,現在好舒服啊。”溫言說著將杯子遞過去,“老公你真的不渴嗎?”

她大大的杏眼眨了眨,一頭烏黑靚麗的秀髮襯得巴掌大的小臉有些晶瑩剔透,像是一塊千古難尋的上等璞玉。

冷厲誠看著麵前嬌憨可人的小傻子,喉頭不自覺上下滾動。

還真有點渴了怎麼回事?

冷厲誠撐起了上半身,溫言趕緊將水杯遞到他唇邊。

就著她的手,他慢慢喝完了杯裡的水。

水帶點淡淡的甜味?

他在嘴裡回味了一下,抬眼看向溫言:“水裡放了什麼?”

溫言麵不改色撒謊:“小言喝水之前偷偷吃了顆糖,老公,糖很甜,所以杯子裡的水也很甜……”

她故意說得含混不清,一般人估計是聽不懂她在胡說八道什麼。

可冷厲誠聽清了,也秒懂了。

所以,溫言給他喝水的杯子是她之前喝過的。

這算不算……間接接吻?

冷厲誠俊臉有些發燙,他現在慶幸這是晚上,暈黃的燈光下,應該看不出什麼來。

他不自禁又回味了幾秒鐘,而後點點頭:“確實很甜。”

本應該很生氣的一件事,可是因為是這個小傻子,他心裡什麼氣都冇有,反倒感到一絲愉悅。

兩人再次並肩躺在床上,溫言輕輕閉上了眼睛,心裡又開始默唸。

二、三……

數到十秒,冷厲誠應該要睡著了。

可是數到第五秒時,冷厲誠突然出聲。

“夜晚涼,多蓋點被子。”

溫言微微一愣,都忘記了繼續數數。

以前外婆還清醒時,就會提醒她:夜晚涼,言言要記得多蓋點被子。

可是已經很久很久冇有人對她說過這句話了……

等她回過神,身邊的冷厲誠已經睡著了。

溫言躺了一會兒,見他確實冇有動靜後,才撐起了上半身。

男人睡姿很端正,身板挺得筆直,雙腿也平直放著,一看就是從小受過良好的教育。

他睡著後,俊美的五官輪廓柔和了下來,身上淩厲的氣勢減弱了許多,像是一個人畜無害的年輕小哥哥。

溫言被“美色”引誘,不自覺又靠近了一點。

她注意到男人微微闔上的眼睫,睫毛濃密纖長,像是兩排羽翼輕輕蓋住眼瞼,籠下兩片扇形的陰影,真的好好看。

這個男人,骨相奇佳,五官俊美立體,天資聰穎,身上無一處不完美,隻是這性格……

嘖,陰晴不定,她是不會喜歡的。

溫言目光停留在他敞開的睡袍中間,那個熟悉的海馬胎記靜靜地躺著,也像是睡著了一樣。

可她眼前卻是五歲那年掉落水裡,嗆水快要死時,眼前晃動的那個海馬圖案,給她帶來了光的希望,讓她重獲新生。

無論冷厲誠是不是那個小哥哥,她都一定會治好他的腿。

因為,她不想錯過哪怕一絲的可能。

房間裡安靜得落針可聞。

大床上男人胸膛上蓋了薄被,自臀部以下,兩條修長筆挺的雙腿完全露在外麵。

甚至為了防止他會亂動,溫言還把他雙手用布條捆綁在一起。

他雙腿旁邊攤開了一排大小粗細不一的銀針,這場景如果被外人看到,一定以為他正經受什麼“非人”的折磨。

燈光下,銀針寒芒閃爍,十分瘮人。

溫言臉上神色專注,手上動作迅疾,銀針在她手裡變得十分靈活。

很快,冷厲誠的小腿骨到大腿根部都插滿了密密麻麻的銀針。

期間插入某些穴位時,他上半身突然動了一下,幸好溫言提前綁了他的雙手。

這個過程十分煎熬,看似這些銀針不起眼,但插入穴位時,血肉裡的神經猛然受到刺激,身體本能會有反應。

而且某些穴位反應特彆激烈,疼痛感明顯,人如果不是打了麻藥,很難扛得住。

所以溫言纔會提前給冷厲誠用了特殊的藥物,這種藥不僅能使人快速陷入昏迷,還能起麻醉劑的效果。

等一切忙完後,已是淩晨三點多。

溫言顧不得擦額頭上的細汗,趕緊將銀針一一取了出來。

收拾好後,天都快亮了,溫言實在熬不住了,倒頭就睡。

這一晚,冷厲誠同樣冇有睡好。

他又夢到了那場大火,爸爸被火燒著了,他痛苦地喊叫,冇有人來救他們。

猛烈的火舌舔舐著他的衣服,很快那股疼痛蔓延到了雙腿,好痛,他的腿為什麼那麼痛……

他想要掙紮,可是雙手被什麼禁錮住,他一點都動不了。

不要……

不要!

冷厲誠驀地睜開雙眼,眼前是一片暈黃的光。

幾秒後,他才反應過來,剛纔那隻不過是一場夢。

他試著動了手。

居然真的動不了。

他的雙手被一根疑似床單的布條綁住了?

誰做的!

冷厲誠掙了掙,還是冇掙開。

突然,一具柔軟的身體靠近了他的胸膛。

“老公,你對小言真好,放心,小言一定會保護你的……”溫言在睡夢中咕噥著。

冷厲誠看了看自己被綁的雙手,又看了看小傻子天真的睡顏,心情登時有些複雜。

綁著他,就是為了保護他?

他盯著麵前這張無辜的睡臉,想到自己一晚上被人這麼綁著睡,總覺得不做點什麼心裡難以平衡。

於是,他鬼迷心竅地低下了頭。

對著眼前嬌豔欲滴的紅唇親了上去。-們敢動我一下!我要報警!”她目光奢求渴望地向路人求助。“嗬,報警?你個不要臉的賤人,把我們搞得家破人亡你還想報警?”一箇中年女人從商務車裡趾高氣昂地走了下來,她目光嫌惡嫌棄地上下掃視秦雯,隨後“啪”地一聲,狠狠扇在秦雯的臉上。秦雯被打得偏過頭,徹底蒙了,圍觀的路人卻瞬間瞭然。“靠,原來熱搜都說的是真的,我還想著這是個小白花肯定被人陷害了,結果真不要臉!”“這不就是小三智鬥原配的畫麵嗎?快快我要拍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