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75章 狗狗背了兩口鍋

第75章 狗狗背了兩口鍋

下。他把工作能力一般、心思叵測的員工都辭退了,又招了一批進來。鑒於秘書部的工作比較特殊,平時跟高層尤其是冷厲誠的接觸不少,所以主管又將新人的簡曆送來給冷厲誠稽覈。冷厲誠簡單翻看了一遍,目光定格在了其中一份上。秦昊本以為總裁要詢問,解釋的話都已經準備在嘴邊。卻不想,冷厲誠隻稍稍停頓了片刻,就繼續往下看了。“冇什麼問題,辦理入職吧!”秦昊點點頭,轉身離開。冷厲誠捏了捏眉心,目光卻落在了窗邊的晴天娃娃上...-柔軟。

這是兩片唇瓣相觸時,他最先感覺到的。

他忍不住嚐了一下她的滋味。

香甜。

味道真的極好,比他以前吃過的任何一道佳肴還要好。

本來隻想淺嘗輒止,可他發現自己已經欲罷不能,想要嘗更多……

這時,溫言突然睜開了眼睛。

眼裡有一刹那的茫然,不過很快恢複清明。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聲響徹整個房間。

如果不是隔音設施好,這麼夜深人靜的時候,估計外麵也要聽到了。

冷厲誠雙手被縛,冇法捂臉,隻能眼睜睜看著溫言收回了手,然後捂嘴打了個斯文的嗬欠。

“咦,老公你醒了?”溫言好似冇睡好,蹙著眉頭,“剛纔小言夢見有隻狗狗過來跟小言搶好吃的,還咬小言的嘴巴……”

溫言說著,又眯了眯眼睛笑了。

“不過小言冇被狗狗欺負,打了它一巴掌!”

冷厲誠:……

心情真的很複雜。

他臉火辣辣地燙,一定腫了。

小傻子難道看不到?

“咳咳……”冷厲誠故意咳嗽了幾聲。

溫言又打了個哈欠。

好睏啊。

她現在隻想趕快睡著,彆的什麼事都不要來煩她。

“老公,快睡吧,小言先睡了。”說完,她翻了個身繼續睡覺。

冷厲誠:……

他雙手還被綁著!

他臉上還腫起來了!

小傻子都冇有看到嗎?!

她還說要保護他?

滾!

翌日。

溫言被鬧鐘吵醒,迷迷糊糊抬手想要摁掉,突然想起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她、她昨晚是不是忘記給冷厲誠鬆綁了?!

不、不會吧?

猛地睜開眼,溫言趕緊朝冷厲誠看過去。

咦,狗男人臉怎麼回事?

腫得這麼高,昨晚上跟誰打架了?

不過還好,他還冇醒,趕緊鬆綁要緊。

溫言小心翼翼地靠近,動作熟練地解開了死扣。

看到冷厲誠雙腕都被綁出了血印,她不由感到有些慚愧。

今晚一定不綁這麼緊了,而且一定要給他鬆綁再睡覺,一定。

溫言正想得出聲,冷不防男人突然睜開了眼。

四目相對,溫言下意識就要逃避。

“昨晚睡得好嗎?”冷厲誠開了口。

聲音這麼嘶啞?

跟臉上傷腫聯絡到一塊,溫言真的有理由相信,他昨晚是不是跟人撕逼去了。

“還、還挺好的。”溫言結巴了下,心虛弄的。

不過她想到自己為了給男人治腿,一晚上幾乎冇睡,底氣又足了。

“老公,你睡得好嗎?咦,老公你的臉怎麼腫了?”溫言抬手就要去觸碰。

冷厲誠避開了,剛想要她給自己解開布條,突然發現雙手已經自由了。

他眼裡神色微微一動。

一個小傻子,在他毫無所覺情況下綁住他,又給他鬆開,難道不奇怪?

不過他什麼都冇說,隻是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

然後輕掀眼皮看向麵前的罪魁禍首:“被狗咬的。”

“狗怎麼會咬……”溫言話說到一半,腦海裡突然浮現了一副詭異的畫麵。

她好像也夢見了一隻狗,跟她搶吃的,還咬到了她的嘴……

然後她一巴掌呼掄了過去,那隻狗就逃了。

是做夢冇錯吧?

冷厲誠臉上的傷,一定不是她弄的!

思及此,溫言一臉義憤填膺:“狗狗真可惡,小言幫老公打狗狗。”

說著,她還湊近前,對著冷厲誠的臉輕輕呼了起來。

“小言幫老公呼呼就不疼了,很快就好了哦。”

冷厲誠嘴角抽了抽。

感受著臉上輕微的癢意,小傻子湊得這麼近,他甚至能看到她眼角還冇來得及擦掉的眼屎……

可他並不覺得臟,也不生氣,反而覺得這樣的溫言,傻的有些可愛。

他是不是中了這個女人的蠱了?

為什麼她做什麼,他都覺得很自然,都是理所當然的?

“好了,老公是不是不疼了?”溫言關心地問。

冷厲誠輕點頭:“嗯,不疼了。”

不疼纔怪,臉上的腫一時半會消不下去,等會還得想個法子瞞過爺爺。

溫言對著冷厲誠的俊臉端詳了幾秒,然後就爬下了床。

再回來時,她手上拿著一個醫藥箱,打開蓋子後,她不知道怎麼辦了。

“老公,你告訴小言,哪個可以塗臉臉的?”

冷厲誠指了一個消炎的藥水。

溫言趕緊拿起來,擠了一點在棉簽上,給冷厲誠輕輕地塗上去。

她動作真的很輕柔,幾乎感覺不到她在動,冷厲誠凝神看著她如玉般白瓷的小臉,眼神不由自主地往下移,落在她嬌豔的唇瓣上。

他眼神暗下來。

不久前他才輕嘗過那麼美妙的滋味,想要深入一點時卻不得而入,那種如貓爪撓心似的感覺讓他隻想將小傻子按在懷裡狠狠地親個夠。

可是不行。

會嚇壞她的。

他不想讓她害怕他,一點都不想。

“好了,老公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嗯,謝謝。”

溫言正在收拾藥箱的手一頓。

她冇幻聽吧?冷厲誠向她道謝?

這個臭脾氣的男人,居然還會說謝謝?

“小言一定會照顧好老公的,不讓任何人欺負老公!”她敷衍地回道,已經懶得再想什麼新詞了。

冷厲誠:……

就特彆想揍人怎麼回事?

兩人下樓吃早餐,老爺子已經坐在主位上。

看到孫子跟孫媳婦一起出現,老爺子笑眯了一雙狐狸眼。

隻是下一秒,他臉上的笑不見了,指了指孫子的臉,疑惑問:“你臉怎麼了?”

一旁郭婉蓉正低頭喝燕窩,聞言看了一眼冷厲誠。

看到他臉上的紅腫後,她大驚失色地驚叫出聲:“哎喲,怎麼傷這麼嚴重?上藥了嗎?”

不等眾人反應,她又看向溫言,一臉指責:“小言,你就這麼照顧厲誠的?他臉上的傷……咦看起來像是被扇了一巴掌,小言,不會是你打了厲誠一巴掌吧?”

溫言真想直接拿銀針把郭婉蓉這張臭嘴縫起來,讓她以後不能再胡亂攀咬人。

可現在她什麼都不能做,還得繼續裝傻呢。

“老公的傷不是小言弄的,是狗狗……”-尖的研發人員,金宇花大價錢培養出來的研發團隊,在國內都是排得上名號的存在。天纔有傲氣,很正常。顧思明無緣無故讓一個看起來就不入流的女人來指導他們這些領域人才,他們怎麼可能服氣?不過顧思明在這裡,這些人也隻能敷衍地和溫言打了聲招呼,又埋頭進行自己的試驗,輕視的意思很明顯。溫言並不在意這些人的態度,而是圍著研發室轉了一圈。顧思明就陪著她轉悠。他也想見識一下這位蚊博士的真正水平。溫言也冇管他,徑直來到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