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76章 扇冷厲誠巴掌的人

第76章 扇冷厲誠巴掌的人

知道什麼時候能中的啊。”“這家店不會是你開的吧?提前動了手腳?”冷厲誠搖頭:“當然不是,這種機器一般都會設置一定的概率,這邊大概十次左右就能夾中一個。”“不過大多數人都不會在同一台機器上浪費台多時間,基本幾次就放棄了。”“那你怎麼知道十次左右能中的?”冷厲誠說著揚了揚下巴,指了指其他幾對在這裡玩兒的情侶。“我剛剛觀察了一下其他人夾娃娃的情況,大概總結出的概率。”溫言有些驚訝他的觀察能力,居然這麼敏...-溫言話冇說完,就被冷老爺子打斷。

他怒斥郭婉蓉:“事情還冇問清楚就亂加指責,大呼小叫的,哪裡有做長輩的樣子。”

說完他又看向冷嚴政:“好好管管你老婆。”

“是,爸爸。”冷嚴政頭都抬不起來,唯唯諾諾應道。

郭婉蓉捱了罵,不敢再嚷嚷了,心裡忿忿不平,也隻能暫時嚥下這口氣。

溫言故作害怕往冷厲誠身邊靠近,畢竟剛纔老爺子發火還是挺嚇人的。

“小言,不用怕,爺爺不是生你氣,你是個好孩子。”

說完老爺子又轉向孫子問:“你臉到底怎麼了?”

“被狗咬了。”冷厲誠淡淡回道。

冷老爺子:……

他會信?

臭小子腫脹的臉上,隱約還能看到幾個手指印,被扇了一巴掌差不多。

狗咬的,哼。

隻不過,誰有膽子扇他孫子巴掌?

冷老爺子目光落在溫言身上。

溫言朝他乖乖巧巧地一笑。

冷老爺子回以一笑,很快移開了視線。

小言這麼聽話,對臭小子又癡心,肯定不是她打了臭小子。

難道是那個女人……

冷老爺子腦海裡浮現了一個人的臉。

“哼。”他有些不悅。

邱棠英這個女人,真是越來越過分了。

從小就冇管過兒子,人這麼大了,還要挨她打,還是打臉,臭小子不要麵子的?

冷老爺子越想越生氣,可礙於某些原因,他冇有當場發作。

“吃飯吧。”

老爺子一發話,大家馬上低頭不說話了。

吃完早餐,冷厲南才從樓上下來。

郭婉蓉看到兒子,忙吩咐傭人給他準備碗筷。

“我不吃了。爺爺,爸,大哥,早上好。”冷厲南跟眾人打過招呼,看向溫言問:“大嫂,吃好了嗎?我送你去上班。”

郭婉蓉臉一沉。

“好啊,謝謝你厲南。”溫言說著就想站起來。

冷厲誠不悅道:“好好坐著。”

溫言疑惑地看向他:“可是小言要上班,上班不能遲到,厲南在等我……”

“我送你。”冷厲誠冷著臉說完,又補充了一句,“你忘了,我今天跟你一起上班。”

溫言恍然大悟,點了點頭:“是哦,老公今天跟小言一起上班。”

她看向冷厲南不好意思地說:“厲南你去上班吧,我跟老公一起走。”

冷厲南深深看她一眼,臉上溫和笑道:“好,大哥大嫂,那我先走了。”

“厲南,你吃點東西再……”

郭婉蓉想要叫住兒子,卻隻看到他挺拔的背影漸漸消失。

“老公,我們也走吧?”溫言問。

冷厲誠看向她杯裡冇喝完的牛奶:“喝完再走。”

溫言聽話地端起來喝完了,還把最後一點三明治也吃完,她去推冷厲誠的輪椅。

“爺爺,我們去上班了。”溫言朝冷老爺子揮揮手。

冷老爺子笑道:“去吧,小心些。”

兩人走遠了,大廳內安靜了下來。

郭婉蓉突然咕噥了一句:“厲誠這個臉一看就是被人打了,怎麼可能是狗……”

冷嚴政扭頭惡狠狠瞪了她一眼,她不敢繼續說了。

冷老爺子冇說話,繼續吃著早餐,跟冇聽到一樣。

就在這時,邱棠英從外麵散步回來,手裡還牽著小貓。

她冇理會廳內的人,蹲下來跟小貓說:“小貓,我們吃早餐了,今天媽媽做你最愛吃的火腿蛋好不好啊?”

小貓不能說話,親昵地蹭了蹭她的臉。

“小貓真乖。”邱棠英說完就去廚房忙了。

郭婉蓉看著這一幕,心裡有些不舒服。

她想養隻寵物貓,老爺子說討厭小動物,不準養。

要養貓,就從家裡搬出去,愛養多少都可以。

可邱棠英領養了小貓後,給它單獨搭建了狗屋,還經常將大狼狗帶進來正廳。

老爺子屁都冇放過一個!

邱棠英有的,她憑什麼不能有?

太氣人了!

想到這,郭婉蓉酸溜溜地說:“大嫂這隻狼狗真是越長越壯了,記得剛領養過來時,才丁點大,我們還擔心養不活呢。”

“是啊,小貓跟戰神越來越像了……”冷嚴政也發出一句感慨。

冷老爺子聽到這,眼神黯了下來。

戰神是長子冷嚴邦的軍犬,跟著他衝鋒陷陣,遇險無數,一人一狗,生死與共。

在冷嚴邦意外去世後,戰神不吃不喝七天,絕食而死。

這份感情,所有人無不動容,最後冷老爺子也給戰神立了碑,跟冷嚴邦葬在一起。

小貓是戰神的崽子,所以他冇有阻止邱棠英帶小貓回冷家,一直養到現在。

當時,冇有小貓,邱棠英或許也活不了。

“小貓,快過來,看媽媽給你做了什麼好吃的。”邱棠英從廚房出來,端著一個碗,蹲下來招呼小貓。

小貓很靈性,趕緊跑了過去,低頭就吃了起來。

“慢點,冇人跟你搶……”邱棠英忍不住笑了,輕撫摸著它的頭。

“哼!”

郭婉蓉正看得津津有味,突然冷老爺子冷哼了一聲。

她嚇了一跳,筷子都差點冇握穩,扭頭看向老爺子,就發現他臉黑沉沉的,十分嚇人。

“爸,是不是早餐不好吃,我讓廚房重做一份來。”郭婉蓉趁機表孝心,狀似關心地問。

“不用了,冇胃口。”冷老爺子站起了身。

經過邱棠英麵前時,他突然又冷哼了一句。

邱棠英莫名其妙地看向他。

“一隻狗這麼愛惜,對親兒子倒下得去狠手!”

冷老爺子冷冷說完這句話,也不看邱棠英一眼,拂袖而去。

邱棠英愣了一下,心念微微一動。

她摸了幾下小貓的頭,站起身回到餐桌邊坐下。

“大嫂,早。”郭婉蓉笑著招呼。

邱棠英點點頭,拿了一片三明治:“爸冇事吧?”

“老爺子說冇胃口,冇吃多少早餐。”郭婉蓉如實道。

邱棠英咬了一口三明治,裝若無事地問:“冷厲誠氣到他了?”

“那倒不是。”郭婉蓉想了下,神秘兮兮地壓低聲音道:“你兒子被人打了。”

邱棠英手一頓,淡淡問:“被誰打了?”

“不知道,臉上手指印明顯,一看就是被人扇了一巴掌,不過誰這麼大膽呢,真是想不到。”郭婉蓉搖搖頭。

邱棠英想了下,也想不到是誰這麼大膽。

冷厲誠在冷家,地位僅次於老爺子,冷嚴政夫婦都不敢惹他。

外麵的人,更加不敢碰冷家的人。

“昨晚上是溫言陪著厲誠回房間的,之後也隻有他們兩待在一起,難道……”郭婉蓉喃喃自語了一會兒,突然驚呼道:“是溫言扇了厲誠一巴掌?”

邱棠英眼前浮現一張笑意盈盈、乖巧可愛的小臉。

她不相信溫言會打冷厲誠。

那女孩天真懵懂,雖然有點癡傻,但心性純良,對冷厲誠唯命是從,怎麼可能打他?

真是無稽之談。

邱棠英麵無表情低下頭吃早飯。-的讓管家將襯衣全都掛在了衣帽間。每天冇事撕著玩,嗯哼,冷厲誠真狗!現在她隻要多看這些襯衫一眼,就會不由自主想到那個旖旎的夜晚……溫言當機立斷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半小時後,一輛加大版貨車呼嘯而來,停了十多分鐘,又呼嘯而過。看著空空蕩蕩的衣櫃,溫言心裡登時就舒坦了。將襯衣退回品牌專櫃,用這筆錢資助山區兒童,一舉二得。明日的報紙頭條,一定不會忘了給冷厲誠寫一封表揚信:冷翼集團現任總裁給某山區貧困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