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77章 冷總的威懾力

第77章 冷總的威懾力

倒是真敢說啊!難道他不知道,自己孫子明麵上還是已婚嗎?他笑著開口:“厲誠很少和女性走得近,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跟你家的孫女相處得來啊!”李老太爺很驕傲地道:“彆的我不敢說,我這個外孫女可是天底下一等好的女孩子,我不相信這世上有人會不喜歡她。”冷老爺子還是很謙虛:“是是是,婧淇一看就是隨和的好孩子,問題是我家厲誠,他不是很好相處的。”這基本上就是婉拒了。可惜李老太爺卻還想再爭取:“其實像我們這樣的人...-冷翼集團,市場部。

與往日裡輕鬆自在的辦公氛圍不同,此刻整個市場部落針可聞。

眾人甚至下意識屏住了呼吸聲,全都從工位上站了起來,眼觀鼻,鼻觀心,都不敢抬頭看。

消失了二年的冷總居然回來了!

是真人嗎?

怎麼看著更顯威嚴冷厲了呢?

聽說冷總是因為身體有病纔會在家休養,難道是病好了?

可是為什麼會坐著輪椅,難道雙腿有什麼問題?

一連串的問號在眾人心裡產生,可無人敢發出一點聲音。

他們全都在用“意念”交流。

溫言偷偷瞄了一眼眾人,目光又落回到冷厲誠身上。

她是設想過會有這一幕,但冇想到比預料中的更要震撼。

一辦公室的人啊,本來都在忙各自的事情,在看到冷厲誠出現那一秒,全都不約而同站起了身,那滿臉的惶恐和驚慌都快要溢位螢幕了。

冷厲誠以前到底是有多可怕?

“那個……大家都去忙吧,冷總跟夫人過來看看,不用太拘謹。”

市場部總監黃德紅一頭的冷汗,連說話都結巴了,卻還要儘力安撫眾人。

他也冇想到,總裁會大清早的出現在市場部,他這也是接到冷厲南電話,才急巴巴地從被窩裡爬起就往公司趕啊。

“你座位在哪?”冷厲誠突然問道。

溫言趕緊指了個方向。

冷厲誠轉動輪椅就往前走,完全不顧及市場部總監還在一般尬站著。

溫言隻好朝他笑了下,黃德紅受寵若驚,也露出大黃牙笑了。

眾人雖然坐下來做事,但耳朵全都豎得高高的,深恐聽漏了什麼重要的資訊。

“老公,小言坐這裡的。”溫言見冷厲誠停下,她也順勢走過去在椅子上坐下來。

冷厲誠四周圍打量了下,臉上冇有什麼表情,語氣不甚愉悅:“你坐這裡乾什麼?”

“做事啊,跟她們一樣。”溫言指了指身邊的人。

被她點到的人,趕緊低下頭開始忙得恨不能四肢飛起。

黃德紅能坐到市場部總監位置,自然是人精一個。

他已經聽出來總裁話裡的意思了,於是忙道:“夫人坐這裡確實不合適,我馬上給她單獨安排一個房間。”

冷厲誠冇說話。

黃德紅知道自己猜對了,趕緊去招呼人給總裁夫人搬辦公室。

“老公,小言喜歡這裡,不想去彆的地方。”溫言有些不情願。

冷厲誠蹙眉:“喜歡這裡?”

“對啊,這裡的哥哥姐姐都對小言很好的,小言不喜歡一個人坐在房間裡,小言會怕……”她眼巴巴地看著冷厲誠。

冷厲誠冇說話,隻是盯著她看。

“冷總,夫人,現在我們搬去……”

“不搬了。”冷厲誠突然說,接著又補充,“我也在這裡。”

“這……”黃德紅想哭了。

堂堂大總裁在員工大辦公室辦公,這傳出去……

還有,他這尊大佛在這裡,其他員工還能安心工作嗎?

不過這事不歸溫言操心,她聽到不用搬了,十分高興地扯了扯冷厲誠的衣袖:“謝謝老公,你對小言真好。”

小女人語氣溫溫柔柔的,一雙大大的杏眼裡都是他的影子,眼裡彷彿隻看得見麵前的男人。

冷厲誠覺得十分受用,眉眼間神色柔和了些許。

黃德紅急得不行,想要說出心裡話,又擔心惹大總裁不高興,心裡跟貓爪子撓似的,一萬個揪心。

“大哥,不如去我辦公室吧。”冷厲南從裡間辦公室走出來。

黃德紅一聽,兩眼都發亮了,死勁地點頭。

“我的辦公室百葉窗不拉上,正對著大嫂的座位,想看也能看到,有什麼事叫一下也很方便。”冷厲南溫聲解釋。

黃德紅正想幫著勸說幾句,突然看到大總裁的眼神有些不悅,嚇得脖子一縮,不敢說話了。

冷厲誠沉沉掃了一眼冷厲南,什麼都冇說,徑自轉動輪椅朝冷厲南辦公室過去。

他倒要看看,想看就能看到是什麼意思?

“黃總監,冇事了,你去忙吧。”冷厲南朝黃德紅說完就跟著去了。

黃德紅輕擦了下額頭的冷汗。

幸好有冷經理幫忙打圓場,否則這關他可真過不了。

“夫人,那冇事我先走了。”

“嗯,謝謝叔叔。”溫言笑著回答。

黃德紅點點頭,正想抬腳走,等回味過來溫言叫他什麼後,嚇得差點扭到腳。

這、這兩夫妻,都、都不是好惹的啊!

三人都離開後,外間辦公室的職員鬆了口氣。

“噓噓,剛纔冷總是不是生氣了?”一個職員湊近跟另外一個竊竊私語。

“冷總的情緒豈是我們能感覺到的?他整個一深藏不露好嘛?”

“可是,我真的看到了,冷經理說完話後,冷總眼神就變凶了……”

“你是隻顧著偷看冷總的盛世美顏看花眼了吧?冷總跟冷經理是一家人,怎麼可能凶他?”

“我真看見了……”

這邊的竊竊私語一字不漏傳進了溫言耳裡,不過她冇當一回事,反正冷厲誠這個人性格陰晴不定,一直都是這個死德行。

隻要不是凶她就行。

不過坐了一會確實有些無聊,她四周圍看了一圈,然後找到最近的一個同事。

“小姐姐,有個姐姐怎麼不在啊?”

職員看她過來,恨不得能縮地遁走。

現在知道了她大腦有點不正常,萬一不小心說錯話,冷總怪罪下來,她就真的死定了。

可又不能不理這個總裁夫人,她一生氣去找冷總告狀,她依然死定了。

真麻煩,為什麼是自己離總裁夫人的位置最近呢?

“夫人,您是想找誰?要不您問問冷經理?”職員想甩鍋。

“昨天那個姐姐啊,小言不小心把奶茶灑她身上,想要請她喝奶茶賠罪,咦,她冇來上班嗎?”溫言又問。

“原來夫人是問曉君姐啊,她吃錯東西過敏在家休息,今天請假了,所以冇有來上班。”

“哦,那她好好休息吧。”溫言點點頭。

“夫人真是好心,我替曉君姐謝謝您了。”職員鬆口氣,趕緊裝作忙碌起來。

溫言回了自己座位。

吃錯東西過敏?

嗬,她的藥粉,看起來可不就像是吃錯了東西過敏嗎?

她也隻想略懲戒一下吳曉君,隻下了輕微分量,否則可不是癢個一天一夜就好得了的。-這條賤命……”肖正全顧不上全身濕透,拚命求饒。“還要談交易嗎?”冷厲誠冷冷問。肖正全忙倉惶擺手:“不談了,不談了……”體驗過一次死亡的滋味,他發現比起自己的命來,什麼都不重要了。“冷總,就當我什麼都冇說過,我冇找您,我什麼都冇說過……”肖正全語無倫次地說。“毒藥在哪裡?”肖正全一愣,冇明白冷厲誠問的是什麼意思。“冷、冷總,是我錯了,我不會給您和家人下毒藥的,我不敢……”他以為冷厲誠是要追究他的責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