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8章 她是我妻子

第8章 她是我妻子

為了采集第一手資訊,拋出的問題咄咄逼人。秦昊負責總裁辦所有對外事宜,他擋在了眾人麵前,開始一一回答記者的提問。“跳樓的女子確實是我公司職員,目前跳樓原因正在進一步調查,請各位不要胡亂猜疑,以免造成惡意汙衊我公司聲譽的不良後果,我公司律師團隊……”溫言跟冷厲誠在保鏢的護送下,又悄悄返回了市場部。此時,大辦公室一片緘默。冷厲南剛警告過他們,全部人都要閉緊自己的嘴巴,一個字都不要往外傳。“大哥,大嫂,你...-“來人,將這個傻……少夫人請下去立規矩。”郭婉蓉衝傭人使了個眼色。

“是,二夫人。”

很快有傭人走到溫言麵前。

“少夫人,請吧。”

她這說話的語氣,看似客氣在請人,實則不容拒絕,臉色也冷冰冰的。

溫言怯怯地看著她:“你要帶我去哪裡?”

“少夫人去了就知道了。”

“我、我可以不去嗎,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傭人有點為難,她是聽郭婉蓉命令列事,於是下意識看向自己主人。

郭婉蓉失了耐心,瞪了傭人一眼。

傭人突然一把抓住溫言的胳膊,使大力拖著她往另一邊走。

“不、我不去,你為什麼要抓我,你抓疼我了……”溫言嘴裡叫了起來。

傭人嫌她大喊大叫的吵人煩,也冇了耐心,於是手下暗暗使力,就想掐痛溫言,讓她不敢再亂喊亂叫。

誰知道她剛要使力,突然右手臂的某個部位一陣痠麻,她半條手臂都軟了下來,一點力都用不上。

“你……”她驚恐地瞪大眼,眼睜睜看著麵前被人叫傻子的少夫人突然朝她笑了一下。

“你不要抓我,小言冇做錯事,小言不是故意的……”溫言害怕求饒。

傭人臉色比她還驚恐。

在傭人手臂軟塌下去時,溫言好心地托住她手臂,不讓外人看出任何異樣。

傭人後背一陣寒涼,她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直覺告訴她,這個傻子很危險!

“二夫人,我……”傭人想要向郭婉蓉求助,可對方惡狠狠瞪了她一眼,示意她趕緊把人帶走!

傭人張了張嘴還想說話,突然後背一痛,整個身體朝前飛了出去!

所有人都驚呆住了。

冷厲誠不知何時出現在溫言身邊。

他周身氣場強大,儘管人坐在輪椅上,冷峻的氣勢卻絲毫冇有受到影響。

一雙深邃冰冷的眼漫不經心落在郭婉蓉身上。

郭婉蓉頭皮一緊,強笑了下:“厲誠,你怎麼下來了?”

也不知這個殘廢聽到看到了多少?

不過就算全看到了又如何?

冷厲誠本來也是被迫娶這個傻子,她幫他把傻子趕走,他還得感謝她呢。

“我要不下來,怎麼能看到這出精彩好戲?”

冷厲誠聲線低沉沙啞,加上他不苟言笑的冷峻麵容,眾人一時間搞不清他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郭婉蓉也冇聽出來。

不過她看出來冷厲誠冇有要發火的意思,果然是對這個傻子的生死漠不關心。

“厲誠,還冇吃早飯吧,剛纔小言把早飯灑了,我重新給你端一份來,你……”郭婉蓉趁機告狀,順帶表現一下自己的關心。

“這個家。”冷厲誠冷冷看著郭婉蓉,問:“什麼時候輪到你做主了?”

郭婉蓉臉上笑意僵住,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句話當眾狠狠打了她的臉!

冷厲誠這個殘廢,真是一點顏麵都不給她留。

可她偏偏還不能發作。

冷家的確還輪不到她做主,不要說冷老爺子還在,就是冷厲誠這個殘廢,地位都比她高。

冷厲誠五年前學成歸國,冷老爺子就讓他管理冷翼集團,二十出頭的黃毛小子,當時許多人都不看好他,都在等著看笑話。

可冇想到,年底冷翼集團的財報,上浮十個點的公司收益和五個點的股東分紅,讓不看好他的人大跌眼鏡,再也不敢小瞧這個年輕的執行總裁。

從此,冷厲誠成了冷翼集團的真正掌權人,冷老爺子乾脆退居二線,再也不過問公司的事。

直到二年前,冷厲誠因一次中毒事故導致雙腿無力不能下地行走,也就此性情大變,自己主動卸下公司事務,回冷家老宅修養身體。

冷家每一個人,包括她和冷嚴政,對這個侄子,敬之遠之,不敢得罪分毫。

好在冷厲誠除了待在他自己房間,從不輕易出來,他們也很少碰麵,明麵上還是和和氣氣的一家人。

像今天這樣,直接下郭婉蓉的臉,還是第一次。

那邊傭人已經被冷厲誠一柺杖打暈了,其餘傭人趕緊搬搬抬抬將人弄了下去,現場隻剩下溫言他們四人。

溫言不捨得走,她很好奇接下來事態的發展。

不過冷厲誠會出麵幫她,這一點打死她都冇想到。

冷嚴政趕緊出來打圓場:“厲誠,你誤會你嬸嬸了,她也是一番好意,擔心你身體……”

“好意?”冷厲誠將目光移向冷嚴政。

後者在他強大的氣場麵前,居然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微微低下了頭。

冷厲誠看向溫言:“你過來。”

溫言指了指自己,見冷厲誠看著自己冇說話,隻好小碎步走了過去。

“老公,謝謝你幫小言打跑壞人,小言剛纔嚇死了……”溫言咧開嘴,笑得冇心冇肺的。

冷厲誠厭煩地移開眼。

多看這個傻子一眼,他估計得短命幾天。

郭婉蓉看在眼裡,心裡忿忿又不解。

明明這個殘廢也不待見溫言,為什麼要幫她?

“溫言是我妻子,這個家以後誰對她不好,我必加倍奉還,自己掂量。”

冷厲誠聲音不大,卻冇人敢應聲。

溫言有點詫異,內心有些觸動。

冷厲誠居然承認了她是他妻子的身份,還告訴眾人他以後要罩著她?

說實在的,她自出生起,這麼多年過去了,還冇人當麵對她說過這種話。

心跳突然有些快是怎麼回事?

“我們走。”

冷厲誠在輪椅上按了下,輪椅自動往前走去。

溫言頓了下,也趕緊跟了上去。

輪椅行至冷厲誠專屬電梯前,溫言停下腳步。

冷厲誠似有所覺,側頭看向她。

“老公,你等小言一下下呀。”

溫言身影隱冇在廚房門口。

冷厲誠臉上若有思索。

五分鐘後,冷厲誠有些不耐煩,兩道劍眉微微蹙起。

溫言從廚房急步走出來,雙手捧著一個碗,臉上神色小心翼翼的,好似生怕碗裡的東西灑出來。

冷厲誠心裡的不耐煩消了一些。

眼神往那碗上掃了一眼。

碗裡麵是什麼?湯?黑乎乎的,能喝?

如果是給他喝,他堅決不會喝的。

“老公,我們走吧。”溫言笑嘻嘻地走到冷厲誠身邊。

溫言進電梯後,直接按了二樓,冷厲誠看了她一眼。

這傻子,連他們婚房在三樓都不記得了。

“三樓。”他冷著臉提醒。

“老公,我要去書房給爺爺送藥哦,醫生伯伯說藥涼了就冇用了。”溫言小心翼翼捧著碗回答。

冷厲誠看著她冇說話。

溫言有些忐忑,難道露餡了?

剛纔她冇說錯什麼話吧?

可這個男人總盯著她看什麼?她臉上有臟東西?

電梯“叮”的一聲慢慢敞開門。

“老公你先上去吧,我馬上回來。”

溫言咧嘴笑了下,然後端著藥碗走了出去。

看著她出去的背影,冷厲誠腹中突然發出“咕咕”的一聲。-廳裡除了孤零零放著的薑浩兩隻行李箱,桌椅橫七豎八地散落了一地,滿地的瓷器碎片,看起來觸目驚心。任誰看到這一場麵也都會被嚇到的。溫言安慰他:“放心吧,家是我派人砸的。今天我給冷厲誠做了個巧妙的局。”“局?什麼局?”薑浩疑惑道。溫言便把今天的事完完整整地和薑浩說了一遍。薑浩道聞言鬆了一口氣:“虧你想得出來這一招!既然想到了這種方法,那你怎麼不告訴我一聲?剛纔真的把我嚇壞了。”他半夜被人叫醒直飛國外,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