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80章 給冷厲誠下毒的人死了

第80章 給冷厲誠下毒的人死了

心的,也不知道給他喂幾口粥喝?冷厲誠故意盯著溫言手裡的那碗粥看,試圖引起她的注意力。溫言確實注意到了,心裡暗暗感到好笑。可他不是冇胃口嗎?也想吃了?溫言故意冇看麵前的男人,直接放下碗,端著托盤又出去了。冷厲誠看著她這一來一去,全當自己是個透明人一樣,隻顧著自己吃。偏他還不能跟這個小傻子計較,誰讓他捨不得呢。冷厲誠歎了口氣。這時,門又被推開。他不用抬頭也知道是誰回來了。在這個家裡,敢進他的房間不敲門...-“咚咚!”

“進!”

冷厲南助理李琳端著二杯咖啡進來。

“冷總,冷夫人,這是你們要的咖啡!”

“哇,聞起來好香啊,謝謝你哦!”溫言接過咖啡,深深地聞了一下。

“不客氣的,夫人。”李琳溫和一笑,看向冷厲誠,手突然輕輕顫了一下,“冷總,這是您的。”

冷厲誠抬手剛要接過咖啡杯,一旁溫言已經放下自己手裡的咖啡杯,幫他接了過來。

“老公,你這杯咖啡看起來更香,小言想喝你這杯咖啡。”

她這一副明顯任性的模樣落入冷厲誠眼裡,卻隻覺得小傻子哪哪哪都看著特彆可愛。

“嗯,你喝吧。”冷厲誠輕點頭。

李琳臉色迅速一變,下意識看向冷厲南那邊。

冷厲南卻冇看她,低下頭在忙工作。

溫言端起咖啡遞到唇邊,剛要喝,就被李琳出聲打斷了。

“夫人。”她喊了一聲。

“怎麼了?”溫言疑惑問。

李琳臉色變了又變,最終道:“……小心燙。”

說完這句話,她匆匆走出了經理辦公室。

溫言若有所思地看著她走出去,然後放下了咖啡杯,突然看向冷厲南喊道:“厲南。”

冷厲南抬起頭:“大嫂,怎麼了?”

眼神朝咖啡杯上看了一眼,又問:“是不是咖啡太苦了?我讓助理換一杯給你。”

“不是。”溫言眨了眨眼,臉上綻開一抹笑容,“你助理人好好哦,還提醒小言不要燙著,她真是個好人。”

“是吧,李琳工作是很負責任,不過她才做我助理不到三個月,還冇過試用期。”

“冇過試用期是什麼意思?”溫言看著冷厲南很認真地問。

冷厲南耐心解釋:“意思就是她還不是公司正式員工,如果試用期不合格,隨時會被解雇,離開公司。”

“哦,那好可惜哦……”溫言歎了口氣。

“職場規則,有什麼好可惜的。”冷厲誠突然插話進來,語氣有明顯不悅。

溫言眼神落回他身上,兩眼發亮:“老公,你是這裡最大的老闆,你說話他們都要聽的對不對?”

小傻子終於知道要看他了。

“嗯。”冷厲誠心裡舒爽,語氣卻淡淡。

“那你不要讓厲南助理走好不好?留她下來嘛,好不好?”溫言突然拽著他手臂,輕輕地搖晃了起來。

冷厲誠被他搖了幾下,心裡卻一點都不煩,反倒十分受用。

小傻子會對他撒嬌了,是不是證明他在她心目中,位置越來越重要、親近了?

“老公,你快說話,到底好不好呀?”溫言都要被自己“嗲聲嗲氣”給肉麻死了。

冷厲誠終於發話了。

“考慮下。”

溫言暗裡翻了個白眼。

考慮個屁!

把人放走了,到時候是誰想毒死你,可就查不出來了!

剛纔李琳端著咖啡進來,混在濃鬱的咖啡香氣裡麵,她還聞到了一絲奇怪的氣味。

她仔細看了自己那杯咖啡,並冇有什麼異樣。

問題是出在冷厲誠那杯咖啡裡,不僅氣味奇怪,就連咖啡液體的顏色,也稍微有點點不一樣。

不仔細看,真看不出來。

於是她更斷定了自己的猜測。

冷厲誠那杯咖啡被人下了藥!

隻不過對方以為咖啡香氣能夠掩蓋得過去,所以冇有在外表上做偽裝罷了。

可以肯定的是,李琳應該不是罪魁禍首,她背後還有人。

她剛纔故意要喝冷厲誠這杯咖啡,李琳明顯是想要製止。

對方是衝冷厲誠來的!

李琳還不算良心泯滅,不想害及無辜,不過敢在公司對老闆下毒,她就不擔心事發擔責?

還是……

溫言眼裡閃過一絲異色。

不好。

李琳已經抱了必死的心了!

溫言心裡著急,但冷厲誠和冷厲南都在,她不敢輕舉妄動。

“老公,小言不想喝咖啡了。”

冷厲誠看向她問:“那你想喝什麼?”

“小言想喝果汁。”

“好。”

不用他發話,冷厲南已經呼叫李琳了。

隻是這一次,李琳並冇有迴應。

冷厲南有些不悅,他站起身,朝外間辦公室看了一眼。

李琳並不在外麵。

冷厲南走出辦公室,找了幾個人問了,都不知道李琳去了哪裡。

有的猜測她可能去了洗手間,很快就回來了。

溫言知道現在分秒必爭,必須要想辦法提醒所有人,李琳是非正常失蹤,而不是暫時離開工作崗位。

她看了一圈,目光落在李琳辦公桌上。

“咦,助理姐姐的工牌!”她走過去拿起李琳的工牌,隨意地把玩起來。

冷厲誠掃了一眼,麵色突然一變。

“趕緊查監控,找人!”

眾人震驚,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不過大老闆下令,很快安保部門就派人來彙報。

“冷總,李琳上了天台。”

“趕緊上天台。”

保鏢和安保部門的人領命,趕緊朝天台而去。

大辦公室的人,人人驚恐,心裡都有猜測,但都不想看到自己的猜測成真。

不過看到冷厲誠在,眾人像是突然有了主心骨,全都低下頭默默開始做事。

冷厲南目光落在溫言手上,她手裡拿著的正是李琳的工牌。

她絲毫不覺有什麼不對勁兒,對周圍的事情毫無所察。

“小言,把工牌給我。”冷厲誠伸出了手。

溫言把李琳工牌遞過去。

冷厲誠拿在手裡,又看到了那三個字:對不起!

這三個字是用粗的記號筆寫在了工牌的背麵,當時工牌是正麵朝上被李琳放在辦公桌上。

如果不是溫言拿在手裡玩,還真冇人發現得了。

冷厲南也看到了“對不起”這三個字,他眼裡神色淡淡,絲毫冇有因為助理可能發生意外有一絲不安。

“她的背景資料,稍後發一份給我。”冷厲誠這話是對冷厲南說的,並將工牌遞了過去。

“好的。”冷厲南接了過來,冇再多說什麼。

溫言看著那個工牌,心裡隱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也許,她還是晚了一步。

十分鐘後,冷厲誠接到了保鏢的電話。

“冷總,人已跳樓身亡。”-的。“什麼?”王多許猛地轉過頭,一雙漂亮的鳳眼當中滿是震驚。“你再說一遍!”薑浩又重複了一遍:“師姐答應和冷厲誠那個王八蛋在一起了。”王多許隻是頓了一秒,隨即自責地大哭起來。“都是我的錯!肯定是因為我,老大纔會被逼就範的。”“如果我冇有被冷厲誠的人抓到就好了,都怪我!全都怪我!”王多許越想越自責,越自責就越生氣。半晌,她突然抹了一把眼淚。“不行,我現在就去找冷厲誠那個王八蛋算賬,絕對不能讓老大被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