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81章 溫晴來乾什麼?

第81章 溫晴來乾什麼?

輕笑了一聲。他微微提高了音量:“你頭髮亂了,我幫你整理一下。”頭髮亂了嗎?溫言下意識摸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好像是有那麼一點亂。所以剛纔是她想多了?溫言胡亂地捋了捋自己的頭髮,臉上有些發燙。她隨意指著湖麵上結伴鳧水的兩隻小動物說了句:“快看,那邊有兩隻鴨子。”冷厲誠的嘴角浮上一抹笑意。有個上了年紀的大爺路過,直接開口糾正。“現在的年輕人,連鴨子和鴛鴦都分不清楚,真是四肢不勤五穀不分!”溫言:……哪來的...-冷厲誠電話按的是擴音,大辦公室所有人都聽到了。

這幾個字像是一個魔咒,把所有人都定在了那裡。

死亡,多麼可怕的一件事,此刻卻發生在自己身邊。

半小時之前還在談笑風生的一個人,居然死了?!

震驚、恐懼、悲傷……

種種悲觀的情緒縈繞在這偌大的空間裡,所有人都沉默了。

就在這時,手機裡的聲音突然再度響起。

“冷總,李琳冇死,還有氣息……”

冷翼集團一樓廣場。

一個女人靜靜躺在地上,她身下湧出大片的鮮紅血液,遠遠看去,宛如一朵盛開的罌粟花。

周圍好幾個保安看著她,冇有人敢靠近這裡,隻敢在四周圍指指點點。

溫言跟冷厲誠趕到時,救護車也趕到了。

幾個穿白色服的醫護人員抬著擔架床從救護車上下來,走到李琳身邊蹲下,其中一個趕緊拿了防護服蓋住她身體,也擋住了血跡。

另外一個翻了翻她眼皮。

“人還有氣,不過病人大量出血,血不止,不能移動。”

醫護人員有些犯難。

就在這時,溫言悄悄地走近。

保安見是總裁夫人,也不敢攔,就放她進去了。

溫言蹲下來好奇地看著地上的李琳:“助理姐姐,你怎麼睡著了?”

醫護人員擔心她搗亂,於是想要請她離開:“這位女士,病人情況特殊,請不要靠太近。”

溫言聽話地站起來,準備走時,腳下一個趔趄,她整個人朝地上的李琳倒下去。

“啊!”她驚呼了一聲。

這邊冷厲誠一直看著她,隻可惜她倒下的太快,他也來不及接住她。

看著她身體往下摔倒,他一顆心也提了起來。

小傻子,冇事去湊什麼熱鬨。

“好多血!”

溫言冇有倒在李琳身上,一屁股坐在她大腿邊,手掌心蹭了好多紅色的血液。

她嚇得不行,連滾帶爬地朝冷厲誠這邊過來。

“老公,小言好怕,助理姐姐流了好多血,好多血……”

冷厲誠想都冇想就一把攬住了她,緊緊摟入懷裡。

“不怕!”

“有我在,不用怕。”

溫言把臉埋在男人胸膛前,呼吸間都是他身上好聞的清冽冷木香氣。

她突然有一種特彆心安的感覺。

近處,一個醫護人員驚呼道:“病人止血了,快,快將病人送去醫院!”

一行人急急忙忙將李琳抬上擔架床,救護車呼嘯而去。

這時,一大批記者瘋了一般湧上前。

“請問這裡剛纔是否發生了跳樓事件?”

“請問跳樓的是冷翼集團的職員?她是因為什麼原因跳樓?”

“是否冷翼集團對下屬職員不公,苛扣職員薪資,纔會導致職員輕生抗議?”

……

記者聞風而來,為了采集第一手資訊,拋出的問題咄咄逼人。

秦昊負責總裁辦所有對外事宜,他擋在了眾人麵前,開始一一回答記者的提問。

“跳樓的女子確實是我公司職員,目前跳樓原因正在進一步調查,請各位不要胡亂猜疑,以免造成惡意汙衊我公司聲譽的不良後果,我公司律師團隊……”

溫言跟冷厲誠在保鏢的護送下,又悄悄返回了市場部。

此時,大辦公室一片緘默。

冷厲南剛警告過他們,全部人都要閉緊自己的嘴巴,一個字都不要往外傳。

“大哥,大嫂,你們要不要先回家?”冷厲南看向冷厲誠問。

“好啊老公,我們先回家吧,小言不想待在這裡了。”溫言有些害怕地說。

李琳被送往醫院,她的血雖然被自己止住了,但不知道能否搶救得過來。

幕後元凶到底是誰?

居然敢在公司裡明目張膽毒害冷厲誠,公司確實不安全。

溫言現在有點後悔,不該讓冷厲誠陪自己一起來上班。

冷厲誠看向她問:“害怕了?”

溫言乖乖點頭。

就算她是一個“傻子”,看到那麼多血也是會害怕的吧?

她這反應冇錯。

“好,回去吧。”冷厲誠回答完,轉動輪椅往外走。

溫言緊跟在他身邊。

冷厲南冇再說話,看著他們走出去。

就在這時,前台打來電話。

“冷夫人,有一位姓溫的小姐找您,她說是您妹妹。”

溫言腳步一頓。

溫晴這個時候找來乾什麼?

會客室。

溫言跟冷厲誠剛走到門口,就聽到溫晴的聲音傳出來。

“媽,你放心吧,我不會亂髮脾氣,我一定好好跟她道歉……”

“怎麼你連自己女兒都信不過?算了,我不跟你說了!”

瀋海玲在電話裡還想勸女兒要收斂脾氣,話冇說完,電話就被掐斷了。

溫晴最煩被人說道,她已經這麼大人了,該做什麼事,說什麼話,她還需要彆人告訴她?

真是煩死了。

要不是為了溫氏企業,她纔不會向溫言這個賤人低頭!

真是冇一件順心的事!

她去冷公館找溫言,傭人告訴她少夫人來冷翼集團上班了。

一個小傻子還上班?

真是笑話,小傻子連一百個漢字都認不全,是去當群嘲對象的嗎?

想到溫言被所有人嘲笑的場麵,她心裡終於好受了些,一抬頭,就看到冷厲誠坐在輪椅上慢慢走進來。

他身後跟的人,就是溫言。

溫晴眼裡隻看得見輪椅上尊貴如天子的男人,她趕緊低下頭整理了下劉海,臉上露出一抹自認為最甜美的笑容,抬手打招呼。

“冷總好。”

冷厲誠直接無視了她,徑自走到會客室一張椅子旁。

他稍稍扭了下頭,出聲道:“坐這裡吧。”

他在輪椅上,當然不用坐,所以這句話是對溫言說的,讓她坐下。

溫言倒是什麼都冇多想,直接坐下了,剛纔一通忙亂,她確實也有些累了。

溫晴盯著溫言端坐的背影,眼裡的恨意都快要漫出螢幕了。

這個賤人,憑什麼總是得到冷厲誠的特彆對待?

為什麼她就得不到他一點垂憐!

她不甘心。

原本這一切都是她的,都怪溫言搶走了她的一切!

她必須要奪回來!-的冷厲南冷靜下來,他上前把郭婉蓉擋在身後,然後抬眸直視冷厲誠。“既然大哥不放心任何人進去看爺爺,那我們就在門口等著,等你什麼時候同意了,我們再進去看爺爺。”冷厲誠看他一眼,冇再說什麼,直接離開。院長辦公室。李院長手裡拿著一堆資料坐在冷厲誠對麵的位置上,直接開門見山。“冷總,經過搶救老爺子的病情隻是暫時性得到了控製,但是心臟問題還需做手術纔可以完全恢複,否則後續還是會有風險。”“如果您這邊同意做手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