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82章 把溫晴當馬騎

第82章 把溫晴當馬騎

昊負責總裁辦所有對外事宜,他擋在了眾人麵前,開始一一回答記者的提問。“跳樓的女子確實是我公司職員,目前跳樓原因正在進一步調查,請各位不要胡亂猜疑,以免造成惡意汙衊我公司聲譽的不良後果,我公司律師團隊……”溫言跟冷厲誠在保鏢的護送下,又悄悄返回了市場部。此時,大辦公室一片緘默。冷厲南剛警告過他們,全部人都要閉緊自己的嘴巴,一個字都不要往外傳。“大哥,大嫂,你們要不要先回家?”冷厲南看向冷厲誠問。“好...-溫晴暗暗吸了幾口氣,才勉強控製住了心裡的憤恨。

她臉上掛著點笑走過去,在溫言對麵坐下來。

“姐姐,你在冷家過得還好嗎?爸媽都很想念你,一直唸叨說要過來看你。”

“小言很好啊。”溫言一臉好奇地問道:“夫人和爸爸都很想我,那為什麼不來呢?”

溫晴臉上的笑差點掛不住。

“最近公司事務繁忙,等忙過這段,他們就來探望你。”溫晴又補充道:“姐姐如果想他們了,也可以回家看他們的。”

“哦,小言不想回家。這裡有很多好吃的,小言的床很舒服,再也不用睡地上了,老公抱著小言睡,好暖和……”

溫言的“童言無忌”徹底讓溫晴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這個該死的賤人!

她是要在自己麵前顯擺,秀恩愛嗎?

不能生氣。

一定不能發火,她答應了爸爸溫儒顧的,這次來是跟溫言和冷厲誠道歉,請冷厲誠對溫氏企業手下留情的。

“姐姐,家裡有你最愛吃的草莓蛋糕,你忘了嗎?”溫晴用美食引誘。

溫言想了一下,搖搖頭:“可是小言不想再吃掉在地上的草莓蛋糕了,會吃到硬硬的石子,磕痛小言牙齒,好痛的。”

這個蠢貨,怎麼什麼都記得?

溫晴剛想說幾句掩飾過去,就見到冷厲誠森冷的眸子看過來。

“你給她吃掉落地上的東西?”

溫晴情不自禁打了個寒顫。

男人語氣淡冷,一雙鷹隼似的眼睛像是淬毒的利箭,被他盯一眼,她好像會陷入萬劫不複的地獄。

“不、不是這樣的,是有一次,我遞蛋糕給姐姐時,不小心掉落在地上,姐姐捨不得蛋糕,就從地上撿起來吃,我想阻止也來不及……”

“你撒謊!”溫言有點生氣地說道:“是你讓小言吃完地上蛋糕,不吃完,就不準睡覺的!”

“老公,小言不喜歡她,她是壞人,她每天都欺負小言,還讓小言給她當狗騎,不給小言飯吃……”

溫言一股腦把小時候被溫晴欺負的慘狀都給冷厲誠說了。

雖然不明白溫晴今天到底來乾什麼,但她一定不會讓對方目的得逞。

不是要演戲嗎?

那就看看到底是誰演技更勝一籌。

她可是從五歲就開始扮傻,演員資曆近二十年,怎麼也占優勢吧。

溫晴這會兒確實傻眼了。

她冇想到溫言突然變得這麼牙尖嘴利,不禁邏輯清晰,而且記憶好像也恢複了。

可溫言不是一個傻子嗎?怎麼會記得這麼多事?

難道……

“你、你恢複記憶了?”溫晴顫抖的手指著溫言。

溫言不解地看向她:“你說什麼,小言聽不懂。”

“你記得以前的事對不對?你都記起來了,你是故意裝傻的,溫言,你在騙所有人……”

溫晴扭過頭看向冷厲誠控訴:“冷總,你都看到了吧,這個女人就是一個心機很深的騙子,她裝傻騙過了我們所有人,她……”

“閉嘴!”冷厲誠突然冷聲道。

溫晴彷彿冇有聽見,激動地大叫起來:“她是騙子,她騙了我們,這個賤人騙了……啊!”

溫晴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

冷厲誠冷哼一聲:“聒噪。”

溫晴雙腿鑽心地疼,終於意識到自己剛纔太過激動,惹冷厲誠生氣了。

她匍匐在地上,趕緊求饒:“冷總,是我不對,您原諒我,不要遷怒我家的公司,求您了,不要讓它倒閉好不好?”

冷厲誠冷漠地看著她。

“冷總,求求您,隻要您高抬貴手,您讓我做什麼都可以,我都願意……”溫晴哭得梨花帶雨,倒是有一股柔弱的美。

可在冷厲誠眼裡,隻看到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嘴裡聒噪個不停,煩都煩死了。

他冷眸一轉,問:“真的什麼都願意?”

“我願意,我真的願意,隻要您吩咐,我都去做……”溫晴以為打動了冷厲誠,欣喜若狂地忙點頭。

“好。”

冷厲誠說完,手裡的柺杖指了指旁邊空地:“你趴下來。”

溫晴不明白他想做什麼,但還是爬過去乖乖地趴了下來。

“冷總,我趴好了。”

此刻她的姿勢是背對著溫言,屁股高高地撅起來。

溫言也冇猜到男人想搞什麼名堂,但看到溫晴像是小狗一樣趴著,覺得還挺解恨的。

當然,男人很快給她解開了謎底。

“小言,想不想坐小馬?”冷厲誠輕柔地問道。

“想啊,小言好想坐馬馬。”溫言開心地拍手。

原來冷厲誠是想讓她坐在溫晴背上,把溫晴當馬一樣騎啊。

難道他是聽到剛纔她說了小時候被欺負的事,所以想要幫她報仇?

“去吧,把她當馬騎!”

溫晴變了臉色,心裡屈辱交加,嘴裡不住地求饒:“不,冷總,我不要給她當馬騎,我不要……”

冷厲誠麵色平靜看著她問:“怎麼,想反悔?”

明明他語氣也很平靜,可是溫晴卻覺得周身遍體生寒,她忍不住又打了個寒顫。

看著溫言一步步走近,溫晴隻能一步步往後退,直到退到了牆角,再無退路。

溫言突然抓住了她手臂,她用力想要掙紮,可是突然手臂一麻,再也動不了。

“賤……”她張口想罵人,突然也發不了聲了。

她到底怎麼了?

一股恐懼感油然而生,她麵色變得異常蒼白。

溫言毫不費力地坐到了溫晴背上,嘴裡開心地喊道:“騎馬馬了,駕駕駕!”

溫晴麻木地在地上爬著,她眼裡流出了屈辱的淚水。

心裡的恨意衝上頭頂,溫晴想不顧一切地把溫言掀翻下來。

這個賤人就該一輩子跟狗關在一起,一輩子吃餿菜剩飯,一輩子給她當牛做馬騎!

可是她雙臂動不了,身體也動不了,她好像控製不了自己身體了。

除了機械式地往前爬,她好像什麼都做不了!-不一般。他將字條丟在一邊,反而是將那裝了銀針塑料口袋拿起來仔細看了看。果然,與當初溫言假扮技師為他腿上行鍼治病時用的針一模一樣。冷厲誠看了眼秦昊:“寄東西的,應該就是在湖心島私房菜館刺殺我和小言的人。”秦昊聞言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指著冷厲誠手裡的東西:“那他寄這個過來是想挑撥您跟夫人的關係?”“小孩子把戲。”冷厲誠嗤笑一聲,交代秦昊:“去給我準備一套消毒工具,再準備一個精緻一點的小盒子。”秦昊雖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