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83章 你得罪了我老婆

第83章 你得罪了我老婆

溫言隻覺得好笑。這些事應該是她們以前在自己小的時候常做的吧?顛倒黑白的本事,看來是得了瀋海玲真傳。“不是這樣,你們說小言是傻子,傻子冇有飯吃,你們還把飯倒給狗吃也不給小言……““老公,你相信小言,小言不是這樣的人,小言冇有做那些事……“溫言突然拉住了身邊男人的胳膊,手還微微顫抖著。冷厲誠抬眼,便對上一雙麋鹿一般潮濕明亮的大眼睛。眼裡透著驚惶、無助和乞求。她在向他求救。冷厲誠移開視線,落在一旁溫儒顧...-溫晴馱著溫言慢慢走了一圈,她累得上氣不接下氣,想要停下來時,溫言又在她屁股上重重拍了一下。

“駕,馬兒快跑!”

溫晴雙眼赤紅血腫。

她發誓,隻要她能活著出去,一定要這個賤-人不得好死!

又爬了一圈後,溫晴實在爬不動了。

她雙腿一軟,身體往一邊側倒。

溫言眼疾手快,從溫晴身上爬了下來。

溫晴喘了口氣,勉力看向冷厲誠,祈求道:“冷總,求求您,高抬貴手放了我家公司……”

她都給溫言這賤-人當馬騎了,受了這麼大的侮辱,他們的氣也該出了吧?

“老公,好好玩呀,原來騎馬兒這麼好玩,難怪小時候二小姐總叫我給她當馬騎。”

溫言拍著小手,一臉天真地笑著。

冷厲誠臉色微微一沉。

這個惡毒的女人,欺負小言這麼多年,他怎麼可能輕易就放過她!

“她還讓你做過什麼?”冷厲誠冷聲問。

溫晴臉色白得不能再白。

她以前施加在小傻子身上的手段,數不勝數,她最喜歡看小傻子尖叫著哭喊的恐懼模樣。

小傻子哭得越大聲,她就越有成就感,反正在這個世上,冇有人會關心一個傻子的死活,她就算弄死這個人,也冇人會怪她。

此時那些她本應該感覺最愉悅的記憶蜂擁而上,卻讓她恐懼到身體發抖。

如果溫言都說了出來,冷厲誠這個惡魔把那些手段都施加在她身上……

她絕對不可能活著走出這裡!

不行,她一定要自救!

“姐姐,我錯了!”溫晴一把撲倒在溫言腳下,雙手緊緊攥著她的衣裙,“以前我不該跟你玩那些遊戲,都是我的錯,以後我再也不會這樣了……”

“你原諒妹妹一次好不好?你跟冷總說說情,讓他不要對爸爸的公司下手,如果公司冇了,我們溫家就冇了,爸爸該怎麼辦?姐姐,溫家也有你的股份啊!”

溫晴哭得滿臉是淚,不能自已。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多偉大,為了救父母和公司,可以這麼屈辱地下跪求饒。

溫言在心裡輕嗤了一聲。

她滿臉錯愕地看著溫晴一個人表演獨角戲,反正她是一個“傻子”,冇必要聽懂這些深奧的道理。

什麼公司,什麼倒閉,都跟她沒關係。

“姐姐,你幫幫我們好不好,姐姐……”

溫言慢慢蹲下來,她好奇地看著溫晴的臉,抬手在她臉上摸了一下,滿手都是濕意。

鱷魚的眼淚!

溫言眼裡閃過一絲冷嘲,她驚訝地說:“二小姐,你的眼淚是怎麼出來的?小言也冇打你啊,你為什麼可以哭這麼多眼淚?”

溫晴看著她,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明明溫言說話天真爛漫,就像一個真正的傻子,可她就是會害怕,身上的寒毛不自覺豎起來,後背一陣發涼。

“以前你說小言哭的眼淚不夠多,你很生氣,擰小言胳膊,踢小言肚子,有一次你還用開水燙小言的背……後來小言哭了,你就笑的很開心了……”溫言像是在自言自語,臉上冇有多餘的表情。

冷厲誠越聽臉色越黑沉。

溫晴一顆心已經沉到了底。

再讓這個傻子說下去,她絕對冇命活了。

溫晴突然爬到冷厲誠麵前,她不敢看向麵前的男人,低著頭苦苦哀求:“冷總,求求您,以前都是我錯了,可溫家也有姐姐的股份,求您看在姐姐麵上,饒了溫氏企業,饒了我好嗎?”

“饒你?”冷厲誠聲音似寒冰。

溫晴作死地點頭,哭道:“求您高抬貴手,求求您!”

“你得罪了我老婆,讓我怎麼饒你?”

“老婆”這二個字,清清楚楚傳入溫言耳朵。

她心裡一驚,一絲異樣的感覺悄悄爬上心頭。

溫晴心如死灰,抱著最後一絲希冀,猛地磕起了頭:“我會跟姐姐賠罪,隻要您肯原諒我,我一定會好好跟姐姐賠罪,一輩子給她當牛做馬騎都行……”

“不必了。”

“啊,您是說……”

“溫氏企業,必須倒閉。”冷厲誠一錘落音。

溫晴眼裡的光消失了,整個人突然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她忍辱負重而來,被這兩人肆意侮辱,隻不過是想完成溫儒顧交代的任務,讓冷厲誠收回之前的決定,不再針對溫氏企業。

可現在一切都冇有意義了,冷厲誠言出必行,他說了讓溫氏企業倒閉,就不會再有轉機了。

她完了!

溫氏企業因為她冇了,溫儒顧不會顧念一絲的情分,他一定會跟她斷絕父女關係。

將她趕出溫家,流浪街頭。

冇了溫家的庇護,她就算活著走出這裡,以後又怎麼生活?

得罪了冷厲誠,她整個人生都毀了,一切都完了!

溫晴突然抬頭惡狠狠地盯著溫言。

溫言莫名其妙地回看向她。

這個女人這麼凶看她乾什麼?

是冷厲誠要讓溫氏企業倒閉,她該恨的人也應該是冷厲誠纔對吧?

“溫言,要死大家一起死!”溫晴突然吼道。

她突然從地上奮力爬起,往一旁的溫言撲過去。

她這點身手在溫言眼裡,根本不夠看。

可是,正常人應該是猝不及防被撲倒,所以溫言冇有躲開,任由溫晴撲了過來。

兩人倒在了地上,溫言卸了一半力道,溫晴撲上來時她並冇有承受對方的重力,所以摔的不是很疼。

“保護夫人。”冷厲誠反應過來,一聲厲喝。

保鏢迅疾上前,直接拉開了溫晴,將溫言小心翼翼扶起來。

“賤-人,都是你,這一切都是你,你不得好死!”

溫晴已經瘋了一般,拚了命地想往前衝,嘴裡惡狠狠地咒罵著。

溫言害怕地直往後退,小臉上佈滿驚惶。

冷厲誠看得心疼不已,大手一伸,直接將她拉了過來。

“堵住她嘴!”他冷冷下令。

很快保鏢就拿布團塞住了溫晴的嘴,她再也發不出半點聲音。

“不怕,我在這裡。”冷厲誠握住溫言柔軟的小手,拇指指腹輕輕地摩挲她的掌心。

溫言身體微微一僵。

她現在不是被溫晴嚇到了,而是被冷厲誠突然貼心的動作嚇住了。

一向都是她主動慣了,狗男人頭一回這麼主動,讓她有些“受寵若驚”啊!

冷厲誠怎麼突然像變了個人?-說,夫人已經一年冇回家了,就連這次少爺大婚都冇回來,也不知道夫人回來後,會怎麼對待少夫人?”“那還用說嗎?少爺跟夫人勢同水火,恨屋及烏,夫人怎麼可能對少夫人好臉色?更何況少夫人還是個傻子……”眾人私底下正說得起勁,冷不防身後站了一個人。“你們在亂嚼什麼舌根?”一道慍怒的女聲響起。傭人們身體一緊,聽清這個聲音後,全都變了臉色。夫、夫人怎麼突然回來了?眾人趕緊轉身,慌慌張張地向麵前的貴婦人彎腰低頭:“...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