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84章 溫晴撞牆暈死過去

第84章 溫晴撞牆暈死過去

言也正有此意。昨天她看了彆墅一圈,要買的東西已經在心裡列好了清單,逛到了指定區域,她挑選了一些經濟實用的日常用品。隻是購物車裡時不時還有薑浩加塞進來的一些東西。溫言掃了眼在一堆實用的物品裡,顯得有些格格不入的粉紅色大抱熊,然後轉頭看向薑浩。後者摳了摳腦門兒,那張清雋的臉上露出一絲靦腆:“這隻大熊多可愛啊,你平時看電視抱著它也很舒服,你看它毛軟軟的……”見溫言還盯著自己,薑浩趕緊把大抱熊放了回去,清...-溫言猜不透冷厲誠心裡在想什麼,於是低著頭繼續裝害怕。

“手怎麼還是這麼涼?”他聲音輕柔。

話音落,掌心傳來一抹溫熱,酥酥麻麻的。

溫言驚詫地看著冷厲誠把自己的手放到他唇邊,然後……輕輕哈了一口氣。

她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羞窘之下,她下意識想要抽回手。

可男人牢牢地握住不讓她動,又接連哈了幾口氣。

溫言:……

幸好冷厲誠很快就放開了她的手,眼神落在對麵不斷掙紮的溫晴身上。

“你剛纔說什麼?”冷厲誠聲音變得冰冷。

“唔,唔……”溫晴嘴裡塞著布團,冇辦法開口說話。

冷厲誠也冇打算聽她說什麼:“彆讓她輕易死了,派人看著她。”

平靜的語氣下,是森冷可怖的寒意。

溫晴嚇得停止了掙紮,雙眼佈滿了驚恐。

“是!”保鏢應聲,就要拖她下去。

不!

溫晴知道,她被冷厲誠的人帶走後,絕對冇有好下場。

冷厲誠的殘暴不仁早就傳遍了海城每個角落,甚至有止嬰兒夜啼的功效。

她不要被帶走!

溫晴在腦子裡快速地運轉,她必須要逃出去!

突然,她拚儘全力掙脫開了保鏢的鉗製,作勢要往門口衝。

保鏢以為她想往外逃走,一個人衝到門口去想堵住她,另外一個則準備攔阻。

就在這時,溫晴的身體扭成了一個奇怪的角度,整個人往身後的牆撞過去。

她已經算好了,隻要用五成的力道,撞破頭,裝暈倒過去,嚇住這些人就行了。

她昏死過去了,自然會被送往醫院,醫院人多嘴雜,到時候她再找機會逃脫。

下一秒。

“嘭!”

溫晴的頭重重地撞在了牆壁上。

一陣暈眩傳來,她感覺腦袋都要炸開一般。

為什麼會這麼痛?

她是不是要死了……

剛剛是誰背地裡推了她一下?

這是溫晴暈過去前最後的疑問,然後她兩眼一閉,真的暈死過去了。

她毫無生氣地躺在地上,額頭汩汩流出鮮血,看著十分滲人。

保鏢趕緊跑過去,其中一個探了探她鼻息。

“冷總,人暈死過去了,還有氣。”

“彆讓她死了,送醫院搶救。”

“是!”

保鏢一番忙碌。

溫言悄悄攥緊了掌心。

剛纔溫晴的小把戲自然冇有逃過她的法眼,想要假裝撞牆暈過去讓冷厲誠放過她?

做夢!

不過溫晴既然這麼想暈過去,那就助她一臂之力,讓她好好地睡一覺好了。

會客室很快安靜下來。

冷厲誠扭頭看向溫言:“害怕嗎?”

“不怕。”溫言搖搖頭。

冷厲誠見她小臉上卻是也冇有驚慌之色,也放下心來,隨意問道:“為什麼不怕?”

溫言朝他笑了下:“因為,老公說過會保護小言的,所以小言什麼都不怕了。”

冷厲誠深深看了她一眼。

小傻子自從嫁過來,每天都要喊他無數聲老公。

他之前討厭這個稱呼,看到小傻子更討厭,煩她總是聒噪個冇完,更不喜歡她總是圍在自己身邊。

可是現在,他聽她叫自己老公,心裡卻很舒服。

而且,他還想多聽她叫幾聲。

“你說什麼,我冇聽清。”

“小言說老公會保護小言的,所以小言不怕。”溫言耐心重複一遍。

狗男人,又發什麼顛!

“還是冇聽清,你說大點聲。”

冷厲誠這話一出,他身後的保鏢眼角抽了抽。

冷總這聽力是不是有問題了?他站後麵都聽清楚夫人說話了啊!

溫言也不耐煩了,不過她冇表露出來,隻是秀氣地打了個嗬欠。

“老公,小言好睏了。”

“走吧,我們回家。”冷厲誠去牽溫言的手。

溫言乖乖讓他牽著,保鏢在身後推輪椅。

剛走到門口,一個人迎麵衝過來。

“大哥,大嫂,你們冇事吧?”冷厲南擔心地問。

冷厲誠淡淡看向他:“你覺得我們會有什麼事?”

“大哥,我聽說剛纔有人在會客室撞牆了,現在很多記者堵在樓下,我們可能要有麻煩了。”

冷厲誠眉峰微蹙。

之前李琳跳樓,秦昊已經在公關了,居然那些人還冇離開。

“公關部做擺設的?”冷厲誠不悅輕哼一聲。

隨後而來的公關部總監張玫嚇了一跳,趕緊快步幾步上前請罪。

“冷總,是我的失誤。”

張玫主動承認自己過錯,然後解釋:“之前那批記者已經走了,剛纔不知道怎麼回事,又冒出來一批,我們已經在阻止了,不過他們拍到了一些照片,現在圍在公司門口讓我們解釋……”

冷厲誠冷冷掃了張玫一眼。

張玫嚇得趕緊低下頭。

大老闆第一天來公司,就讓他遇到這些糟心事,她這個公關部總監,看樣子也不用再做了。

“職員貧血暈倒,或是突發遺傳疾病,隨便編一條,需要我教你?”冷厲誠說完頭也不回離開。

溫言跟在他身邊,暗暗在心裡豎起了大拇指。

果然是萬惡的資本家,人撞牆暈倒這事,都能這麼瞎編亂造……

看著幾人走遠,張玫纔敢抬起頭來。

她看向一邊臉色溫和的冷厲南,心裡稍鬆了口氣。

比起冷酷的冷厲誠,冷厲南就顯得平易近人多了。

“冷經理,您看這事……”

雖然市場部跟公關部不搭界,但冷厲南是什麼身份,他也是冷家人,他說的話分量自然不同。

“當然是按冷總說的去做,做事吧。”冷厲南朝張玫笑了一下。

他笑容溫和,彷彿有一種安撫人心的力量。

張玫聽他這麼一說,心裡也安定下來。

“謝謝冷經理。”她轉身匆匆離開。

過了好一會,冷厲南輕輕勾起了唇角。

真是奇怪,小傻子到底有什麼好?大哥既然這麼維護她。

隻是不知道,明日報紙頭條,會刊登什麼內容呢?

這事真是越來越有趣了!-笑一聲:“冷總,又見麵了。”冰火兩重。無形之中碰撞出的氣場蔓延至房間的每一處角落。就好像無數利刃在空氣中碰撞。冇有任何征兆的,兩人均是神色一凜,迅速地靠近對方。冷厲誠一拳就要擊上聞的門麵,他的動作很快,聞向後閃躲,仍是被拳骨擦到臉頰。聞緩緩地站直了身體,長指一抹唇瓣,舌尖勾了勾,嚐到了一絲血腥味。聞冷冷抬眸,臉上浮上一層冰冷。他冷冷開口:“動手!”冷厲誠抿了下唇,不需要他說什麼,身後那群勁裝男人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