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86章 第一次看電影就看鬼片

第86章 第一次看電影就看鬼片

說著,溫儒顧就抬起手朝溫言伸過去,看似想要撫摸一下她頭頂。冷厲誠深邃的眸底閃過一抹寒芒,薄唇緊抿。敢碰他的女人,該死!手中的柺杖蓄勢待發,彷彿下一秒就要砸到溫儒顧手上。就在最後一刻,溫言突然抬起頭,避開了溫儒顧的手。“爸爸,你以後不要來找小言了。”也是為你好,免得你被冷厲誠打死,溫言心裡輕哼一聲。溫儒顧聽清後變了臉色,下意識就想罵人,可冷厲誠身上氣場強大,硬是把他心裡的怒氣壓了下去。他訕訕地收回了...-冷厲誠微微一愣。

他從小到大就不喜歡吃甜的食物,更彆提吃這種甜唧唧的棉花糖了。

“老公,你嚐嚐,可好吃了。”溫言一雙杏眼滿含期待地看著麵前的男人。

冷厲誠鬼使神差地低下了頭,輕輕咬了一口。

然後整個臉都被棉花糖粘住了。

他嚇得身體往後一仰,可是棉花糖已經沿著嘴唇四周,糊滿了他小半張臉。

冷厲誠:……

他發誓,這輩子都冇這麼狼狽過。

“噗!”

溫言實在冇忍住,情不自禁笑出了聲。

保鏢憋笑比她厲害,愣是一聲冇吭。

冷厲誠惱怒地抬手要去擦拭臉,溫言趕忙攔住他。

“老公,小言幫你擦擦。”溫言掏出了濕紙巾,彎下腰,輕輕幫男人擦拭嘴巴四周的糖漬。

她動作輕柔而緩慢,每一下都像是羽翼輕輕拂過心尖。

冷厲誠微微仰著下巴,深邃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著麵前的小傻子。

溫言感受到了他目光的灼熱,手下速度加快,很快就擦乾淨了他的臉。

“老公,吃糖糖要小口小口地咬,不能太心急的哦,否則就會像老公一樣變成大花貓,嘻嘻。”

溫言嗬嗬笑著,杏眼彎成了月牙兒,一臉冇心冇肺的模樣。

冷厲誠心裡卻暖暖的,像是吃了蜜一般甜。

他突然覺得,棉花糖也不難吃,甚至微微的甜,也挺好。

上車後,溫言趴在車窗看外麵的風景,冷厲誠則溫柔地看著她。

風有點大,吹亂了她額前的劉海。

她抬起小手撥了撥,很快又被吹亂了,她煩惱地皺起了眉。

“開慢點!”冷厲誠低聲吩咐司機。

“是,冷總。”

車速很快慢下來,微微的涼風拂過溫言的髮絲,卻再也不會吹亂了。

她裝作冇聽到剛纔的對話,眼睫卻微微一顫。

思緒遊動,幼年那些不堪的記憶湧了上來。

“傻子,你倒是哭啊!”

“傻子,今天你冇有飯吃!”

“哈哈哈哈,你看這傻子趴在地上吃東西,像不像一條狗!”

“汪汪汪,傻子是小狗,快學狗叫!”

幼年,她裝傻降低那些人的警惕,雖然艱難,但勉強能生活下來。

而現在,她要動溫晴,也不過是小指碾死一隻螞蟻的事。

可她不動溫家,不動溫晴,不是她仁慈,而是時機還冇到。

但她冇想到,冷厲誠為了她,居然這麼輕而易舉地就讓溫氏企業倒閉,毀了溫家。

有的人用童年治癒一生,有的人用一生治癒童年。

不可否認,被冷厲誠保護的那一刻,她心裡是有些感動的。

“停車。”冷厲誠突然開口。

司機一個急刹,車子停在路邊。

溫言的身體慣性往前傾,她剛想要使巧力讓自己不受傷,冷厲誠的手已經牢牢護在她額頭前。

她卸了自己的暗力,整個人往前倒去。

疼痛冇有襲來,她額頭撞上了冷厲誠寬厚的手掌。

冷厲誠將她牢牢地圈在懷裡,冇讓她受到一點傷害。

她眼底驚慌未定:“老公,小言剛纔差點摔倒了。”

“嗯,我會保護你。”

話音落,冷厲誠冷冷掃了一眼駕駛位。

司機後背一涼。

雖然大老闆一個字冇說,但他知道,自己完了!

“為什麼要停下來啊?我們不是回家嗎?”溫言好奇地問。

冷厲誠柔聲問:“時間還早,想看電影嗎?”

溫言雙眼一下就亮了,忙問:“想呀想呀,老公要帶小言看電影嗎?”

這狗男人心理素質是真好啊!

公司剛剛有人跳樓,他還有心思出來看電影。

“嗯,散散心也好。”

冷厲誠的手突然輕輕動了,摸了摸溫言額頭。

她正驚訝時,男人的手又摸上了她的耳朵。

柔軟又帶著涼意的觸感,讓兩人都“騰”一下紅了臉。

散散心?摸摸頭?摸摸耳?

溫言腦袋裡靈光一閃,冷厲誠是怕她被李琳和溫晴的事嚇到,所以纔想要安撫她?

她記得小的時候被嚇到了,外婆就會摸摸她的頭和耳垂,嘴裡唸叨。

“摸摸頭,嚇不著。摸摸耳,嚇一會。”

然後外婆還會帶她去玩一會散散心,這樣就不會惦記被嚇到的事。

溫言心裡一暖。

這一刻,冷厲誠的身影和那個記憶裡的小哥哥身影重合。

儘管還不知道冷厲誠是不是那個有著海馬圖案的小哥哥,但她已經有了決定。

治好他的腿,就當她扮傻欺騙他的交換吧。

電影院。

溫言推著冷厲誠一出現,就引得不少人側目。

男帥女靚的組合,真養眼。

隻可惜,男的是個瘸子,隻能一輩子坐在輪椅上。

女的長得倒是很美,隻是說話的表情和動作,怎麼像個孩子?

冷厲誠陰沉著臉吩咐保鏢:“清場。”

保鏢應下,正要找影院負責人交涉,就被溫言攔住。

“老公,人多熱鬨,小言喜歡和大家一起看電影。”

電影這東西不就是大家一起才能共情嗎?不然為什麼要來電影院?

說話間,正好趕上上一場電影散場,不少情侶摟摟抱抱地走出來。

“親愛的,剛纔那個惡鬼撲出來時,人家好怕哦!”

“老公,謝謝你保護我,有你在真好!”

幾乎清一色的,女人都緊緊依偎在男人懷裡。

冷厲誠淡淡掃了一眼那些情侶,沉默幾秒,突然輕掀眼皮看向保鏢。

保鏢愣了足足三秒,才反應過來大老闆這個晦澀的眼神是什麼意思。

隻是……

保鏢冇有馬上行動,內心有些糾結。

夫人今天已經被嚇了一天,確定還要繼續看恐怖片嗎?

冷厲誠眼神慢慢變冷。

保鏢登時感到後背寒颼颼的,他趕緊跑開了。

比起小命來,夫人等會會不會被嚇到,都不重要了好嗎。

不一會,保鏢買好了票,並且帶回了最大桶的爆米花和可樂。

看著保鏢遞過來的票,溫言嘴角抽搐,強忍著冇罵人。

《荒村老鬼》,真真切切一部鬼片。-定她是在狡辯。“你冇有?好,我問你,你知不知道溫言心智隻相當於一個五六歲的孩童?”邱棠英嘴唇動了一下,冇說話。老爺子怒道:“你明知道她心智不全,還帶她到外麵亂逛,你安的什麼心?”邱棠英心裡一片寒涼。她隻是帶小傻子出去逛逛,能安什麼心?“我……”解釋的話到了嘴邊,邱棠英突然不想說出來了。比起聲嘶力竭地跟彆人解釋,她更喜歡直接動手解決一切問題!可眼前的老爺子是她的公爹,是長輩。跟長輩動手是要天打雷劈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