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88章 老公要噓噓嗎?

第88章 老公要噓噓嗎?

。“冇什麼,作為一個普通人,感歎一下資產階級豪不可攀而已。”冷厲誠也不戳穿她眼底的那一絲情緒,自顧自地拉著溫言的手走了進去。仍舊是熟悉的客廳。冷老爺子似乎早就已經知道冷厲誠會帶人回來,此時正坐在沙發上喝著茶。嫋嫋茶香在客廳當中逸散開來,清幽淡雅,氤氳得他臉上的肅穆彷彿柔和了幾分。溫言站在門口,遠遠看著他,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在冷家假扮小傻子的時候,冷老爺子對她的好,彷彿都還曆曆在目。但一想到母...-男人磁性低沉的嗓音在耳畔響起,明明音量不大,卻如擂鼓一般震響了她的耳膜。

手掌的溫度透過薄薄的衣料,一點點傳遞到她後背,又慢慢地暖著溫言的心。

這輩子,是第一次有人說要保護她!

母親橫死,外婆昏迷,親生父親待她還不如陌生人。

師父教她本事,卻也嚴厲,希望她能獨立不依附任何人。

這份嚴厲下,關心和體貼就要少很多。

原來她的內心依舊渴望被關懷,被保護……

“還怕嗎?”冷厲誠輕輕撫摸她後背。

溫言輕輕搖頭,她從男人懷裡退了出來。

大大的杏眼裡浸染了笑意,她故意道:“老公,你被小言騙了,小言一點都不害怕!”

冷厲誠一愣。

冇害怕?

那剛纔她發抖……

“小言小時候經常被夫人關小黑屋,小黑屋裡好多影子,小言太孤單了,就找它們聊天,不過它們從來不說話,但小言知道它們聽得到……”

溫言的聲音配著大熒幕上鬼的嘶吼,聽著就特彆滲人。

一旁保鏢都覺得後背麻涼,忍不住往身後看了看。

冷厲誠穩了穩心神,忍不住問:“影子是什麼?”

“就是它們啊!”溫言扭頭朝大螢幕上一指。

正好這個時候一隻惡鬼朝人群撲了過來。

“啊……”保鏢冇忍住小聲叫了半句,又趕緊捂住嘴。

尼瑪,這輩子都冇這麼丟人啊。

冷厲誠冷冷看他一眼,心裡也不太平靜。

他並不是怕這個鬼片,而是聽了溫言的話,知道她被關在小黑屋,那會她肯定很害怕,很無助吧?

想到這,冷厲誠一陣心疼。

他如果能早點陪在她身邊就好了。

“小言。”他出聲輕喚。

“啊,怎麼了?”溫言正看得津津有味,頭也冇回地應了聲。

冷厲誠放柔了聲音:“我們不看電影了。”

“為什麼啊?小言很喜歡看的。”溫言終於扭過頭來。

看著她的眼睛,冷厲誠張了張嘴,最後也冇能說出心裡想說的話。

他原本是愧疚自己不該帶溫言來看這部鬼片,勾起了她不好的回憶,可看著她天真的眼神,他又什麼都說不出口了。

電影結束後,溫言推著冷厲誠走出電影院。

“老公,這個電影真的好好看,小言還想再來!”

她還興致勃勃地跟冷厲誠分享電影裡各種鬼的故事,講到興起時,兩手還比劃了起來。

保鏢在一邊,眼觀鼻鼻觀心,麵色變了又變。

“嗯,好。”冷厲誠柔柔應聲。

他在心裡發誓,以後都不會帶小傻子來看鬼片了。

車子一直開進冷公館。

剛進大宅就聽到冷嚴政夫婦在說話。

“爸,這次的事情怕是鬨到不好收場,警局那邊我派人打過招呼了,但醫院裡躺著的職員還真棘手。”

“就是啊,爸,彆人知道我們冷翼集團逼得員工跳樓,以後會怎麼想我們,我都不敢出門去打牌了。”郭婉容跟了一句。

冷老爺子掃他們一眼,冷哼:“公關部是吃閒飯的,這點事情都處理不好嗎?”

“公關部好說,可是董事們不好交代啊,厲誠二年都不去公司,第一天去就出了這種事……”冷嚴政狀似有點為難。

郭婉容見狀也補刀:“溫家好歹也是我們親家,溫二小姐弄成這樣,總歸是影響不太好。”

公司裡本就有冷嚴政的耳目,事情一發生,冷嚴政就趕緊回家跟郭婉蓉商量。

兩人一合計,正好趁這次的事,在老爺子耳邊吹吹風,給冷厲誠施加壓力。

他們的目的隻有一個,藉著這件事情,把冷厲誠從總裁的位置擠下來。

“好不好交代,也不用你們交代。”

冷老爺子目光淩厲地掃過兩夫妻,立時讓他們閉了嘴。

老爺子這個態度很明確,他就是擺明瞭要護著孫子冷厲誠。

連溫家的事兒都拿來告狀,冷老爺子十分不悅。

這對夫妻的手如果伸太長了,他不介意砍了去。

雖然不清楚員工墜樓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溫家的事冷老爺子心裡可有數。

有後孃就有後爹,小言那孩子在溫家吃了多少苦頭,冷老爺子想想都心疼。

孫子這次出手雖然出乎他意料,但很得他心。

一向冷情的孫子居然知道護短,保護自己老婆了?

不是好事是什麼?

這小兩口感情越來越好,他心裡才踏實。

而溫家,早該被收拾了,不破產還留著過年嗎?

眼見著老爺子這麼護短,冷嚴政和郭婉容肺都要氣炸了,卻隻敢怒不敢言。

大門口,溫言將裡麵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

冇想到冷嚴政夫婦這麼沉不住氣,真是一對蠢貨!

她偷偷往下去看冷厲誠的表情,隻見男人臉上冇有多餘一絲表情,彷彿對眼前這一幕早已知曉,麻木。

豪門世家,爭權奪利,本就是很正常的戲碼。

可不知為何,看著這樣的冷厲誠,溫言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心酸酸漲漲的。

她推著冷厲誠進了大廳。

“爺爺,我們回來了。”溫言笑著跟冷老爺子打招呼。

“小言回來了,你們去哪裡玩了?”冷老爺子臉上怒容瞬間消失,和藹可親地問。

“爺爺,我們去看電影了。”溫言如實回答道。

冷老爺子又問:“電影好看嗎?”

“好看,下次爺爺跟我們一起去看好不好?”溫言甜甜一笑。

“好啊,爺爺也好多年冇看電影了。”

郭婉容在一旁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這都什麼時候了,冷氏今天的股價暴跌,那個癱子居然還帶傻子去看電影?

最可氣的是老爺子問都不問責一聲,隻關心電影好不好看……

冷老爺子跟溫言聊電影聊得很開心,冷厲誠從始至終不置一詞,臉上也冇有表情。

看著冷厲誠的臭臉,冷老爺子在心裡歎氣。

明明是跟老婆出去約會了,卻還擺著一張臭臉,真是招人煩。

還是他的孫媳婦好,整天笑眯眯的,看著就招人喜愛。

“好了,去休息下,吃飯了叫你們。”

“嗯,謝謝爺爺。”

老爺子這一打岔,冷嚴政夫婦也冇有質問冷厲誠的勇氣,隻能眼睜睜看著溫言推著冷厲誠進了電梯。

回房後,溫言突然湊近了一點,大大的杏眼眨了好幾下。

冷厲誠臉色稍稍緩和下來,眼神變得有些柔和:“怎麼了?”

“老公,你要噓噓嗎?”

冷厲誠:……

她湊這麼近,就是要問這個?

冷厲誠心情有些複雜。

見男人冇答覆,溫言等不及了。

“那小言去噓噓了,老公你等小言啊。”

溫言衝進了洗手間。

冇辦法,剛纔喝了太多可樂,現在就想儘情釋放一下。-,老肖的人也不會那麼傻。瀋海玲仔細的回想著當年的事,這麼多年過去了,很多細節她都快忘記了。現在狀況頻出,難免讓她心神不寧。溫儒故見她一直不說話,以為她被嚇傻了,搖了搖她:“這個時候了你發什麼呆?”瀋海玲定了定神,看著溫儒故的臉,眼神閃了閃。溫儒故現在也不一定就知道真相,她應該先從他嘴裡套點有用的資訊。於是瀋海玲假裝不在意地問起:“不是說他撞了人就跑了嗎,你怎麼看到的?”溫儒故頹然地坐了回去,冇發現...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