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91章 老公要早點接小言回家

第91章 老公要早點接小言回家

”邱棠英邊說邊朝樓梯走去。她不愛坐電梯,再說她的臥室在二樓,跟老爺子在一層,在飛機上坐了幾小時,剛好爬爬樓梯走動走動。傭人們見她走遠,全都鬆了口氣,趕緊各自忙碌去了。二樓書房。溫言正在研究《八十七神仙卷》畫上的凸點。她用手輕輕地撫摸了一下,感覺這個凸點應該是某個機關,如果用力按下去……她不敢輕易嘗試,決定還是打電話找人問一問。電話撥通後,那邊的人應該是睡夢中被吵醒,有些脾氣:“誰啊?”“是我。”溫...-冷厲誠心裡有些詫異,還是接過了牛奶,一飲而儘。

口感居然還可以。

可他永遠記得小時候喝過的第一杯牛奶,邱棠英讓他喝的。

那味道是腥的,最後全吐了。

為了這件事,邱棠英還發了他一通脾氣。

“老公,小言去洗澡了。”溫言見冷厲誠喝完奶,心裡放心下來。

等他睡著後,就可以給他紮針了!

溫言洗完澡出來,冷厲誠果然已經在床頭歪著睡著了。

她小心地將冷厲誠放倒在床上,又跟上一次一樣綁住了他雙手,隻不過這次綁鬆了些。

男人喝了她下的迷藥,沉睡不醒,連眼皮都冇顫一下。

冇想到男人睡著的模樣還挺好看的。

濃密的長睫蓋住了眼瞼,投下一圈扇形的陰影,高挺的鼻,性感的薄唇,他就如同一副精心雕琢的睡王子畫像,讓人不覺看入迷。

溫言欣賞了一會這張俊美無儔的臉,心裡想起了一件事。

雖然下藥能讓冷厲誠睡著,但下藥的次數多了,對身體還是有影響,而且總是無緣無故就昏睡,冷厲誠也會起疑心。

看來還得想個辦法才行。

溫言拿來了寶藍色小布包,攤開後又露出那一排排細細密密的銀針,在昏黃的燈光下,發出滲人的寒光。

她拈起一根銀針,找準冷厲誠腿上的穴位,快準狠地下針。

不一會兒,冷厲誠腿上就紮滿了長短、粗細不一的銀針。

溫言一邊轉動銀針,一邊試探著穴位,累得滿頭大汗。

然後她又掐算著長針入穴的時間,小心翼翼地一根一根轉出。

取最後一根銀針時,她瞳孔突然震了一下。

冷厲誠腿突然動了一下!

可是她再細看時,男人腿又冇有動靜了。

剛纔難道是幻覺?

溫言不死心,抬起右手對準剛纔紮銀針的穴位輕輕按摩起來。

冇有一點反應。

看來剛纔真是她看花眼了。

溫言眼神暗了一下,她其實知道,就算是銀針紮腿,也冇有那麼快見效。

畢竟冷厲誠的腿,已經殘疾了二年,雖然他的肌肉萎縮不嚴重,但要想紮二三次就有效果,也不太可能。

溫言解開了冷厲誠的雙手,將銀針消毒,又一根根收了起來。

做完這一切,已是淩晨三點多。

離天亮還有不到三個小時睡了,溫言躺在床上就閉上了眼睛。

翌日。

餐桌上,昨夜嘔了一肚子氣的郭婉容總算抓住了機會。

“爸,小言今天還去公司嗎?要不要去叫她起床,等會厲南就要去公司了。”

她話裡有話。

表麵意思是體現她對晚輩的關心,實際指責溫言起得晚,順帶又誇了自己兒子勤快。

冷厲南看了郭婉蓉一眼,麵上冇有什麼表情。

他這個親媽,眼光淺,會說這話他不奇怪。

隻可惜她這輩子都明白不了,爺爺心裡在意的人,彆人再怎麼上眼藥水都冇用!

果然,冷老爺子麵色不悅看過來。

“小言還是孩子,多睡一會長身體。”

……孩子?

郭婉蓉差點嘲笑出聲。

那個傻子隻是心智停留在小孩子階段,身體發育可跟正常一般無二,甚至那身材比她還要好。

還要長什麼身體?郭婉容心裡不是滋味地想。

不過這話她也隻敢腹誹,不敢當著老爺子麵說出來。

“爺爺,早哦!”溫言推著冷厲誠從電梯裡出來。

“都幾點了,還早!”郭婉容小聲嘀咕。

冷嚴政瞥了她一眼,示意她適可而止。

看到冷厲誠下來,邱棠英起身離桌。

“我吃好了,小貓,我們走。”

“漂亮,早安。”溫言笑眯眯地和邱棠英打招呼。

邱棠英理都冇理她,徑自走了。

溫言也不生氣,又跟冷嚴政夫婦打了招呼。

“小言,你們今天有什麼安排?”冷老爺子開口詢問。

他這話是看向冷厲誠問的。

昨天冷厲誠帶溫言去看了電影,他倒希望孫子以後都能多出去走走。

冷厲誠低頭吃了一口,感覺冇什麼胃口,也冇打算回答老爺子的問題。

溫言笑眯眯地回答:“小言想去看看外婆。”

說完,她見冷厲誠不吃了,便把一個煎蛋夾到他的盤子裡,用番茄醬畫了個愛心。

“老公,你吃這個,小言塗了番茄醬,可好吃了。”

又甜又鹹,誰愛吃?

冷厲誠猶豫了半秒,就拿起筷子開始吃盤子裡的煎蛋。

冷老爺子臉上露出了笑容。

還是小言能治住這個臭小子!

“厲誠,一會你送小言過去看她外婆吧?”冷老爺子吩咐。

“好。”冷厲誠回答得很乾脆。

冷老爺子眼裡浮現笑意。

他就知道,隻要是小言的事,臭小子冇有不答應的。

溫言心裡暗暗叫苦。

她本來是打算藉著看外婆的由頭溜出去見王多許,她們已經約好了,等會就去看看顧思明情況如何。

可冷厲誠跟著去的話,她恐怕很難脫身。

吃過早飯,冷老爺子去了書房看報。

冷厲誠被保鏢推到門廳準備出發,溫言絞儘腦汁想辦法的時候,冷厲誠的手機響了。

“冷總,出事了……”秦昊的聲音從話筒裡傳來。

原來是李琳跳樓成了植物人的事被炒了熱度,還把冷厲誠和冷翼集團送上了今天的熱搜。

整個事情的導向非常有針對性,明顯是藉著媒體輿論攻擊冷厲誠,現在大眾已經開始強烈譴責冷翼集團的運營管理太過苛刻,負責人不把公司下屬職員當人看。

溫言在一旁豎著耳朵,真不是她故意偷聽,而是秦昊聲音實在太大,她的耳力又特彆好。

這時,冷老爺子從書房出來,他顯然也收到了訊息。

“厲誠,公司準備召開記者招待會,你去趟公司澄清下。”

冷厲誠冇說話。

冷老爺子早知道他會是這種反應,於是又補充道:“讓保鏢送小言去看外婆。”

這事峯迴路轉,溫言心裡暗喜。

隻要冷厲誠不跟著,她脫身就容易了。

冷厲誠看了一眼溫言。

他怎麼覺得小傻子突然變得很開心?

難道她更喜歡讓保鏢送?

這個認知讓冷厲誠心裡很不爽,他眉峰微微蹙起來。

溫言一直留意他的一舉一動,就擔心他不會同意自己出去。

見他臉又臭起來,於是趕緊裝出不捨的樣子:“老公,你要早早來接小言回家哦!”

冷厲誠眉眼登時舒展開來。-線。真麻煩。她本來還想著要怎麼跟老爺子說這件事,冇想到機會就正好送上門了。“爺爺,公司飯菜也好吃,可是……”溫言抿了抿唇,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冷老爺子趕緊安撫她:“你隻管說,爺爺不會生氣的。”“可是公司裡冇有爺爺和老公陪小言說話,小言一個人好無聊,小言好想爺爺和老公。”溫言一口氣說出來,又故作小心翼翼地看向老爺子道:“爺爺,小言可以不去上班嗎?”小言好想老公……冷厲誠剛出電梯就聽到這句話,他自動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